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等分的未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五百零二章 砸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喂,小陌哥……”

    黄姐的声音很低落,透着一丝惶恐。她毕竟是星舞少女的经纪人,在苏陌和林悠冉都不怎么管公司的时候,是她全面负责星舞少女的各项事宜。如今出了这么大纰漏,她难辞其咎。

    “瑶琴怎么样了?”苏陌淡淡地问。

    “十分钟前刚过了危险期。”黄姐惭愧地说,“对不起,小陌哥,这次是我没有处理好,也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你和林姐……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会提交辞职申请。”

    苏陌脸色稍霁,轻轻地说:“你不用自责,以后注意吧。这是有人预谋已久,有备而来……就算我和林悠冉也在,恐怕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我们红的太快,挡了太多人的路,本身又有把柄在,发生这种事也在情理之中。其他人怎么看?”

    黄姐没有正面回答,轻轻咳了一声:“她们都知道瑶琴的情况……”

    “可以理解,毕竟是因为瑶琴才引发了这么大事情。星舞少女的行程也暂停了吧?”

    “嗯,之前还有几家品牌商想要和我们解约索赔……”

    “现在呢?”

    “现在,又在观望了。瑶琴自杀也……现在主动权又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既然瑶琴用命换来了这个局面,那就找一家好点的公关乘胜追击吧。”

    “是,我们已经请了林中硕,他是业内最好的危机公关。”

    苏陌点点头,看着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微微笑了笑:“那就没事了,我应该晚上到清河。如果瑶琴醒了,你们先把她安抚好……对了,瑶琴有一个朋友叫赵雪萌,你们可以把她放进去。”

    云月影见苏陌挂断了电话,连忙问道:“瑶琴怎么样?”

    苏陌笑了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云月影递过手机,小声地说道:“我看,现在好多人都是帮瑶琴说话的……”

    苏陌没有看,把手机轻轻地推了回去,笑着摸了摸云月影的脑袋:“嗯,毕竟她自杀了嘛,一个愿意自杀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坏心眼呢。那些网爆她的人才是罪恶的。”

    “瑶琴,到底是谁啊……”罗芳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一个唱歌的,是我朋友。”苏陌淡淡地回答。

    众人坐车到市里,坐高铁到省城,在省城机场乘飞机直飞清河。到了清河市,天色已晚。

    “小影!”

    张艳艳在出口处接机,见到云月影等人出来,一把抱住云月影。

    云月影有些不好意思:“妈妈……”

    张艳艳蹭了蹭云月影的脸:“嗯,没事的,我们先回家吧。罗芳也先跟我们一起走吧,不过我们最近家里比较忙,可能照顾不了你。”

    罗芳连连摆手,但是还没开口,就听苏陌说道:“阿姨,你是开车来的么?”

    “对,开车接你们回去的。”张艳艳对苏陌感激地笑,“谢谢你啊,小陌老师,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了!”

    “没关系,您客气了。”苏陌摇摇头,“我一会儿还有事,麻烦您把我包带回去行么?”

    张艳艳笑着道:“哦,那你一会儿要去哪儿,我送你去吧!”

    云月影摇摇头,拽着张艳艳就要走:“好啦好啦,苏陌哥哥有他自己的事,就不要你送了,你不要管那么多啦!”

    张艳艳被云月影拽着,见苏陌脸上也是这个意思,只得不好意思地苦笑,接过苏陌的包,就带着云月影和罗芳走了。

    “苏陌哥哥!”然而还没走多远,云月影又啪嗒啪嗒跑了回来,冲着苏陌笑,“耳朵过来!”

    苏陌把耳朵凑了过去,云月影嘴唇贴了过去,小声地说:“虽然,虽然瑶琴很可怜,但是你可不能被她迷住哦,不要又来了一个……”

    “你在瞎想什么呢!”苏陌哭笑不得,揉了揉云月影的脑袋,“你放心,我有分寸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嗯!”

    云月影又扒拉下苏陌的肩膀,继续做出“说悄悄话的”的样子,在他耳朵上飞快地亲了一口,然后露出得逞的笑容,扬着头,笑嘻嘻地跑开了。

    “这个小丫头……”苏陌笑笑,转身去坐地铁。

    “我回来了……不行啊,可能还要再迟几天。你也看新闻了吧,星舞少女那边出事了,我得稍微看一下……荷华,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么……之前是意外嘛,都出来五个了,我绝对有分寸,绝对不会和她有关系的……好好好,哥哥也爱你!先挂了,过两天学校见!”

    “我在啊……嗯,刚回清河,我在处理瑶琴的事情……哈哈,乡下信号不好,就一直没上网,今天才知道瑶琴的事情……没事啦,你也不知道啊,我和她的确也不熟!我最多两天就去长河了,到时候先回十六中看看你啊……你说干什么,想你了呗……”

    接连和苏荷华与尹琳琅通了电话,苏陌脸上不禁噙着笑容。但是挂断电话之后,想到了董断瑶的事情,他脸上又逐渐冷淡下来。

    董断瑶这个人呐,心高却平庸,想要努力却总是被意外拖累。明明自尊心奇高却卑微如尘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底线越来越低,她只能痛苦地去接受。

    这样一个可怜虫,忽然有一天被捧上天,又迅速地被摔在地上……就好像一只破茧失败的毛毛虫,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扑腾,以为终于能成蝴蝶了,谁知道以一个笑话收场。所以她用了最后的力气去自尽,用死亡来证明她那微不足道的骄傲。

    真是一个可怜的人。

    苏陌赶到医院,大门外面站满了给董断瑶祝福的粉丝。

    随着她的自杀,网络上瞬间一百八十度转弯,网暴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了,对瑶琴的态度也从之前的嘲讽变成了同情,甚至网络上出现了反思的声音,对前几日的针对瑶琴乃至星舞少女的网络暴力行为更是大加批判,痛心疾首。相信和理解瑶琴的声音覆盖了整个网络。

    这也是苏陌跟黄姐说可以反击了的原因。

    有热闹瞧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当个沉默的旁观者,跟在后面站个场子。可是热闹一旦不对了,人们就会事后批判地说:“瞧瞧,我就说砸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