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瘟疫医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七百六十三章 希波克拉底誓言【求月票,求订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周浩睿看着前方那道大门上的生命女神标志全然亮了起来,像是满盈的月亮。

    在按着大门的三人神情各异,邓惜玫的面容最平静,陈家华虽然皱着眉头但也很坚定,他右手腕上的乌鸦印记亦在发亮;可是王若香的面色似乎有点痛苦……

    杨鑫鑫也注意到了,向周浩睿打了下眼色,要不要做点什么?

    “不,继续等着。”周浩睿没有说出声打扰凝神着的三人,只是摇摇头表示这个意思。

    眼前的这场考验,只能依靠三人自己撑过去。

    这道大门很可能有自己的一套判定,那不是由卡洛普学院或者哪个异文人制定的,是大门本身,是其源泉力量。只有得到它认同的文明才行,如果不是这样,生命意志同盟也能进去。

    “你不觉得这里更冷了吗?”杨鑫鑫小声问,周围微有震晃,那是寒风吹动?还是空间涟漪?

    周浩睿也有危机四伏的感觉,点点头,“小心点。”

    “你觉得这么多年来,有多少人——或者说有多少个文明曾经走进过这道大门?”杨鑫鑫又说,“里面是个宝藏啊,如果是我,就算自己打不开,我肯定也要守一守,等别人打开了,再跳出来……”

    如果是光明力量才能打开这道大门,那有没有黑暗力量一直潜伏在这周围呢?

    与此同时,王若香的面色越发苍白难看,她正处于怎么样的精神世界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重重的声音在她脑海翻腾,像是大门发出的声音,又像是她自己的声音:

    你说你是医生,你要治病救人,要救治这个世界……哪怕为此要付出一切。

    这就是你认为的崇高吗?

    在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崇高了呢?真的是这样吗……

    为什么不面对自己呢?你是个正选择,你以前从来甚少关心那些不起眼的群体;你事事争强好胜,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优秀,优秀的人站在更高的位置,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你并没有那么理想主义,你很聪明,你只是知道,有时候理想主义是更好的选择……

    但有些时候,不是。

    你很早就了解到一种说法,做医生不能往医患之间投入太多感情——最好一点感情都不要投入,这只不过也是一份工作,否则做医生的会心力交瘁,不断被病人的伤痛缠绕着……何况,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感情……

    你没有忘记那次到医院找师姐吃饭的事情,你没有。

    “那次……”王若香头痛欲裂,有一些纷乱的记忆画面在脑海恍现,那是在东大附属医院的超声科。

    她那天顺路去找一个师姐吃饭,中午12点半,刚开完会的师姐和一位同事匆匆回到超声科,因为还有一个病人等着做多普勒超声检查……那病人是前一天就和前台预约好的,但前台沟通不够,病人以为非得上午做,师姐以为病人非要上午做,为什么不能等到下午呢,为什么都已经大中午的了,还把她们叫回来非要做了不可……

    她们还没吃饭呢,做完检查再吃个饭,这天就没法午睡了。

    王若香跟着看到那是个行动不便的病人,由两位家属带着,他们在超声科的候诊厅等了一个上午,态度平和。

    不过,师姐和她那位同事都很生气,在检查室里,她们几乎是质问病人为什么非要那么不识趣?病人好言解释了,说大家互相理解吧。师姐几乎爆发,理解什么?大中午叫她回来做检查,理解什么?病人没再说话,只是让她们帮忙做完吧。她们一边做,一边冷脸地聊着话,说这种情况不可理喻,说这天不能午睡了,好像病人和家属不存在。

    当时,王若香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她退出了检查室,以保护病人隐私的因由……

    她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她明明知道,错不在病人那方,那也绝对不是一伙无理取闹的患者和家属,他们的眼神中有着期盼与信任,更不愿与医生起什么冲突。是师姐一方过分强势,甚至……故意用言语去羞辱病人,去发泄自己的闷气……东大附属医院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尤其是在超声科那种工作时间稳定、工作量少而又待遇好的地方……师姐的父亲是青大附属二院的肿瘤科主任……东州二院的超声科,则有东大附属医院科室主任的女儿就职……

    这些人,在他们当中其实很多人根本没多少同理心。

    身上的白大褂,没什么神圣,却支撑着他们身居高位。

    而她……她没有为那位病人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因为你想着要与师姐打好关系,这层关系对于你毕业后谋求留在东大附属医院有帮助……因为你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什么公正;那天之后的午饭,你不还是与师姐她们谈笑风生吗……

    你觉得自己有没有在哪个时候,点头同意了师姐对那位病人的指责?你还记得吗?

    王若香好像看到了那个年轻的病人躺在检查床上,保持平静地望着师姐,也望着她,念起了希波克拉底誓言:“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我正式宣誓,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我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我将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

    希波克拉底誓言重要吗……与午睡相比,哪个更重要……

    你根本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高尚……如果你一直在平凡世界,你真的会是一个好医生吗……

    怎么样的好医生?把病人视为机器,视为一堆血肉——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在乎病人有没有灵魂,不在乎他们的喜怒哀乐与恐惧……你说,医生也是人,医生也要生活;你说很多病人也不过那样,只懂道德绑架与索取,有事白衣天使,没事白眼狼……你说在你的世界,没医德的医护人员很多,但有医德的医护人员也很多。

    那么你呢?

    如果你在平凡世界也不能成为一个好医生,那你要如何以超凡守护平凡?

    当你有了更大的力量,你会怎么样……

    你们的文明呢?当你们的文明有了更多的药物、更多的医学技术、生物技术……通往的是一个更平等的世界,还是一个更不平等的世界?你真心的答案是什么?不要欺骗自己了,你现在也欺骗不了谁。

    你们……配得上吗?

    王若香已是一脸痛苦,按着大门的右手在发颤。

    这让旁边看着的周浩睿、杨鑫鑫更加紧张,眼见前方大门的光亮重新黯淡下去,快要失去声息。

    “大门……在关上……”邓惜玫忽然出声说道,也有紧张着急,“我和它的连系断开了……”

    另一边,陈家华亦是突然一惊的回过神,微微喘气的同时看着周围众人,却也是断开了与大门的连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