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等分的未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抱歉更新这么迟,昨天也没有更新,因为我昨晚在微博上和一位所谓的“女权主义者”私信讨论了三个多小时。

    当然,虽然气氛有些剑拔弩张,但是我们并没有吵起来,那位“女权主义者”态度也相当温和,就算一时词穷也没有上升到人身攻击和谩骂。

    不过每当我占据上风的时候,她总是会扯开话题,揪住我的话柄借题发挥,试图给我扣“不尊重女性,反对女性争取权力”的帽子。而这试图给我扣帽子的行为,从开始持续到了最后。

    而当我继续辩驳倒她的时候,她又再次转移话题,并且输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专有名词”,尽管这些名词她自己似乎都不太懂。

    在讨论期间,她热情洋溢地跟我推荐了波伏娃的《第二性》,在得知我没有看过这本书之后,她教育我说让我看了这本书再来和她讨论。我表示自己读过其他的社会学和心理学的书并且拍照给她看,试图证明我有“资格”和她辩论,她却轻蔑地表示我看的那些都是拾人牙慧的东西。

    与此同时,她还向我推荐了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认为这是女权主义的提纲掣领,而里面的内容也支持了她的观点。

    但不巧的是,虽然我没有看过《第二性》,但是恰好看过后者。不过当我试图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面的内容来辩驳她的时候,这本提纲掣领突然又不重要了,她甚至没有和我辩论一句,也没有再提及《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只是表示那本书不全面,看了《第二性》再去和她辩论。

    我疑心她没看过《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我甚至怀疑她也没有看过《第二性》,打发我去看《第二性》,只是想要单方面宣布她的胜利。并且我认为通过《第二性》研究女权主义,和通过弗洛伊德的著作研究心理学一样。不过当我把我这一观点告知她的时候,对方似乎不太能理解我说的意思,想来是不太能理解弗洛伊德之于当今心理学的作用。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人前面的讨论还是有些内容的,我也能感受她的聪慧和机辩。但是往后,她却开始胡搅蛮缠起来,几乎毫不掩饰的用偷换概念、前后矛盾和双标来证明极端女权言行的合理性。并且试图用她的“现实中的男性朋友支持”这一我无法查证的无解的例子支持杨笠以及其支持者的极端言论。

    她之前指责过我作为一个男人,在试图替女人定义什么是“真正的女权”,不过我反倒是觉得她此刻作为一个女人,在试图替男人定义什么是“正常的男性”。

    我对她愈发感觉到无趣且厌倦,便草草地结束了辩论,以一种相对和平的方式结束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对话。

    事情就是这样……而我现在回过头,又懊悔为什么要花三个多小时去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辩论这种事,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啊。

    还耽误了码字的时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