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七百一十九章 最后的告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虽然罗峰已经率先表态,但其他常任理事代表大多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再三确认这并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方才有人接话。

    “抱歉,我有点混乱,这不是在开玩笑吧?”美国代表德里克难以置信地说道。

    “我们不但要对抗归零者,还要在战胜他们之后,放弃前往重启后的新宇宙?我敢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实现。”

    其他常任理事代表也几乎是这样的意见,人性终究是自私的,若是真到那一天,必定所有人都会想方设法地前往重启后的宇宙,恐怕没有人会愿意留下来,迎接这个宇宙的终结。

    乔律点点头说道:“我能理解接受这样的结果并不容易,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穷尽毕生的努力造福千秋万代,但我们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也都是上一代人类文明为此不断奋斗的结果。他们把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中,我们也应当把这一棒交给下一代。”

    “也许重启后的新宇宙,还是会有无数问题,但至少新一代的人类文明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机会,不必苟活在残酷的黑暗森林,不用笼罩在宇宙毁灭的阴影之下,这就值得我们付诸努力与牺牲。”

    为下一代的人类文明可以生在一个不像现在这么残酷与黑暗的宇宙,如今的人类文明必须要作出抉择,哪怕是如此艰难的。

    但依然没有人敢对此下定论,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

    俄罗斯代表瓦西里摇摇头说道:“就算这么说,也不是我们这一辈人该考虑的事情吧。到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已经是几百代人以后了,比流浪地球计划还要长远,真是太疯狂了。”

    流浪地球计划最初也不过是预计一百代人,历时2500年。乔律预言的却是在几千年后战胜归零者,几百亿年后的宇宙末日,这样的时间跨度简直是丧心病狂。

    “是的,但我们也有力所能及的事,正如流浪地球计划的成败并不取决于最后的第一百代人,还有前面的九十九代人也必须为此不断奋斗。”乔律说道。

    法国代表贝文不禁叹息道:“可以预想到会面临多大的困难,光是叛乱就不知道会发生多少次,一定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你的决定。也许某一天你会从冬眠中被唤醒,不是作为英雄得到欢迎,而是作为罪人受到审判,这样你也愿意吗?”

    “如果是这样,我接受。”

    乔律的选择注定不会得到所有人的感激,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也只有坦然接受。

    “你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家伙。”英国代表乔治感叹道,“但我也没有资格说你是对还是错的,一切都只能交给时间来决定。”

    是的,一切都只能交给时间来决定。当乔律下定决心成为人类文明最后的守望者时,能够评判他对错的,就只有漫长的岁月。

    中央科学院在黑色方碑上解读出冬眠技术的关键信息,并迅速制造出第一个能够冬眠长达数千年的休眠舱。

    接下来,乔律就要利用这项技术跨越几千年的时光,一直到达最后决战的时代。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状况,谁也不知道在长达数千年的时间里,人类的思想会产生怎么样的变化。

    正如法国代表贝文所说,也许有一天他会被从冬眠中唤醒,作为罪人判处死刑,乔律有可能走向的是自己的坟墓。

    因为在这场才刚刚进行了一代人,还要延续几百代人的艰难奋斗中,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个奢求。

    乔律是在进行一场豪赌,结果或许是身败名裂。

    可他还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简单地交代完后事,包括留下他所知道的其他位面信息,与所有的好友逐一告别。就来到中央科学院,准备进入漫长的冬眠。

    在乔律宣布进入冬眠的这一天,中央科学院的门前集中了数不清的人。

    其中不仅有流浪地球上的人,例如所有的常任理事代表、以擎天柱为首的汽车人、寄叶部队全员,还有许多来自其他位面的访客。

    包括复仇者联盟、潘达考斯特将军、里昂、守望先锋、雷诺与凯瑞甘、欧比旺和卢克、尼奥、罗辑等等,每一个人的背后都代表着一段故事,流浪地球所经历的一个位面。

    除此之外,还有大批自发聚集起来的民众,刘启与韩朵朵也在其中。

    罗芸在罗峰的身旁泣不成声,刘培强与王磊挺拔着身姿,远远地向乔律敬礼,还有周围的无数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向乔律送别与致敬。

    中央科学院内,格蕾丝博士、玛雅博士、汉森博士、赵海伦博士、丁仪和张斌,还有其他无数科学家,都在紧张地检查各项设备,确保乔律进入冬眠的过程万无一失。

    他们都没有办法陪伴乔律到最后,所以只好做好当下的事情。

    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作为人工智能人造人的2B,她要求中央科学院对自己进行改良,以便在半休眠状态度过数千年的时光,期间要随时可以被唤醒,并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你为什么不直接进入休眠呢?”乔律对她问道,“这样不是更加轻松吗?”

    2B只是默默地站在角落,身后背着绝世之刃与双刃战刀,宛如一尊门神,静静地守候着。

    她的意思很明确——我在,你就在!

    2B会一直守在这里,哪怕是直到宇宙的末日。

    “谢谢。”乔律低声说道。

    也许直到最后,他也不是孤身一人。

    中央科学院终于做好了全部准备,告知乔律可以进入冬眠了。

    在最后踏入冬眠舱之前,张斌代表其他人向乔律问道: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此去一别,许多人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大多数人都只能活在当下,没有办法随乔律一起跨越时间到达最后的战役。

    所以这确实是最后的告别,但并不是时代向乔律的告别,而是乔律告别了这个时代。

    此时,媒体也在记录着他对这个时代最后的告别,以便传达给外面等候的每一个人。

    乔律对着镜头微笑着说道:“往后无论经过多少岁月,我都会永远记住这一天。谢谢,遇到你们,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