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似水青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0856章 欺软怕硬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一听见‘刀’字,刘凤云后背直冒凉风,眼神一瞥,果然旁边老许家哥几个手里都握着宰鱼用的尖刀,顿时吓得心跳加速,晃了手脚。

    申大鹏也看到了几把明晃晃的尖刀,说不怕是在骗人,而且从许家哥几个的凶戾神情和恶狠面相上看,也的确是敢动手捅人的狠角色。

    若是不动刀动枪,他自信战斗力可以跟许家哥五个不相上下,可是真的要动刀子,他连半分自保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还要护住身边母亲的安危。

    “动手把人打了,生意给搅乱了,你们说说……该怎么办吧?”

    许老大手里抛着刘凤云的手机,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寸草不生’的大光头,看上去和风细雨的咧嘴微笑,但眼神里却闪烁着狠戾的暴躁。

    “你想怎么办?说说看。”

    申大鹏挺直了腰板一步向前,跟许老大正面相对,一米八的身高俯视环顾着不到一米七的许家哥几个,纵使心里没底气,但气势上仍不落于下风。

    “怎么办?呵呵,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赔钱,第二个嘛,还是赔钱。”

    许老大不慌不忙的挠挠头,五十多岁的年纪,又怎么会因为身高原因被一个孩子吓唬住,更何况他们许家的确在大市场做了十几年生意,仗着哥们五个心齐能打,在他们年轻时候就经常强买强卖,欺负同行。

    83年严打的时候许老大曾因聚众斗殴,被抓起来判刑八年,没了大哥带头,剩下给门四个也就稍有收敛,但毕竟名号和余威仍在,所以市场里面也没人愿意跟他们家的人来往处事,偶尔吃些明亏暗亏,也都不计较了。

    时间一长,他们老许家倒是在市场里成了一霸,尤其是在蹲过监狱的许老大出来之后,更没人愿意去得罪了。

    不过岁月不饶人,老许家哥们几个的年纪也都四五十岁了,没啥特殊情况,也都在规规矩矩做生意,但是遇到心气不顺的时候也会偶露狰狞,刘凤云和申大鹏母子应该算是运气不好,偏偏惹到了这么蛮横不讲理的一家人。

    “这位大哥,我儿子小不懂事,你有啥话就跟我说,伤了人我们会赔钱,有事说事,有病看病,要不咱先去医院吧?拍个X光,看看伤到骨头没有?”

    刘凤云一听许老大是打算讹钱,赶忙在后面死死的拽住了说话语气生硬申大鹏,她自知她们娘俩哪能斗不过几个持刀的壮汉,更是生怕儿子哪句话把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惹急了,真的会动手伤人。

    若是自己伤了也就认倒霉了,可是儿子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光明的前程繁花似锦,如果生出任何意外,她没办法跟丈夫交代,也没法跟自己交代,如今许家人想要讹钱,那只要认怂,如他们所愿就好了。

    “我兄弟这腰伤的厉害,你看他连一步路都走不了了,还能去医院吗?”

    许老大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许老二就全然无事的站在那里,若不是身上的冰水冻结成冰,根本就和没事人一样。

    “哎呦呦,不行了,我的腰啊,好像有骨头断了……”许老二也不傻,听到大哥所说,瞬间有所反应,倚在他旁边的女人身上,痛苦哀嚎声不断喊出。

    碰瓷!!

    这是申大鹏心里的第一反应,前世经常在电视上、网络上看到有撞车碰瓷的,还有扶摔倒老人被碰瓷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竟然会遇到跌入鱼槽里被碰瓷,还是被几个大老爷们持刀围攻,也不知这到底算碰瓷还是强抢。

    人身都是肉长的,谁也挡不住锋利的刀子,母子俩互相担心着彼此的安危,明知是被讹诈,也占着理,可就是有一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

    “这样吧,我看你们娘俩买点年货都扣扣搜搜的,应该也没啥钱,生活不容易,咱都互相理解一下,你给个三五千块钱,权当误工费了,怎么样?”

    许老大话音刚落,申大鹏忍不住锋眉一挑,“三五千?误工费?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就算咱报警经官,我们也赔不了这么多钱吧?你把电话给我,咱们还是把问题交给警察处理吧。”

    申大鹏一只手摊开,等待许老大归还电话,另一只手早已经在兜里摸索着手机,默默按出了熟悉的电话号码,暗暗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有意提高嗓门,

    “我们娘俩就是来大市场买点年货,你们强买强卖不说,还一群人持刀围攻我和我母亲,你们知不知道持刀抢劫是重罪,要负刑事责任的?

    光天化日,大市场里有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你们就算不是持刀抢劫的重罪,那也手持管制刀具威胁他人生命财产安全,判刑入狱是免不了的?”

    “小兔崽子,是我们威胁你?还是你在威胁我们啊?持刀?笑话!我们是卖鱼的,宰鱼、刮鱼鳞、刨鱼肠,不用刀?至于说报警?你小小年纪吓唬谁呢?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不是在夸奖你们这些愣头青。”

    许老大是蹲过监牢的人,深知里面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在外面可以欺负欺负老实人,在里面杀人放火的狠角色有都是,他连个屁都算不上,只要有的选择,他是绝对不想再进去一次,继续被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欺辱。

    “姓许?那我叫你一声老许。”

    如果不是被人持刀威胁,申大鹏甚至都想叫一声‘老许同志’,不过为了避免人身受到不必要的攻击,只能显得低调一些,尤其是从许老大眼中看到了迟疑之后,心中也算稍稍有了些底气。

    “老许啊,你们刚才都在屋里,我也没在现场,咱们连事情的缘由都没弄清楚就互相威胁恐吓,是不是没有必要啊?我承认刚才推了……另一个老许,但那是他要动手打我,你说我一个年轻人,他膀大腰圆的,我哪能打得过?是不是?”

    “是个屁?我管你们为什么打架,总之打伤了人就要赔钱,在我这里想讲道理?你算哪根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