返回

餮仙传人在都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811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叮铃”

    古争这边当然明白对方所蕴含的力量,虽然不强,可是现在的自己,被对方碰上,结果并没有其他区别,反正都是死无葬身之地,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而就在此时,在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巨大铃铛声音。

    这声音不是从古争手中发出,而是在虚空当中,从内心深处,忽然响起。

    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古争眼前一阵迷糊,下一刻发现他正在那脑袋的身后,而远处的绿光朝着远处横扫过去。

    他竟然瞬移到脑袋的身后!

    古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摇晃手中的铃铛,再说那铃铛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那声音到底从何而起?

    这个念头仅仅浮现在脑中,他就没有在继续思考下去,因为那脑袋已经转过身,充满杀意的眼睛,已经在看着他,他二话不说抬起脚就朝着后面跑去。

    不过此时古争也注意到,那空中无比巨大的晶石,竟然在这短短时间,已经消失不见,就连脚底下泛绿的溪水,也开始变得变得清澈起来。

    那狐妖到底用什么办法,还能把那如此巨大消散的能量,给重新收集起来,仅仅诧异一下,他也容不得多想,伸手再一次一晃,身后一道巨大的血壁再次升起,把脑袋给牢牢挡在后面。

    这边他趁此已经拉开距离,连续三次的血壁升起之后,古争前面出现一个吊桥木板,连同侧面的山壁,而对面已经深入山峰里面,可以看出应该是一处隧道。

    而前面依然看不见头的溪流,古争心中笔画一下脑袋的身躯,心中大喜,对方绝对过不去那隧道的入口,身形一转,朝着那边跑去,想要借此摆脱脑袋。

    “叮叮玲玲”

    古争手掌的铃铛忽然急促响了起来,似乎在提示什么。

    他连忙回头一看,脑袋已经加速再次冲来,不过看样子已经无法在他进入隧道之前拦住自己。

    下一刻,他一脚踏上了木板,可是在脚掌刚刚接触木板的同时,地下的木板陡然消失不见,他身形却陡然一歪,身形不由自主更是朝着下面跌落下去,那本身自带的速度,甚至还往前挪移了一些距离。

    而这边古争脑中也是陡然一清醒,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半空当中,抬头一看,哪有什么木板和隧道,那只是一道急流的瀑布,还有断开的道路。

    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一脚踏了进来,原来铃铛之前的提醒,竟然是这个,他还以为是提醒身后的吴凡。

    “唰唰”

    古争从身边冒出一些黑绳,不断的插入面前的墙壁,来减缓自己下落的速度,此时哪怕上去也来不及了,脑袋必定会堵在上面,那才是自投罗网。

    而就在古争下落的同时,在上空一道白光突然从空中落下,如流星一般朝着下面坠落着,速度之快,古争仅仅是看着对方一划而过,就已经落在下面。

    古争下意识随着对方的光芒看去,心中不由大喜,因为在下面依然是一条巨大的水道,一边不知道通往何处,一边是死路的山壁,激荡着从上面落下的瀑布。

    而在他下落的侧身一点,一个红色的案台,已经出现在那里,上面有着一个发着濛光的镜子,等待他的传送。

    他敢肯定,刚才那里还是空白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只是随着那道白光才出现。

    心中略微一流转,古争就明白,似乎是这法宝的本身在帮助自己,只不过唯一他不解的是,为什么要帮他。

    此时也来不及多想,身形在半空中一跃,更是加速的朝着下面坠去,只要成功激活了镜子,自己必定就离开这里。

    可是在空中猛然一黯,脑袋竟然也从上面跳了下来,看着下面已经来到红台的古争,眼中红光一闪之下,两道红色光柱瞬息而下,朝着古争和红色案台冲去。

    下面的古争脸色微微一变,哪怕自己下一刻就要传送,可是传送的时候根本无法动弹,而且虽然快,但是至少要一点时间来离开。

    根本来不及!

    古争瞬间就明白自己根本无法传送离开,如果真要强行离开,恐怕离开的只是自己身躯的碎片。

    当即古争分离一跃,朝着一旁闪去,而面前的红色案台似乎也明白,也几乎同时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轰轰”

    两道巨大的爆炸在身后不远处响起,古争还未稳住身形,被那巨大的巨浪一冲,有些狼狈的飞了出去,摔倒在水中之后,立马跟猴一样再次跳了起来。

    这里的溪水要比上面要深一下,足足快到膝盖之处,不过对于古争来说,只要不到大腿上面,在高凡给自己那双鞋子之下,根本没有区别。

    就在这时,周围猛然一暗,陷入漆黑一片,他身上的那枚晶石,不知道是受到影响,还是寿命将尽,总之原本能提供一些光源,现在彻底坏了。

    古争心中一惊,在这黑暗当中,自己人生地不熟,怎么能逃脱对方追捕,岂不是死定了。

    这想法刚刚一浮现,一道巨大的白光从旁边升起,如同探照灯一样把前面几十米都照应的一清二楚。

    古争微微一扭头,发现赫然一个纸叠刀正缓缓附在自己脑袋旁边,那光芒就是对方所发出。

    “轰”

    此时身后巨大的动静爆燃升起,同时脑袋那熟悉的吼叫再次响荡这个地方,看待对方已经落下来。

    古争瞬间一挥手中的铃铛,一道血壁再次升起,然后朝前开始逃跑起来。

    不管前面路是什么,总不能在原地等死。

    而随着他的移动,身边的纸叠刀也同样仅仅随着他行动,如同眼睛一般帮助他照亮前面的道路,可是比那红色晶石要好很多。

    古争一路疾跑着,而脑袋在撞破血壁之后,同样锲而不舍的追上来,他的速度要比古争快很多,不过看着远处的古争,他身上的头发忽然齐刷刷一断,一小半从脑袋上脱离下来,朝着前面急速飞去,

    这些并不是瞄准古争,而是在空中纷纷把纠缠编织在一起,如同一道黑光一闪落在古争的前面,扎入下面的溪水当中。

    下一刻,一道头发组成的城墙,把上下左右全部都挡的严严实实,竟然学着古争一样,想要把他的道路给堵死。

    透过白光,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发丝,在无序的挥舞着,仿佛等着自己自投罗网,古争速度一缓,口中更是苦涩,自己根本拿对方没办法。

    容不得古争操心,在黑色头发升起的下一瞬间,旁边的纸叠刀忽然响起一阵用指甲挂过的刺耳声,那白光强度更加猛烈起来,一丝丝白焰在发丝上燃烧起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整面黑发墙壁冒出巨大的白焰,等到古争快要到达的时候,已经烧的面目全非,根本不能阻拦古争片刻。

    这让他大喜过望,随后在身后升起一道血壁,把脑袋再次阻拦身后,继续逃跑。

    不过还没有高兴多久,古争脸色再次一变,在自己眼中,白光所照的尽头,已经是一条死路,根本五路可走。

    这边白光也似乎明白古争的想法,微微一晃,立马指向前面的山壁方向,似乎在给古争指引前进的方向,告诉他前面并不是死路。

    古争见状加速朝着那边冲去,随着接近明显可以听见水流加速流动的声音,看起来并不是死路,

    来到那个山壁才发现,这个有个小小的凹槽,一条倾斜的水道继续朝着下面延伸下去,不过看到那浅浅的水流当中,一个个锋利的石锋,凌乱在水道当中,脸都黑了,简直要他的命,

    不过看着那边冲上来的脑袋,古争也一咬牙直接跳了下去。

    一跳入下去,那巨大的冲击力,差一点让古争没有稳住自己的身子,随着水流朝下冲了下去。

    能够在上面站着,让古争放下了心,至少可以控制自己身形,避开那些致命的石锋,但是他丝毫没有放心,因为他觉得那脑袋也同样会追来。

    果不其然,他才刚刚下落不远的距离,那脑袋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上面,也同样毫不犹豫地冲了下来。

    他的身形巨大,哪怕在移动也无法躲避那些尖锐的石锋,不过两者相撞,却是后者直接撞成粉碎,但也微微让对方的速度始终无法起来,维持一个不快不慢紧紧跟着古争。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古争才从这条危险的滑道中落下来,看着浸入自己半腰的溪水,还有那巨大的阻力,又是苦笑一声,不过还是一头扎进水里,仿佛鱼儿一样,在下面快速游动几下,远离自己的位置这才浮上来。

    看着也即将到来的巨大脑袋,古争一脸挥舞手中的铃铛,三道晶莹的血壁,从下面瞬息而起,堵在下面,对方一下来,先吃一击撞击再说。

    做完这些,古争这才在一个猛扎子,继续快速的在水流游动起来,虽然速度没有之前那么快,至少比在水里走快多了。

    这个地方无边无际都是水流,而且整个空间巨大无比,上和左右都看不到尽头,尤其中间一个个数十张的巨大石柱,仿佛支撑上面的砥柱一样,根本摸不清方向。

    “哪里才能出去,这点距离要累死我了。”

    古争从水流站了起来,胸口不断起伏着,在一看后面,那脑袋已经撞破第一个血壁,正准备撞第二扇血壁。

    估算一下距离,自己根本没有游出多远,速度不及之前的一半,自己体力都耗费了不少,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根本无法逃离对方的追杀,他可不认为这水能够挡住对方,毕竟对方是飘在水面之上。

    古争看着旁边没有丝毫反应的纸叠刀,也是无奈了,然后试探性地说道。

    “你能不能带我飞离这里,要不然根本逃不出去。”

    哪怕这个法宝本身没有器灵,但是应该能听懂自己说话的话。

    那个纸叠刀身形一转,强烈的白光顿时让古争闭上双眼,哪怕如此,也同样感觉双眼泪水直流,下意识避开对方的照射。

    那白光来得快,去得也快,这边他才刚闪开,强烈的白光已经消失不见,随后一个清脆的铃声再次在空中响起,一层柔和的白光在古争面前升起。

    “这是?”

    古争看着面前仅仅脑袋大小的光球,柔和的光芒把周身都照亮了。

    旁边的纸叠刀身形一转,那光球瞬息撞入古争的怀中。

    古争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被对方柔和的力量一托,就已经横飞起来,被那个东西定在肚皮上,带着他不快不慢地朝着前面走去。

    而纸叠刀则是倒转跟着光球,巨大的白光只照后面的最后一层血壁,可以看到脑袋已经开始撞击第三个。

    光球的速度不快,但也不慢,和古争之前的速度差不多,但却是非常的稳定,似乎知道该怎么走,根本不需要纸叠刀引路。

    古争在怀中摸了一下,发现那枚青铜小球已经不见,在联想到对方的功能,好像这个东西的用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也不知道纸叠刀在其中祈祷加强多用没有。

    在他看来,这个纸叠刀,就是这里法宝的一部分力量,前面那些鬼物恐怕都是它所杀,可是问题又来了,难道只是这一把刀吗?

    古争不知道,不管如何,至少自己有救了,看起来自己好歹也比这些妖魂要强啊。

    身后的脑袋已经追了上来,而古争手掌铃铛急速两连晃,在脑袋下面的水中,一道血色牢笼再次围住了他,虽然会比石壁困住对方的时间要短,但是至少牵扯住对方的行动,不让对方那么快的接近自己。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之前古争努力争取过来的时间,也几乎同时消失了一大半,对方已经接近了自己,让他微微紧张起来。

    一直前进,也不知道到底有多远,让他不禁扭过头,不再看脑袋,朝着前面看去。

    这一看,几道微弱的光芒竟然从前面传来,让他欣喜过望,难道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随着再次把脑袋困住两次,他也慢慢靠近那边闪着光芒的地方。

    此时在前面,一个比较豪华的楼宇出现在前面,在房屋之上,许多已经被点亮的灯笼高高挂起,点亮了周围,而后面赫然就是山腹里面,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出口。

    不过在这个楼宇面前,是一片漆黑的深渊,只有一个个勉强供一任走过的木板,一个个铺在尚未完工的架子上。

    不过上面看起来并非那么稳固,再加上周围的阴风吹袭之下,空中被吊起的架子,更是不断的簌簌作响,真怕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古争看着前面,又看了手中的光球,只要对方不停下,飞过去就好,那么惜弱的木板,自己还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

    这光球在越过深渊的时候,直勾勾朝着那边飞去,倒是没有发生古争担心的事情,甚至连下面升起的阴风,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荡开,根本靠近不了他的身边,只有持续不断的风啸进入他的耳边。

    不过他这边才刚刚才离开边缘不远,脑袋已经来到了边缘之处。

    无数的水流沿着边缘,落入下面的深渊当中,他也纵身一跃,再次朝着古争追来,不过那阴风他可没有办法抵挡,受此影响,速度大减,甚至还要比古争的速度还要慢。

    古争看在眼里,心中也是微微一松,如此说来,自己甚至可以稍微拉开一些距离,希望前面有离开或者摆脱对方的办法。

    一路上幽幽地飘过,很快古争就已经来到那边,外面的房间自动被打开,漏出里面的通道。

    这下面仅仅是一条通往里面的路径,周边全部是都普通的木质,并没有其他路,而把古争送到这个地方的光球,就像完成自己的使命,在空中闪了几下,就彻底消失不见。

    古争轻轻地落在木板上,看了一眼跟在身后不远的肉球,立马朝着里面走去。

    对方庞大的身躯,根本进不了这个地方,除非把身形缩小。

    “咔”

    正在快速前进古争,看到前面坚硬的地面,正在行走当时,忽然脚底下一空,就像踩到什么机关,随后以自身为中心,前后一丈之内,所有的地板纷纷化为粉碎,而在下面竟然是一个陷阱。

    “真是防不胜防啊!”

    古争脑中闪过这个想法,随后整个身体朝着下面再次跌落下去。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因为这个下面的地方,虽然深不见底,明显不是外面的深怨地带,更主要那纸叠刀更不会让自己生生给摔死。

    果不其然,古争身形的才刚刚落下,那纸叠刀照出的白光再次移到他的身上,缓缓带着他上移,带着他从下面拉上来,落在对面。

    而在后面那脑袋此时也已经缩小了一半由于,同样已经来到入口,继续朝着古争追来,他当即立马不再犹豫,体力完全充沛的他,撒起脚超前狂奔起来。

    往前多跑两步,地下的木板就已经变成坚硬的碎石,同时旁边的也扩大的不少,整个隧道非常空旷。

    在纸叠刀的照亮下,前面不远处,古争已经看到尽头,一面镜子立在桌子上,看着一眼后面走到半路的脑袋,这一次总算可是摆脱对方了。

    可是就在这时,紧跟着他的纸叠刀,身上的白色光芒一闪,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从上面轰然冒出,沿着亮光,轰然落在前面的镜子处。

    古争有些愕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回事,会亲自毁了自己的东西。

    可是前面的光芒落下,古争也是傻了眼,因为那里的情景和之前看到的完全不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