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767章 离去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齐王妃给出的理由稍微有些任性,而她本不是这样任性的人。

    齐王哪会答应,冷笑道:“李氏,你是不是真的发疯了?媛姐儿是齐王府嫡长女,你要她陪你去青灯古佛?”

    齐王妃盯着齐王,突然笑了,语气是说不尽的嘲讽:“原来王爷也承认我没有疯。”

    齐王被噎了一下,恼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你没疯又如何,难道害燕王妃的事不是你做的?”

    “你——”齐王妃刚想喊出是贤妃指使的,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正如这个男人所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谋害燕王妃的背后主谋是谁,天知,地知,她知,这个男人又何尝不知。

    不过是把她丢出来,好把事情揭过罢了。

    “行了,若是没有什么可收拾的,这就走吧,别让潘公公等久了。”

    齐王妃依然不为所动。

    齐王压抑着怒火问:“你到底想如何?”

    齐王妃神色越发平静:“我说了,我要女儿陪着我。”

    “李氏,你以前不是这么糊涂的人,你可想过媛姐儿跟着你的前程?”齐王捏住齐王妃手腕,咬牙切齿问。

    齐王妃自嘲一笑:“到了我这般田地没资格想这么多,就只想随着心意有女儿常伴左右。”

    “我若不答应呢?”齐王冷冷问。

    媛姐儿是齐王府嫡长女,真要随李氏去了家庙,他的脸往哪儿搁?

    齐王妃直直盯着齐王,平静的面容掩不住眼底的决然:“那我不会随潘海去家庙,我情愿死在这里!”

    “你——”

    齐王妃不顾齐王的震惊,冷冷笑道:“就是不知道如果我真在王府撞柱身亡,别人会如何想呢?”

    齐王脸色一变。

    李氏要是这个时候死了,世人根本不会相信她是自杀,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父皇那里——齐王不敢再想下去。

    今日一事父皇虽然没有深究,但对他明显很不满,要是李氏死了,恐怕就彻底厌了他……

    对齐王来说,比起面子,当然是景明帝的欢心更重要。

    他直视着齐王妃,最后劝道:“李氏,你可想好了,媛姐儿陪着你这样名声的母亲常住,将来不会有好前程。”

    齐王妃干脆别过头,不再看齐王。

    “那好,你收拾一下,我这就命人去叫媛姐儿。”

    齐王妃暗暗松了口气,抬手轻抚鬓角:“没有什么可收拾的,等媛姐儿来了就可以走了。”

    齐王不愿多看齐王妃一眼,负手往外走去,身后传来齐王妃的声音。

    “我的嫁妆就留在王府了,将来让媛姐儿来取。”

    齐王猛然转身,脸色铁青:“李氏,你莫要过分,难道我会贪图你的嫁妆?”

    齐王妃凉凉一笑:“王爷这话说得好像以前没用过一样——”

    “够了!”齐王怒斥一声,大步离去。

    王府出息虽然不少,可他需要拉拢的人多,这方面的花销就是无底洞。李氏那些嫁妆他没主动开过口,可府中出了亏空李氏拿来填补,他是心知肚明的。

    也因此,对终于挑明的齐王妃,齐王越发厌恶,避之唯恐不及。

    他要避的不只是齐王妃,还有男人扫地的尊严。

    潘海等得有点久了,面上却半点不显,只在心中把齐王骂了好几遍。

    难怪皇上不待见,办起事来一点不利落。

    齐王姗姗来迟,忙向潘海道歉:“让潘公公久等了,内人那里出了点状况。”

    潘海忙问情况。

    齐王苦笑:“内人非要女儿陪她一起去,不然就不肯走。小王劝了许久也劝不住,只好命人去叫媛姐儿……”

    “原来如此。”

    媛姐儿是齐王爱女,齐王同意女儿随着齐王妃一起去,他当然没必要多嘴。

    又等了一阵子,潘海终于等到齐王妃出现。

    陪齐王妃一起的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女童,女童此时一脸懵懂,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面覆轻纱的齐王妃郑重向潘海行了一礼,声音轻柔:“劳潘公公久候了,这就走吧。”

    很快齐王妃拉着媛姐儿的手上了一辆马车,与齐王府渐行渐远。

    媛姐儿掀起窗帘向后探望,后方空荡荡,不见父亲身影。

    媛姐儿失望放下车窗帘,不安问齐王妃:“母亲,我们要去哪里啊?”

    齐王妃轻抚着女儿柔嫩的面颊,温声道:“我们去一处清净的地方。”

    “清净的地方?那里有父亲么?”

    “没有的。”

    “有玩伴么?”

    “没有的。”

    “有教我抚琴的师父么?”

    “也没有的。”

    媛姐儿沉默了。

    齐王妃目光温柔望着女儿:“但你有母亲,母亲会一直陪着你。”

    你也能一直陪着母亲,而不是跟着那个天性凉薄的父亲,不知哪日就是弥天大祸,别说享受郡主荣光,恐怕连性命都要搭进去。

    也许是死里逃生看得通透了,在齐王妃看来,齐王惦着那个位子不过是做白日梦罢了。

    父皇宽厚,怎么会中意一个对发妻如此薄情冷血之人?

    她守着女儿,且看那个男人作死就是。

    被利用、被作践的仇她报不了,自有人会帮她报了。

    冷静下来,齐王妃对挣脱那些丫鬟婆子的阻拦逃到大街上也产生了疑惑。

    她手无缚鸡之力,如果不是神灵保佑,就是有人暗中相助。

    而不论哪一种,都说明那个薄情的男人落了下风。

    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夕阳把马车拉出长长的影子,低调的青帷马车渐渐消失在霞光里。

    多了几分冷清的齐王府中,齐王盘问过那些下人,陷入了深思。

    李氏能跑到街上去,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齐王府有内贼!

    盘查过后,终于有了发现:王府少了一位打理花园的花匠,而这名花匠是才招进府没多久的。

    齐王把名册往地上狠狠一摔,怒问管事:“你是怎么管事的?”

    以往李氏管家的时候,新招进王府的人想要派上用场至少要经过三年调教——

    齐王心底叹了口气。

    不能想那个女人了,越想越烦。

    齐王府混进了贼人,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安插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