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岛种田大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三十五章两个伤病员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野猪才不会怜香惜玉的等我喘口气从泥地里爬起来,也许是它的两个眼睛都瞎了,它没有马上找到我的位置,而是对着我旁边的一块地猛戳,我马上反应过来,立刻用手捂着嘴巴也没办法憋住急促呼吸的声音。

    野猪一击不中之后马上循着声音往我这边刺过来,危机时刻我多年的课外学艺生涯显灵了,我非常灵活的往旁边滚过去,而悲剧的是我连续滚了几次之后就被野猪追上了,此时的我也把捂着嘴的手放下了,反正动静挺大的,我这点喘气声可以忽略不计。

    我大声的呼唤着黑狐狸,虽然我心里明白从听到黑狐狸的吠叫到现在才十几秒钟,黑狐狸哪怕是坐火箭也不可能几秒钟内就飞到我面前,我必须要撑到黑狐狸来救我。

    可我一秒钟都撑不住了,随着我的大声呼救,野猪轻而易举的再次确定了我的位置。

    我的翻滚才一半,也就是我刚刚从正面转成趴着的时候,它就直接用它的猪蹄踏在我的屁股上,然后欺身压上,再次准备用它的獠牙往我后背拱,我也顾不上害怕了,直接把匕首朝后乱刺。

    兴许是匕首刺中了,野猪吃不了痛嗷嗷的叫着,猪蹄子在那一刹那抬起了,我马上翻转过来,和满脸鲜血的野猪打了个照面,菩萨保佑这次它的蹄子没有压在我身上,否则弄个腹内脏器大出血,在这缺医少药的地方和死也不远了。

    这些是我事后的旁白,事实上当时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野猪几乎随着和我打照面的同时,它的獠牙再一次的往我身上刺过来。

    只是因为没有眼睛的指挥,它刺的方向完全是凭借感觉,可是距离如此接近,就算是瞎了都可以摸得到,再戳偏就真的是没有天理了,我直接双手挡住了它的獠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抵住它的入侵。

    我也知道我这样完全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可是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我这种死过一次的人,哪怕只是垂死挣扎一下也要试试。

    我把匕首再一次往它的眼睛里面戳过去,不但戳进去,还往旁边划开一个大口子,因为腾出了一个手,力气撤了一半,而野猪在伤口的刺激下再次往我举刀的手咬过去,一阵剧痛袭来,我明白我的手被野猪咬住了。

    “啊!”疼痛让我尖叫起来,我努力想把被咬的手从野猪嘴里抽出来,可事实上是野猪不但没有松开我的手,而且还加大了撕咬的力度,反复的撕咬我的手,一阵阵的剧痛让我生不如死。

    我只有把我另一个好手接过匕首继续刺野猪,疼痛已经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力度和思维,我对着野猪的脸疯狂的胡乱刺着,不知道是不是刺痛了野猪的痛点,它松开了紧咬着我的手。

    就在我抽出被咬得血肉模糊的手时,黑狐狸从天而降,听到熟悉的汪汪汪的声音,我全身彻底松了一口气,拿着匕首直接插进野猪的眼框里面直至没入刀柄。

    然后在我晕倒的那一刻看见黑狐狸和野猪厮打在一起,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野猪已经死透了,而黑狐狸疲劳的躺在我身边。

    剧烈的疼痛让我想起了这次夺命之旅,我望着血淋淋的手惊慌失措,这么大的伤口,要是感染了就算是愈合不好,截肢手术都没办法完成。

    而黑狐狸身上也是血迹斑斑,有它自己和我的也有野猪的,不知道黑狐狸的主人有没有帮它打疫苗,看黑狐狸这派头十足的样子,应该是出自大户人家吧,菩萨保佑我,我咬着牙爬起来,把匕首从野猪身上抽出来,带着一瘸一拐的黑狐狸摇摇晃晃地来到了海边。

    我只知道盐是可以杀菌消炎的,而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提炼出真正的盐,只有泡在海水里,但愿可以把细菌杀死,只要不感染,伤口总会好起来的。

    黑狐狸不愿去海水里,我把它才放在海水里它就急急忙忙地逃出来,我看它自己伸出舌头舔着伤口,心想动物们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处理伤口的方法。

    我就不去强迫黑狐狸泡澡了,最主要是因为我自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平时一点点小伤口都好怕消毒水的刺激痛,现在我除了重伤的手,还有全身多处擦伤。

    除了泡海水我别无选择,知道会痛,但是我不知道会有这么痛,伤口一接触到海水,刺骨的疼痛钻到心窝里,疼的我眼泪汪汪地流着。

    可是我不敢就这样放任伤口不管,整个人浸泡在海水的那一刻,我几乎晕厥过去,是的,这种感觉毫不夸张,我真希望我可以痛晕过去,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在海水里煎熬着。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从始至终我的各种感觉一直都很敏锐,尤其是疼痛,我羡慕的看着黑狐狸在沙滩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舔着伤口,要是我也可以舔一舔伤口就可以愈合该多好。

    我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难熬的时间,我一遍遍地看着自己泡在海水里的烂手,想看又受不了这种刺激,不看又忍不住,手上的几个血窟窿清晰可见,在海水的浸泡下泛着白,血应该早就止住了,可是在海盐的刺激下,又有一丝丝血丝在海水里浸润开,颜色极淡。

    我默默地数着时间,好害怕因为浸泡的时间不够而失去消毒作用,那我现在的疼痛就算是白白受罪了。

    正当我痛的死去活来快要窒息的时候,又感觉到口渴了,也许是因为被太阳直射的原因,感觉嗓子眼都要冒烟了,我咂咂嘴,舔着干枯的嘴唇,伤口的疼痛和缺水的饥渴,让我有了放弃的冲动。

    而黑狐狸像是知道我的煎熬和痛苦,在我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叼着我丢在岸上的矿泉水瓶过来了,我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这条狗的原主人是个天才,可以把一条狗训练的这样灵泛,我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感觉到身体里好像有个抽水机一样,无论喝多少都不够。

    一瓶水被我喝了一大半,有了水的慰籍,伤口的疼痛好像也没有那么明显了,或许是因为痛麻木了,总之我感觉我又可以坚持一下。

    为了分散疼痛的注意力,我开始幻想着拿着宝石和食人草闯荡青城的美好未来。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