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扛着AK闯大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745章 东瀛曹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三日后,大明水师途经巴拉望海域,刘鸿渐与戚元功、郑森三人当即紧张起来,毕竟刘鸿渐两个月之内搞死了荷兰人两个总督。

    而且如今还是拖家带口的,这让刘鸿渐想起了某个电视剧里长耳怪带全城人移民的故事,下令全军进入战备状态。

    只是大明水师不是长耳怪,荷兰佬也不是曹老板,更没有曹老板的当机立断,荷兰佬几乎是看着大明庞大的舰队从海岛南边慢悠悠的晃了过去。

    巴拉望岛上的荷兰战舰为数不少,基本是东印度公司在台湾和巴达维亚两地的舰队总和。

    但是,如今的荷兰舰队再借他们一个胆儿也不敢贸然出击,乔恩、欧瓦特的死讯已经派船向东印度公司总部汇报。

    在上头没有新的总督任命下来后,最好的选择就是原地固守,无过便是有功,荷兰佬也深知这个道理。

    实在是北洋水师给这支舰队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在荷兰佬眼里,北洋水师的战舰很抗揍,虽然火力仍没有他们的火炮更精良,但是这些人太玩命儿了。

    若不是那天乔恩总督当机立断下令撤退,这支大明的舰队很可能会向他们撞过去,那样的结果,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荷兰舰队的副手洛克很想问一下大明水师的统领,大家都是为公司上班的,至于这么拼命?

    可是此时的刘鸿渐根本没工夫回答他,这支庞大的舰队实在是太杂了,这里头有七八岁的娃娃、七八十岁的老妪。

    就是战船的种类也五花八门,除却排头和殿后的北洋水师主力战舰外,中间夹杂着郑家水师的杂牌战船。

    战船数量几乎是北洋水师的一点五倍,但总吨位却还没有北洋水师的大,剩余的便是郑家的大型、中型、小型商船,大型的渔船。

    更有甚者里头还夹杂着渔民们的破渔船,本来刘鸿渐的要求是只带人走,每个人可携带不超过十斤的包裹。

    但这条命令执行起来才真是老大难,汉人有个习惯,不管人到了哪儿,都要供奉祖上的牌位,或者是父母的遗物什么的。

    郑家的士兵们还好说,毕竟身份不一样,但那些普通的渔民又怎么会同意。

    本来嘛,大明军队带他们回家是好事,毕竟郑家都倒了,留在这儿只能受欺负,但如果选择将祖上灵位全部落下,这些渔民出奇的固执,甚至宁愿留下来,也不要把那些老物件抛弃。

    最后还是刘鸿渐选择了妥协,答应这些渔民可以将他们的渔船挂到商船后头,将必要的东西放到渔船上。

    至于路途之中是否会被海浪掀翻,亦或是其他的意外丢失,渔民自负责任,并且舰队不会因此停留。

    这一下子舰队的队伍就更长了,戚元功的眉头也皱得更紧了。

    他觉得提督大人哪儿都好,就是心太软,慈不掌兵,这是在拿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

    倘若此时有任何一支舰队从大明舰队中央突破,北洋水师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的进攻,舰队拉开的距离从头到尾足足有三四十里长,以至于刘鸿渐给他的对讲机都不好使了。

    荷兰舰队临时统帅洛克男爵望着海域慢吞吞的大明舰队嘿嘿冷笑。

    “瞧见没,大明水师与大明的商人一样狡猾,这如果不是个圈套,我一头从这里跳下去。”洛克男爵十分笃定的对身边的副手道。

    洛克男爵全程经历了与大明水师的战斗,他知道这支舰队的作战风格,通过望远镜他明明看到中间那些破船上拉的都是些旧木头和垃圾。

    船队还行进的如此缓慢,明摆着等着他们的舰队上钩。

    身边副手的肯定答复让洛克心安,一旁士兵的恭维更让他对自己的判定自得,他简直是天生的海军统帅。

    而在此时,被称为狡猾的大明提督刘鸿渐同志,心中慌得一批。

    他也不想跑这么慢呀,船队庞杂是一方面,最要命的是,北洋水师的煤石储存不足了。

    按照当前的消耗速度,北洋水师很可能到不了台湾便要歇菜,全是因为刘鸿渐太浪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见到舰队就想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

    好在是从大明去苏禄逆风,从苏禄往大明却是顺风,为了降低消耗,刘鸿渐不得已下令舰队减小蒸汽机功率。

    慢吞吞的大明舰队足足用了小一个时辰,才整体通过巴拉望海域。

    戚元功和郑森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而刘鸿渐则嘀咕了一声没意思、一群怂货,随即进了舱门开始冬眠。

    海上的航行是枯燥的,枯燥到刘鸿渐又把手机里的动作片复习了一遍,这让刘鸿渐产生了一种错觉,是的,他有点想老婆们了。

    七月十五中元节,大明舰队十万人在船上举行了祭祀活动。

    中元节是个道教节日,由于道教是大明的国教,这个节日在大明也格外隆重,七月十五是小秋,不少农作物已经成熟,民间以收成祭供,向祖先报告秋成。

    本来这次祭祀只是几个渔民自己在捣鼓,毕竟现在是在海上,渔民即便想搞也担心水师官员不同意。

    还是刘鸿渐实在闲的蛋疼,拿着望远镜四处瞄才发现,这厮一拍大腿终于找到了事儿做。

    于是乎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整个船队开始焚香……

    “老爷,这样成吗?咱老家祭供,都是用稻米、小麦,咱弄三条鱼……”牛大棒槌一边把鱼放到甲板上,一边嘀咕道。

    “你懂个蛋,祖宗不想换换口味儿啊,吃鱼多好,高蛋白,还不长肉。”刘鸿渐正儿八经的对着祭台鞠躬,而后把香插到了桌子缝隙里。

    没有经历过枯燥日子的人不知道这种生活有多么难熬,这就像普通人无法理解鲁滨逊为什么会对一只羊说话是一样一样的,那太难熬了。

    “不长肉算什么好动西,俺这几天吃鱼都……”

    “王爷!舰队西北方向发现三艘商船,看样子是武装商船!”主仆二人正说话间,桌子上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戚元功的声音。

    “武装商船?可是我们大明的商船?”刘鸿渐疑惑的道。

    从北面来的商船除了大明还能有哪家?

    一直在甲板边上坐着的郑森站了起来,他从腰间掏出远望镜对着西北方向看了看,脸色随即青了下来。

    “大兄,那是曹家的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