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似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4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离此最近的一家医馆算是京中比较有名气的,名叫和气堂,此时不少人从医馆中进进出出,瞧起来很热闹。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从医馆中匆匆走出来,脚步很急,若是仔细瞧,能看出他神色有些不自然。

    少年正是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

    他前来和气堂是替新婚妻子巧娘抓药的。

    安国公府是有小药房的,上至名贵的百年老参,下到寻常草药,虽赶不上外边大药堂那么齐全,该有的都会有,按理说安国公府的主子看诊问药不用到外边来。

    可是巧娘却有个难言之隐,自打数月前落水之后每当月事来了就淋漓不尽,很是恼人。

    巧娘自从嫁入安国公府,夫君给她带来的甜蜜与风光并不能抵消府中上下那种无处不在的鄙视带来的压力。她有了这个毛病都不敢对丫鬟提,因为就连丫鬟都是夫人派过来的,现在说了转头就会传到夫人耳朵里去。

    巧娘信任的人只有季崇易。

    季崇易顶着巨大的压力把巧娘娶进门,当然不愿任何人看低了妻子。

    不说别的,巧娘进门后的第二日安国公夫人就专门派了个婆子过来教导她规矩礼仪。

    安国公夫人此举无疑往季崇易脸上抽了一耳光,令他难堪又无奈,可他最终不得不默默忍了。

    季崇易心中清楚,巧娘虽然有着贵女们没有的纯善,于规矩礼仪上确实不能与那些自幼受到严格教导的大家闺秀比。既然这样,那便好好学吧,等巧娘学好了规矩,至少长辈们就不能在这方面挑剔了。

    不知不觉中,季崇易对府中人对待巧娘的态度甚至比巧娘本人还敏感,听了巧娘的请求自然只能亲自出马了。

    巧娘身边的丫鬟婆子信不过,他总不能让他的小厮给妻子抓这种药。

    季崇易提着抓好的药才走下台阶,一辆马车就在不远处匆匆停下来。

    赶车的车夫是个格外精神的年轻人,马车一停下就利落跳下来,掀起车帘弯腰从车厢里抱出一个人来。

    季崇易下意识停下来。

    看热闹本就是人们的天性,而年轻车夫抱着的那个人因为脸正好对着他的方向,令他不由睁大了眼。

    他认识这个人。

    这不就是东平伯府的二公子,也就是先前与他定亲的那位姜四姑娘的亲哥哥。

    两家退亲后,他有一次被这位姜二公子堵在小巷子里大骂一顿,说他是个有眼无珠的混蛋。

    更难听的话还有,季崇易却不愿意再回忆。

    选择与巧娘在一起后,他听过太多责骂了,现在他依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但这不代表被人骂着会心情舒爽。

    总之,季崇易对险些成为他大舅子的姜湛印象深刻。

    很快紧紧跟在姜湛身边的一道纤细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少女白衫红裙,哪怕行色匆匆依然无法掩饰她的光彩,就好像漫山遍野的青翠中一抹娇红,蓦然间就会撞到人的眼里、心里去。

    季崇易又是一愣。

    这少女他同样见过的。

    几乎没有思索,季崇易就想了起来。

    那是他大婚当日迎亲的时候,于人山人海中不经意往路边一瞥,正见到停在路边的青帷马车窗帘子被掀起一角,露出少女皑如冰雪的盛世容颜。

    当时他在心中感慨少女的美貌,却明白这样的相遇如风中浮萍,以后不会有再见的机会。

    季崇易没想到仅仅一眼就把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想了起来,这大概就是生得好的人旁人羡慕不来的优势了。

    “姜姑娘,您不要急,姜公子应该是虚脱了,多休息就没事的。”龙旦安慰道。

    “嗯。”姜似只淡淡应了一声,很快三人就进了和气堂。

    季崇易彻底愣住了。

    刚刚那个年轻车夫似乎喊少女姜姑娘,这么说,她就是——

    这个突然的发现让季崇易心情格外复杂,脑海中那个完全模糊的与他退过亲的女子的形象陡然鲜明起来。

    原来她就是姜四姑娘,原来她就是险些成为他妻子的人……

    察觉自己的晃神,季崇易猛然摇了摇头,面色有些难看。

    他在恼火自己的片刻失神。

    不过是一副好皮囊,说到底是老天赏赐的。他与巧娘才是两情相悦,巧娘的好也是别的女子比不上的。

    无论如何他都不后悔。

    季崇易挥去了突兀闯入脑海中的那道倩影,匆匆赶回安国公府。

    巧娘颇有些坐立不安,一见季崇易回来立刻起身相迎。

    身旁婆子重重咳嗽一声,巧娘立刻止住脚步,回忆着婆子教导的走路姿势小心翼翼迈着碎步迎上去。

    季崇易脑海中突然闪过少女哪怕步履匆匆依然风雅的身姿,再看巧娘笨拙挪动着步子,眉不自觉就敛了起来。

    说起来,他的姐妹们也是那样的,而巧娘与她们完全不一样。

    季崇易没来由就有些憋闷,对巧娘道:“好好走路,看你这样当心被裙子绊倒。”

    “可是——”巧娘不由看了婆子一眼,神情怯怯。

    她要是忘了这些,回头婆子又要数落她。

    季崇易更加气闷,扭头对一侧的丫鬟婆子道:“你们都出去!”

    丫鬟婆子很快退下,巧娘这才松了口气,眉眼弯弯笑道:“买回来了?”

    季崇易深深看着她,叹了口气:“这样不就很好。”

    巧娘笑意隐去,低声道:“可我要是学不好,出门会被人笑话的。”

    自从嫁进安国公府,她还没参加过一次宴会,因为安国公夫人不许,说她规矩学不好见客会丢人。

    巧娘当然也是有自尊心的。

    季崇易突然有些索然,叹道:“那你好好学吧,早点学好。这药你让丫鬟煎了,记得按时吃。”

    不学也行,学好也成,至少不要像现在这般不伦不类。

    “阿易,你去哪儿?”见季崇易要离去,巧娘一愣。

    季崇易扯出个笑容:“我去书房看会儿书。”

    看着季崇易离开的背影,巧娘怔怔吐出一个字:“呃。”

    而这一声应,对方显然没有听到,回答她的只有珠帘的晃动声。

    顺天府衙。

    甄世成看着衙役带回来的一大串人,颇有种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他总算知道以往那些同僚为什么干不长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