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扶明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727章 老骥伏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不打是不行,慢打也不行,一打三,打不过,一打二有心无力,那便咬着牙先一打一,逐个击破,这便是常宇的初步计划。此时北方兵马最盛,所以他要在开春之后,第一个拿李自成开刀。

    “倒是便宜了献贼,让他安心茁壮,一旦其稳定四川,将来再发兵击之,只恐难上加难”秦良玉皱眉叹息,却也无可奈何,眼下局势如此,朝廷根本无力两线开战。

    “有秦将军在,又岂能让献贼安心的茁壮”常宇转过头一脸真切的看着秦良玉:“与在下半年时间,一旦平掉闯贼立刻入川攻伐献贼,这半年四川就劳烦秦将军了”。

    看着常宇一脸真诚还期待的目光,秦良玉内心霎时激动起来,豪情壮志再起,但终究又是化为一声长叹:“老身老矣,偏安石砫一隅自保尚可,但若想牵制住献贼只怕远远不能,便是这眼皮子底下的重庆,都有心无力了”。

    将军暮年壮志未酬的凄凉瞬间蔓延开来,但却被常宇一句话就给破开了:“将军虽暮,尚能饭,虎威犹存登高一呼从者如云,且将门世家,人才辈出,子孙正是青壮之年,正是建功之时,将军后继有人何愁这四川不平!”

    哎哟我去,这小伙也太会说了,秦良玉对常宇又有了新的认知,但却听进了心里头,也欢喜的紧,他自然知道这太监的意思,如今朝廷在西南特别是在四川无兵无人可用,但又想牵制住张献忠让他不得消停,必须要推出一个人在这个关键且艰难的时候来给朝廷卖命,整个四川没有比石柱的秦良玉更适合了。

    秦良玉忠心大明朝廷,即便朝廷仅仅是下旨让她行事,她也不会拒绝的,何况现在常宇当面戴高帽子,话里头也露了口风,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子孙后代的。

    丈夫,兄长,儿子都死了,就剩下四个侄子和一个孙子了,是就此默默无闻做个地方土司呢,还是发扬门风,宁为凤尾不做鸡头,秦良玉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石柱盛始于她,衰却不能终于她!

    忠义双全家风必须在延续下去!她决定要让孙子和直至继续建功立业继续为大明征伐效忠!

    “常大人可是见过老身那孙子和侄儿了?”秦良玉提到马万年,眼睛里有光,这是她唯一的孙子,马家唯一的后人,寄托的希望太多了。

    常宇点头:“在涪州见了令孙及秦翼明总兵”。

    “可入的常大人法眼?”秦良玉笑问,短短一个多时辰的交流,她对常宇推崇之高,这是个智勇双全的天纵之才,这种人自然也是有眼力的。

    “令孙璞玉可精雕,他日成就不在令郎之下,秦翼明总兵稳重有余,胆识不足,缺乏魄力”。

    秦良玉大骇,这太监和两人不过一面之缘,并未亲眼所见其在沙场所为,竟能一针见血的看出其软肋,要知道她几个侄子自小就跟着他南征北战,每个人的优劣之处没人比她更了解,秦翼明最大的缺点就是怂!

    至于评价马万年的那句话,意思是说,底子还行,但还不足,还需要好好调教历练!一语中的。

    秦良玉苦笑道:“万年那孩子有抱负勤奋也能吃苦,但确实经验太少,但若说他日成就比肩其父,老身还是不信的!说句不谦虚的话,老身那孩儿也是麒麟之姿啊!”

    由此可见,秦良玉对儿子马祥麟十分自豪的,而马祥麟也确实值得他自豪,便是连常宇对马祥麟的评价也相当之高:“人中龙凤,忠义双全百年一出的将才!不愧天地不愧祖宗得子如此,夫复何求”。

    一句话就让秦良玉泪湿眼角,“不愧天不愧地,不愧祖宗!吾儿好样的!”说着对常宇拱拱手:“得常大人如此高抬,吾等若在,当和常大人痛饮三杯”。

    “恨不能相逢,深以为憾!”常宇赶紧拱手道,秦良玉此时心中对这个少年简直是太喜欢了。

    然则喜欢归喜欢,这少年让她做的事却极其难,牵制张献忠让他寝食难安,这已不是和先前简简单单牵制张献忠不发兵云南那么简单的事了。

    “非老身推脱,然石砫兵零将寡,实在难堪重任!常大人可还有他法?”秦良玉这意思是,活我可以接,但我自己实在搞不定,你能不能再给我找个帮手啥的。

    “将军麾下尚有多少兵马?”常宇挑眉问道。

    秦良玉略一沉思道:“精兵千余,新兵三五千”随即又笑道:“登高一呼也能凑个上万人,但是乌合之众吆喝助威倒还行,若打起来则……哎”。

    常宇听了也是忍不住叹息,张献忠入川一战,让秦良玉几乎全军覆没,有史料说当时她三万精兵覆没,单骑逃回。这个虽有水分,但估计逃回来的也最多数百上千,她现在所说的精兵千余就是指悍卒白杆兵,余下那新兵数千可能是这年余重新招募的。

    “将军,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常宇笑了笑:“只要有兵在将军手里何愁练不出精兵,没有经验就出去打几场便是了,只需将蒲州,丰都握在手里,自有练兵实战的机会,且将军不用担心献贼会集合重兵前来攻打石柱,他不敢!”

    哦,秦良玉眉头一挑:“常大人何以料定他不敢?这正是老身所忧之处,若仅凭其在重庆兵力尚不足对老身造成多大威胁,怕就是怕他一拥而来”。

    “云南,贵州不会冷眼旁观的”。

    秦良玉立刻就懂了!

    一来此时张献忠刚破四川正在四处维稳大局,不可能发全力来打她,那样得不偿失,且石柱地势特别的险峻,比之重庆差不多了多少,而且他不可能放弃其他地方来打一个土县,一旦他敢那样做,四川其他的地方官兵就会趁虚收复失地,而且常宇的意思也很明了,那时候云南和贵州的兵力也会立刻入川,若让他们直接对张献忠开战,攻城掠地不是对手,但一起出兵牵制却是可以的。

    所以张献忠必然不会也不会倾尽所有兵力来对付秦良玉,这样反之秦良玉则可以使劲的折腾。

    常宇既然这么说了,必是和云南及贵州那边通过消息了。

    “除此之外,川外还有武昌的左良玉,他随时可挥兵南下入川打援,有此三个助力,将军还有何事可忧?”常宇话音一落,秦良玉就皱了眉头:“左良玉?”随即冷笑道:“常大人,你是个聪明的人,当知眼下除了狗鞑子外,咱大明家贼可并非现闯献二贼吧”这话说隐晦却又一听就明了。

    常宇轻笑点了点头:“窃国者东张西望不止一人,然只要常宇不死,没人再敢反!”这话霸气又自信,秦良玉一脸赞叹微微点头:“若知这般,此事可为,只不过还要请常大人给老身多参谋参谋如何摆这盘棋”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