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岛种田大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六十二章贪吃的黑狐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虽然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可是,我还是凑在炉火前逐字逐句的把杀猪程序默记在心里,同时暗暗下决心围墙弄起来了就要搞猪油蜡烛,这种天黑变瞎子的感觉让人好抓狂。

    看完了之后觉得我之前那样直接把肉割下来太暴殄天物,浪费了好多的肉哦,而且,利用率太低了。

    先把火烧旺,煮上一大缸水,这是准备剃猪毛用的,再用一个缸子准备接猪血,里面放一点盐和清水搅拌,好在我之前煮了很多海盐,再按照书上说的把野猪倒挂在树枝上,从中间破开,下面用之前准备的缸子接住掉下的猪血,不断的搅拌,看着缸子里的猪血,我有些垂涎三尺的想着,这样是不是可以做毛血旺吃?

    在美食的诱惑下我的手速加快,野猪血果然哗哗的往下流,不一会儿,大缸子里就接了半缸子,这些东西在我眼里已经变成了一道道美味佳肴,我全身好像有了使不完的劲,我现在已经成了鸟类的一员,鸟为食亡说的就是我,亏我之前还取笑黑狐狸看见野猪肉就好像看见了情郎一样,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之前那次杀掉的野猪因为体力原因迫不得已把猪内脏都丢了,这一次,我要好好的把这些东西弄出来,喜滋滋地把猪内脏都扒拉出来,接了一大盘。

    我最喜欢吃的是猪肚鸡,所以我先挑着猪肚去洗,洗猪肚的时候发现肚子里有一些我以前树林里发现的一种红色的果子,我因为不认识这种果子,所以一直不敢尝试。

    我有些怀疑的看着这几个猪肚里残留的果实,会不会这个野猪就是吃了这个东西才导致撞树惨死,或许因为吃了这个果子中毒快死的时候,疼痛难忍,在树林里挣扎的时候恰好撞上了大树墩子,然后被我捡到了。

    我有些后怕的看着这一堆猪肉,吃不敢吃,丢又舍不得,连带着捡到好东西的喜悦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黑狐狸看我拿着东西在发呆,有些不满的低声吼叫着,看见它积极的催促我加快进度的着急模样,我有些无奈的站起来,把野猪的内脏都收拾起来,藏在树干上,黑狐狸一看我这动作,更加着急的在我身边打着转。

    这些东西暂时没必要处理,必须要先找个试毒的,一旦确定有毒就只有忍痛放弃,我就说嘛,什么时候我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唉!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么晚了去哪里找试毒的呢?依照黑狐狸这心急火燎的性格,肯定不会舍得放弃这些野猪肉,可惜树林里的动物们大部分都是吃草的,肉食动物很少,不知道溪水里的鱼会不会吃,不然,我就要去阔别已久的大溶洞里喂大蛇,当然,这只是没办法的前提下……

    我先切了一点猪肝丢在下游处的一群聚集在一起的小鱼,鱼儿受了惊吓呼的一下就散开了,我耐心等待了好久,这些鱼一直都没有出现在我扔的猪肝里,也许鱼也不喜欢吃肉吧,我有些气馁的走开。

    不能再这样耽误时间了,我还是打算切一块内脏去喂大溶洞里的大蛇。

    我走的很快,天已经全黑了,这是我第二次走夜路,不过,这一次有黑狐狸陪伴我,虽然一样是这样寂静的夜晚,可是,我走的很淡定,只是因为要快点确认野猪的毒性是否是真的,我怕时间耽误的太久,毒素散掉了会混淆判断。

    我是可以做到为了安全忍住不吃,可黑狐狸只怕会很难沟通,瞧它的模样不会这么乖乖听话不去打野猪肉的主意,所以我索性把黑狐狸带出来,一起去大溶洞里投食大蛇,讲真的,其实我一直和大蛇们相敬如宾,互不侵犯,当然,主要是因为食人草的原因,大蛇才没有吞食我和黑狐狸,而我们则是实打实的敬着这些大蛇,所以这次投毒很有压力和罪恶感的说。

    没有多久,我们就来到了大溶洞洞口,这里比树林里安静的多了,大概这些动物们都对大蛇退避三舍,除了我和黑狐狸发出的走路声音,周围静悄悄的。

    我被这寂静无声的环境影响,脚步也情不自禁地轻了起来,进去大溶洞一半的时候就看到了大蛇的影子,我打算就丢在这里,免得进去被大部队包围,会祸及更多的大蛇。

    想到这里,我把带在身上的野猪肝扔了一块出去,可惜不知道是因为被食人草的气味掩盖了野猪肉的气味,还是它们睡着了,大蛇全部都无动于衷地趴在原位一动不动。

    我决定把这些野猪肝放近一点,于是大意的我松开了拉着黑狐狸的项圈,准备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猪肝继续丢过去。

    在我松开的一刹那,黑狐狸一个箭步冲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地上的猪肝卷进嘴里。

    我完全被这突发的状况搞傻了,等我反应过来拉住黑狐狸过来的时候,那块猪肝已经被黑狐狸囫囵吞下去了。

    我扳开它的嘴巴只看到一缕血丝挂在它的尖牙上,一时间脑海里闪过不知道动物有没有洗胃的方法,可是,我没有办法。

    不要说给黑狐狸洗胃,哪怕是给自己洗胃都不现实,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抱着黑狐狸绝望地想哭。

    这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黑狐狸有些懵懂地看着我哭哭唧唧,估计它心里也不开心,哼,不给我吃就算了,我凭本事抢到的肉,主人你竟然小气地哭了。

    我见黑狐狸好像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心里有一丝期盼,或许这果实经过野猪的消化吸收之后,已经转化成无毒无害食品,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同时又怕黑狐狸在这里毒发冲撞了这些大蛇,于是我带着黑狐狸走出山洞口。

    印象中好像运动会加速毒素的发作,我就不管黑狐狸怎么挣扎,一个打横抱起它趴在我的肩膀上,黑狐狸估计被我的气势吓到了,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老老实实地趴着不动了。

    我想快点回家翻翻那本秘籍有没有什么关于食物中毒的野外解救措施,所以,我走的很急。

    而黑狐狸则是一脸茫然的状态趴在我肩膀上,它可能觉得我今天行为及其癫狂,还是不惹为妙。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