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扛着AK闯大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742章 不用等十年(为盟主李佩云加更1/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郑森几乎是冲着刘鸿渐吼出来了,他心间悲愤、痛楚,甚至忘了自己的身份。

    郑家走到如今这般地步,全是拜荷兰人、弗朗机人所赐,他的父亲、叔伯、堂兄、表兄皆数死于三国舰队的联合阴谋下。

    同时死在东宁海战的,还有如今郑家将士的不少父辈,其中也包括刘国轩、冯锡范、陈近南的父亲。

    最令他气氛的是,这些外藩人不仅将他们的父辈杀死,还将他们的尸首悬挂在桅杆上受太阳曝晒、受海鸟啄食。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份屈辱,郑森恨不得将那些外藩人碎尸万段,即便是同归于尽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现在,谈和的话从刘鸿渐口中说出,郑森又怎敢相信。

    “议和只是权宜之计,我们必须带着所有人离开霍洛岛,因为……”

    “什么权宜之计,兄长,郑家付出数万伤亡,才保住了霍洛岛,那些外藩人必须付出代价!”郑森没有等刘鸿渐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

    “你冷静点!”刘鸿渐并没有生气。

    这时的郑森还不是二十年后叱咤台湾的国姓爷,只不过是个比刘鸿渐还年轻些的、失去了父亲的普通人。

    “那些死去的将士保住的不是霍洛岛,而是你、你身后的汉民,周边领土都已落入荷兰人、弗朗机人手中,你拿什么守护这些人?

    就凭郑家那两万多士兵吗?”刘鸿渐反问道。

    “可兄长不是还有北洋水师吗?”郑森不解,他不相信兄长会不肯帮他。

    “北洋水师是朝廷的、是陛下的,为将者拥兵自重,取死之道也!

    并非为兄不肯帮你,北洋水师从山东威海到达这里,历尽了不少波折,为兄的目的仅有一个,将你带回大明去。”

    “我不回去!即便战死,我也无憾!”郑森皱着眉头执拗的道。

    “屁话!为兄救你出来不是看你去送死的,你爹要是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定是要大嘴巴抽你!”刘鸿渐见郑森如此,再也忍不住。

    面前的郑森哪里有后世郑成功的威严,如今的郑森不过是个执拗、被仇恨盟主双眼的普通青年人而已。

    郑森闻言没有答话,看得出来,他的心仍旧被仇恨占据。

    “这两个月来,北洋水师历经三场大战,海边的战船你也看到了,船甲都已破损不堪。

    主力战舰沉没四艘,重伤五艘,余者尽数带伤,还有弹药,自泉州想将弹药、粮草运送过来需要多久,又需要冒多大的风险,你自己心里清楚吧?”刘鸿渐开始给郑森算账。

    也就是郑森,换作其他人刘鸿渐都懒得理会。

    还有一点刘鸿渐没说,北洋水师的战舰是蒸汽动力,这玩意儿消耗的是煤,在海上飘了这么久,储备已经不足,按照负责后勤的戚元辅的说法,再经历一次海战,他们就回不去了。

    历经台湾之战、荷兰海战、弗朗机海战,还都是硬战,北洋水师战损极为严重,急需返航做修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见郑森沉默不语,刘鸿渐知道小老弟还是听进了心里去。

    “而且为兄并不会让你等十年之久,荷兰人也好、弗朗机人也罢,他们又跑不了,为兄早晚替你将仇给报了。”刘鸿渐又道。

    接连三场海战,让刘鸿渐看到了北洋水师与荷兰、弗朗机这等欧罗巴海上强国的差距。

    但刘鸿渐一点也没有灰心,大明水师并不差,目前亟待解决的是三个问题,航速问题、开花弹以及装甲不牢固问题。

    再给大明两年时间,刘鸿渐有信心解决这些问题,到时候军备充足、船坚炮利又何惧欧罗巴之弹丸小国?

    待时机成熟,报仇也好,灭国也罢,全看他心情。

    刘鸿渐说完便不再说话,该说的他已经说了,能不能识大局就看郑森了。

    “是大木被仇恨蒙住了。”郑森沉默良久,终于是呼出了胸中的怒气。

    其实他又怎么不明白当下的局势,霍洛岛并非地势险要的要地,周围又都是欧罗巴的殖民者。

    荷兰人、大、小弗朗机人的殖民地分两个方向将霍洛围在其中,即便是要做生意,又怎么能做得起来。

    没有钱粮军械,拿什么保护霍洛岛的汉民,况且,三国又岂能留下霍洛岛这么个钉子?

    北洋水师即便呆在这儿,防得一时,还能一直防着吗?朝廷会同意北洋水师一直滞留南洋吗?

    答案全都是否定的。

    “我听大兄的便是,只是这很难向将士们解释。”郑森担忧道。

    不是所有人都能想明白这些问题,郑家大部分将领都是大字不识的粗人,甚至相当一部分是活不下去当了海盗的出身。

    海上讨生活,讲究个快意恩仇,他们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郑森担心议和之事会引起郑家将领对兄长的不满,以后归附朝廷多半还要靠兄长照拂,他不想事情发展到那一步。

    “你是郑家军首领,这事你自己想法子解决。”刘鸿渐不想以身份强行干预,那只会适得其反。

    倘若郑森连这等事都解决不了,也担不上后世的名头,郑家军也不过是土鸡瓦狗的杂牌军而已。

    还有就是郑家军的军制问题,虽然原班保留了将领的职位,但军制却必须按照大明的来,否则就有点不像话了。

    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但南洋除了台湾外,以无大明的立锥之地,这令刘鸿渐很难受。

    大明目前的海军实力根本不足以同时应对欧罗巴的三个海上强国,荷兰的两个总督死在自己手里,两国之间已然无法调和。

    说好的制霸南洋,如今向来就是自己太理所当然了,路还很难走,必须一步一个脚印。

    为今之计便是想法子与大小弗朗机调和停战,专心致志的对付荷兰,而后再作打算。

    而刘鸿渐手里的筹码有两个,一是霍洛岛的归属,二是与大明的贸易权。

    前者还事小,后者刘鸿渐相信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绝对会考虑,毕竟他们拼死拼活的占领殖民地,不过是为了财富而已。

    而与大明做生意,利润大大的有,茶叶、丝绸和瓷器几乎是东方通货西方的三大神器,没有人会拒绝。

    “大兄,还有一事我忘了说,郑家之所以半月之内被攻破防线,全是因为郑家出了叛徒。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也是昨日才查了清楚。

    那人叫李康泰,是个曾经一直为军中采买粮食的商人。”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