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4章 退亲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听卫氏这么一问,郭氏险些哭出来:“婆婆有所不知,东平伯府的二公子是个混不吝,一回府就把咱家马车给砸了,儿媳还是雇了辆马车才能回府……”

    “竟还有这样的小辈?”卫氏狠狠吃了一惊。

    “是啊,儿媳也万万没想到。”

    “东平伯府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郭氏苦笑不已:“东平伯说要退亲,他们老夫人则流露出修好的意思,儿媳见此便去了花厅等着,好让东平伯老夫人能开解东平伯一番,谁知还没等到准信呢,那位二公子就冲进来要打杀儿媳。儿媳若不是逃得及时,说不准就要缺胳膊少腿了……”

    “岂有此理!”卫氏重重一拍桌几,“东平伯府是什么样的门第,放到平时给国公府提鞋都不配,国公府派了你去赔礼已经给足了他们脸面,东平伯居然还说要退亲,简直不知所谓!”

    “儿媳也是这么想呢。这样的人家,本来就与咱们家门不当户不对,不然怎么养出那样张狂的子孙来。”郭氏一想到灰头土脸从东平伯府逃回来的情形就恨得不行。

    卫氏却忽然笑了:“这样也好。”

    “婆婆?”郭氏愕然。

    卫氏眼角笑出纹路:“东平伯的想法无关紧要,谁不知道东平伯是不管事的,他们府上主内的是冯老夫人,主外的是姜少卿。既然冯老夫人舍不得退亲,这门亲事就退不了。看着吧,用不了多久东平伯府就会主动派人来商量了。”

    “婆婆所谓的‘好’从何来?”

    卫氏冷笑一声:“你是安国公世子夫人,岂是一个混账小子想打就打的?我原本打算着为了安抚东平伯府给他们些好处,现在只要捏着这个把柄就能两相抵消了。我看现在啊,冯老夫人正懊恼着呢。”

    郭氏听了心中一阵不舒坦。

    用她在东平伯府的尊严扫地来抵消小叔子的荒唐所为,婆婆这心可真够偏的。

    不过当着婆婆的面她的不满可不敢表露出来,附和道:“还是婆婆想得周全。”

    婆媳二人对视,会心一笑。

    大丫鬟含芳匆匆走进来:“夫人,东平伯来了!”

    “婆婆说得果然不错,东平伯府的人来得真快。”郭氏恭维道。

    卫氏脸上露出舒展的笑意:“就说这个时候老爷不在府上,我正在会客,先请东平伯到前边厅里坐。”

    “夫人,东平伯是来退亲的——”

    卫氏一怔,笑意僵在嘴角:“你刚刚说什么?”

    大丫鬟含芳半低着头,感觉到莫大的压力:“东平伯……是来退亲的……”

    “还不把人先请进来!”卫氏一听顾不得拿乔了。

    含芳面露难色:“夫人,东平伯还把聘礼直接带来了,此时那些聘礼都在咱们府门外摆着呢,已经引来许多人围观了。”

    卫氏脑袋嗡地一声响,身子晃了晃。

    郭氏震惊之余忙扶住卫氏:“婆婆,您没事吧?”

    “能没事吗?还不去打探一下老爷回来了没!”卫氏捏了郭氏一把,“你派人去跟大郎说一声,让他赶紧请东平伯进来说话。”

    安国公世子季崇礼几乎是飞奔至大门口,一脚迈出门槛险些被外头黑压压的人群吓了回去。

    看热闹的怎么这么多?

    还没与姜安诚说上话,季崇礼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了。

    “伯爷前来,小子有失远迎,还请伯爷进府说话。”

    姜安诚看着客客气气见礼的季崇礼,神色没有半点松动,大手一挥喊道:“还愣着做什么,把聘礼给安国公府抬回去!”

    眼见姜安诚带来的人抬起聘礼就要往内走,季崇礼忙拦住:“伯爷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先进去好好商量。”

    “这事没商量!我是来退亲的,又不是来拜年的。喏,这是礼单,世子可要仔细核对清楚,我们伯府一丝一毫都不会贪你们的!”姜安诚把一份礼单丢进季崇礼怀中。

    季崇礼哪里敢让这些人抬着聘礼进门,慌不迭要把礼单还回去。

    “别还回来,我这里还有一打!”姜安诚又从怀中掏出一摞礼单。

    季崇礼:“……”敌方果然有备而来!

    “退婚书已经写好了,叫你老子出来利落按个手印,两家亲事就此作罢!”

    季崇礼可算找到了拖延的理由:“伯爷,家父今日有事出去了,此时还未回来。婚姻大事,我们小辈可做不得主,您要是着急就先进府等着,或者消消火先回去——”

    “姜老弟,你这是——”熟悉的声音传来。

    季崇礼闻声一看,正是安国公,当下嘴角一抽。

    父亲大人是对方派来的卧底吧?回来的可真是时候!

    安国公大步走了过来,见到地上满当当的聘礼,眉心拧成川字。

    因为小儿子的事他半夜没合眼,今日在外边的时候一颗心就一直揪着,等事情办完立刻赶了回来,果不其然夫人没把事情办好,东平伯竟然把聘礼都抬来了。

    “国公爷,咱们都是直脾气,说话就不绕弯子了,我是来退亲的!”

    安国公长长一揖:“姜老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心中有气,打你老哥哥两个耳光都可以,退亲万万不能啊。”

    安国公的态度如此谦卑倒是让看热闹的人们议论起来。

    “看起来安国公挺重视两家的亲事啊,认错态度倒是可以的。要我说,退亲对哪家都不是好事,安国公府能有这个态度就行了。”

    “是呀,安国公如此表态,想来会好好管教他儿子的。”

    各种声音传来,姜安诚丝毫不为所动,面对安国公的谦卑半点没有心软:“国公爷还记得两家结亲的缘由吧?”

    “当然记得,是因为姜老弟兄弟二人救了老哥哥一条命——”

    当初山崩救了安国公,还有姜三老爷的一份功劳。

    “既然如此,国公爷就不能痛快退亲么?想恩将仇报还是怎么的?”

    安国公讪笑:“姜老弟这话怎么说的——”

    姜安诚冷哼:“国公爷非要你那混账儿子娶我女儿,在我看来就是恩将仇报!”

    安国公望着姜安诚许久,见他态度坚决,长叹一声:“罢了,就依姜老弟所言。”

    等安国公在两份退婚书上按了手印,姜安诚收起其中一份,这才满意点头。

    “没想到事情弄成这个样子。一想到姜老弟当初对我的帮助,我这心里实在惭愧啊。”安国公尴尬道。

    姜安诚不以为意摆手:“国公爷别往心里去,你就当那日雨太大,我脑子进水了吧。”

    安国公:“……”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