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瘟疫医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七百六十四章 献祭【求月票,求订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有什么戛然而止,前方那道大门的光亮黯灭了下去,不见了刚才涌现的生机。

    邓惜玫、陈家华和王若香三人按在门上的手都像触电般惊起,陈家华着急的一声,但说不出什么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周浩睿和杨鑫鑫则一直注意到,似乎是因为王若香……

    “不是因为哪个人。”邓惜玫却说道,皱眉地思索着状况,“人只是缩影,是我们的文明。”

    药物,医学技术,生物技术,基因编辑,克隆,细胞再生……

    更平等?更不平等?

    厄运是公平的,但如果厄运不再公平了呢……

    “我们世界的医疗现况和发展趋势,没有得到它的认可。”邓惜玫想着也落入茫然。

    “那我们现在?”周浩睿也着急了,问杨鑫鑫道:“我们去试试?”杨鑫鑫在警惕着周围:“你们不觉得现在我们还有别的需要担心吗……”这里的寒风更冷,有空间涟漪出现,像是两界连系快要崩塌。

    王若香没有说话,还在凝望着大门,变幻的面色忽然定下,右手往左手提着的解剖锯的锯条握去,顿时鲜血直流,手掌的皮肉破裂开了,她抬起血手再按到大门上,“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我正式宣誓,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

    她庄重的声音似乎重新唤醒了大门,光亮又再出现了,也让众人纷纷一惊。

    他们不知道她的感知是什么,虽然清楚这种时候不宜去打扰,但王若香的面色在迅速变得苍白,她的血以高于伤口的流失速度涌向大门,门上的生命女神标志的光亮已是变成了淡红色。

    “我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我将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

    王若香继续念着希波克拉底誓言,声音没有提着一股狠劲,却也坚定,是放下心头巨石后的坚定,“我要保持对人类生命的最大尊重;我不会考虑病人的年龄、疾病或残疾、信条、民族起源、性别、国籍、政治信仰、种族、性取向、社会地位,或任何其他因素……”

    怎么办?陈家华焦急地看看其他人,以王师姐这样的失血速度,没有人可以活得下来。

    “它要祭品……”周浩睿突然有一个想法,“这道大门是要我们献上祭品……要的是健康。”

    “健康?”杨鑫鑫一瞪眼睛,“你是说,难道这样才是真正的‘献祭健康’?”

    他们向乌鸦“献祭健康”,给的是病人恢复健康的喜悦,其它的似乎乌鸦也不会要,却总好像缺着点什么。现在面对着这股生命女神的力量,看着王若香这样……右手腕上的乌鸦印记,有一种莫名的奇异反应……

    乌鸦与生命女神力量,真的有着什么关系吗?

    献祭的不是病人的健康,是医生的健康。

    医生献祭健康,乃至生命,换取病人的健康……卡洛普医生,就是如此,牺牲。

    大门发出的血色光亮越发强盛,生命女神标志越发鲜活,隐约闪现过各样景象:这几年来发生在他们世界的种种灾难中,倒在岗位上的医护人员,其他人员……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而投入战场,这些人献祭着自己……

    周浩睿和杨鑫鑫还看到了,深入玛丽-金小巷的那个瘟疫医生……

    “拉开她!”邓惜玫急道,上前就要拉走王若香,但是猛地一下拉扯,竟然拉不动。

    眼前发生着的情况无疑是王若香在把自己献祭,以此转变大门对于人类文明的态度。

    如果不把她拉走,大门开启之时,也就是王若香牺牲之时。

    药物重要,但拿药物是为了救人啊,如果连眼前同伴的生命都不救,还找什么药物。

    陈家华、周浩睿亦都没有犹豫,上去合力要把王若香拉开,只是他们三个人,然后再加上杨鑫鑫,四个人都拉不动王若香,突然更是被一股像是大门发出的巨力推了开去,四人趄趔地后退了几步。

    王若香回头望了他们一眼,那样子似在微笑。

    “我将保守病人的秘密,即使病人已经死亡;我将用良知和尊严,按照良好的医疗规范来践行我的职业;我将继承医学职业的荣誉和崇高的传统……”

    她往前了一步,竟然整个人穿透般走进大门里头,这时的大门已是一片纷乱光影的结合物,流转着她的鲜血。

    她在与大门融合,她也在消逝。

    “快去拿药……”王若香说了别的话语,是对他们说,话声模糊:“只有一会儿的时间,异人症的药物……”

    她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消融在那片纷乱景象中,而这道奇异的巨门缓缓地往上方升起,打开了门口,也露出建筑里面的大堂景象,只是朦朦胧胧的看不确切。

    门前的四人犹如是处于风暴中心的小舟,各种的心绪猛烈地摇晃,不知道该怎么做,心脏快被撕裂开去。

    曾经,顾俊面对着于驰……邓惜玫眉头拧了拧,猛一下往门口里面冲去,“走,拿药!”

    王若香做了她要做的,他们也得做他们要做的。

    陈家华哽咽地大叫了一声,与同样忍着难过的周浩睿、杨鑫鑫也跨越了不再被阻挡的门口,进入到那片朦胧中。

    “我将给予我的老师、同事和学生应有的尊重和感激之情;我将分享我的医学知识,造福患者和推动医疗进步……”

    在他们身后,王若香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由她拿着的那把卡洛普解剖锯落在地上。

    升起的大门上的生命女神标志,一片刺目的鲜红光亮。

    它闪烁着的那些纷乱景象中多了一道身穿白大褂的女性身影,那身影曾经出现在医学院课室,出现在解剖室、手术室、病房……也曾经出现在大华集中收治点,告诉所有惶恐不安的病人,她会拼命去救治他们。

    至少这一次,她不是只说漂亮话。

    遗书早就写好了,凡人总会死的,像一个英雄那样死去是不错的死法。

    “我庄严地、自主地、光荣地做出这些承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