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岛种田大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13章风雪围炉话烧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千挑万选找到了一个记忆中的石磨造型,虽然不是很圆,而且比较厚实,可是,叶落秋相信自己的铁钎子不是吃素的,她有的是时间和耐心一点一点的磨平。

    把东西搬了回来之后,暂时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屋子里炉火烧的正旺,人字架上挂着的瓦罐正咕嘟咕嘟的煮着稀饭,把已经熬的出了大米油的浓粥挂高一点,让瓦罐里的粥不至于烧糊又可以保温。

    风雪围炉话烧烤,叶落秋再一次感叹没有酒的日子真的是好没有味道,光吃烧烤不是不可以,只是会少了很多的情调和乐趣,或许可以趁着现在宅在家里休息的日子好好研究一下这些消磨时光。

    叶落秋把手里的野猪肉拿了出来,准备傍晚时分再来弄烧烤,现在还是把那本宝书拿出来,仔细揣摩怎么做石磨,或许不久就可以吃到红薯粉或许还可以试试磨大米做大米饼,肉夹馍,。。。这些五花八门的面食小点,以后的岛上生活完全就可以进入度假模式。

    叶落秋进入了自我想象催眠中陶醉的不行,要不是黑狐狸的汪汪汪的叫声把这位做白日梦的大小姐惊醒,估计这一下午就会这样悄无声息的溜走,黑狐狸垂涎三尺的盯着叶落秋挂在屋里的野猪肉上蹿下跳,大尾巴把屋子里扫的溜光光的,叶落秋有些好笑的准备把袋子里的猪肉切了一块给它作为已经取消的午饭,看起来,黑狐狸还是不习惯只吃两顿的收支改革,她自己也觉得不习惯,前两天因为有事情做,还不觉得,现在感觉肚子好空,还是恢复一日三餐的饮食规律吧。

    把大块的肉排上的肥肉剔下来用来熬猪油,剩下的就直接在壁炉上烤热,猪排并排放在已经架在火炉上的铁钎子上,已经被柴火熏的半熟,上面已经霜冻的膏板油被炉火舔的瞬间就融化成了液体状,一滴一滴往柴火上面滴,叶落秋有些肉痛的看着这些被大火吞灭的猪油,好在这些柴火也不是白白吃了这些宝贵的猪油,马上回报以熊熊烈火,整排的猪排都被大火包围着。

    把手里准备好的蘸料涂抹上去,一块猪大排就这样诞生了,因为一开始叶落秋只打算喝点稀粥对付了事,现在在黑狐狸的影响下,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和黑狐狸一起大快朵颐好不快活,这次的野猪肉一点都没有因为放置过久而引起异味,相反味道更好,就着稀饭喝的全身热乎乎的,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大排和稀饭给充盈着,叫嚣着,舒坦的不得了。

    吃的舒服,困意就开始来袭,左右也没有特别的事情了,反正出去的战袍已经做好了,虽然上身的效果很辣眼睛,但是,基本的御寒效果还是有的,而且非常不错,目前来看,她待在家里只需要把书读熟读透,要做到书里面的内容都可以牢记在心里,做到书里的内容可以灵活运用,最关键的是趁着现在有一点空闲时间呆在家里,把该整理的东西都整理好,还有石磨和酒也要争取搞起来,感觉在这个荒岛上的精神享受要红红火火的开展起来啦。

    睡到自然醒的后果就是天色已近黄昏,叶落秋有些懊恼的匆匆忙忙爬了起来,吃了中午剩下的粥,准备好好琢磨石磨的制作。

    趁现在是下雪天,外面还有一点微弱的光线,她靠立在餐桌前翻到了做石磨的章节,细细品读,果然她自己的记忆没有走偏,确实是需要两个圆形的石块,一大一小,小的石磨盘中间有个圆形的洞,用来放需要研磨的东西,大的石磨需要在外围刻一圈凹槽,还有一个类似于出水的口子,东西看着就很复杂,更别说要把这些东西做出来,光是这两块磨片就在书上看了好久,还是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许多的的地方并没有交代的很详细,好想寄块刀片给这个作者大大,写东西写半截这不是要人命嘛!

    直到夜色完全降临,整个屋子里再也看不清东西的时候,叶落秋有些沮丧的咬着半个红薯对着壁炉发呆,黑狐狸乖乖的趴在她的脚下闭目养神,羊咩咩貌似抗寒功力比较深厚,估计和它身上那厚厚的一层羊绒有关系,难怪陷阱可以捡到一头羊,估计就是不怕冷的原因导致别的小动物都躲了起来,这些笨羊还在溜达,于是悲催的掉进了叶落秋挖的陷阱,因为叶落秋没有及时拿走又一次悲催的被野猪看上了。

    于是叶落秋总结出自己的心得,这些羊群估计是不怕过冬,应该还会有一些离群索居的羊误打误撞掉进陷阱里,以后有时间还是要去四个陷阱周围转转,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又捡到一头羊了呢?

    壁炉里的柴火适时的发出了清脆的树枝燃烧的啪啪声,大树特有的树油清香立即在屋里飘散着,将经常性的陷入幻想中的叶落秋从梦里拖出来,抿了一口柠檬水,把身上盖的羽绒被披在身上,转身把今天上午从采石场抱来的大石头移到壁炉前仔细研究,当大石块和书上的磨片一一对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不知道这位大大当初在写书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能够活到用石磨的阶段估计已经可以称之为野外生存的高手,所以在这个石磨的描述中言简意赅,篇幅短小的可怜,这位作者都不想水字数么?叶落秋有些可怜兮兮的唉声叹气。

    把准备用来做石磨盘的大石块凑到柴火前,就着跳跃的火光把这块石头和傍晚从书上看到的石磨原型做对比,貌似有一点点相像,叶落秋蹲在地上越看越觉得有信心可以把石磨做成书上描述的石磨的外观,至于里面的构造,她觉得外观相似了,里面也应该**不离十了吧!

    她最后结束语用了一个吧!在心理学里,如果在某一件事里面用了吧预示着内心的不确定,所以,叶落秋对于石磨完全就是一脸懵逼状态,书上说的她大致知道,可是脑海中就是不能想象出石磨的具体使用操作流程。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