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狂弃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101章 不识真龙(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苏园。

    上上下下齐聚一堂。

    以往过年时才会这样。

    沈月华这位主母再怎么随和、平易近人,苏家也是这世间首屈一指的强大存在,尊卑有别。

    下人、护卫绝不会因沈月华平时厚待他们而忘了本分。

    第三重院落正堂,摆了六桌酒席,几十人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不断,不过下人和护卫没待太久,差不多一个钟头,就都离开了。

    苏昊、林九、方浩志、刘东阳、李发光、阿瑞雅、柳茜陪着沈月华。

    “昨天,李玟去北美看小旭去了,没能第一时间见到你。”沈月华笑着提及李玟以及孙子苏旭。

    “这两年,李玟和小旭都还好吧?”

    苏昊问母亲。

    对于李玟,苏昊谈不上多爱。

    毕竟两人阴差阳错发生关系,并非因为爱结合,但李玟多年来独自抚养孩子,含辛茹苦,苏昊自认亏欠李玟。

    这也是苏昊接纳李玟的原因。

    “都挺好,明年小旭和若曦就毕业了,俩孩子计划毕业后结婚。”沈月华说起孙子未来孙媳妇,很欣慰。

    “苏兄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而两三年以后,或许得当祖父喽。”林九这话逗乐众人。

    苏昊笑着瞧林九,道:“你不跟我一样吗?你儿子比小旭还大几岁,搞不好,先当祖父的是你。”

    沈月华道:“羿辰陪女友回金陵老家,两人谈对象八年,从大学谈到现在,确实该结婚了。”

    “大概是你这当爹的迟迟不回来,耽误了羿辰。”

    方浩志调侃林九。

    林九自责叹气。

    “叹什么气,现在咱们不是回来了吗,接下来时间多得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李发光嚷嚷。

    在座的人,大多认同李发光这话,或点头,或附和。

    苏昊笑而不语,星海混沌边缘最深处的结界破口,是他无法忽略的隐患,若不彻底消除隐患,他心难安。

    “阿姨……羿辰的女友……怎么样?”

    林九尴尬问沈月华,身为父亲,与儿子恋爱八年的女孩什么情况,他一无所知,能不尴尬?

    “羿辰那孩子帅气,气质好,从小就讨女孩子喜欢,能入他眼,跟他谈八年恋爱的女孩,当然很优秀,样貌无可挑剔,性格好,人很善良,家世也还行,在金陵政商两界颇有影响力。”

    沈月华派人暗中调查过林羿辰女友。

    “哦……”

    林九听了沈月华这番话,心里踏实了,道:“这些年羿辰那孩子让您费心了。”

    “羿辰从小到大,都是不需要让别人操心的好孩子,为人谦和,有君子之风,处事低调,他的朋友同学,包括他女友,都不知道他身世特殊,血脉高贵,都以为他是普通单亲家庭出来的孩子。”

    沈月华真心夸赞林羿辰。

    “阿姨谬赞,国已亡,何谈血脉高贵。”林九自谦。

    “来,咱们不能光聊,喝酒!”

    苏昊笑着举杯,转移话题,不想林九追忆国破家亡的惨剧。

    众人举杯。

    千里之外。

    六朝古都金陵。

    金陵四大家族之一聂家,也在举行家宴,只是家宴的气氛并不轻松。

    别墅餐厅中。

    聂家长辈小辈,分两桌坐。

    林羿辰和女友聂佳自然跟小辈坐一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羿辰在女友暗示下,起身去长辈那桌敬酒,然而聂家长辈统统无视林羿辰。

    “佳佳,以后别什么人都往家里领。”

    聂家老爷子发话,等于为聂佳林羿辰谈婚论嫁这事定了调。

    “爷爷……”

    聂佳起身,泪眼巴巴瞧着爷爷聂峥嵘。

    “佳佳,你爷爷是为你好。”聂佳母亲赵露也表明态度,以前她和丈夫以及聂家其他人并不讨厌林羿辰。

    虽然林羿辰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且这孩子父亲常年在外,不知在干什么,但林羿辰本人很优秀。

    北清大学经济学院经济管理系高材生,年纪轻轻已在昊泽资本崭露头角,拿着百万年薪,称得上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这便是老爷子这些年不反对两人谈恋爱的原因,聂家有庞大的家族产业,需要合格的管理者。

    偏偏聂家小辈大多不成器,只会吃喝玩乐。

    老爷子有心让林羿辰倒插门,以后为聂家独当一面。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江东行省总督有意与聂家结亲,而且江东行省总督的独子只看上聂佳。

    与总督家联姻,自然是聂家首选。

    棒打鸳鸯,势在必行。

    被聂家一众长辈晾在一旁的林羿辰却未恼羞成怒或怀恨在心,返回女友身边,轻轻拽了拽女友。

    林羿辰这是在劝聂佳别激动。

    “羿辰……”

    聂佳觉得男友跟着她受了委屈,过意不去。

    林羿辰微笑摇头,完全没把聂家长辈的恶劣态度放在心上,他出生于异域皇族,后来国破家亡沦落到这世间。

    他所经历的人生巨变,常人难以想象,正因如此,他被磨砺出远超常人的心性,哪会被三言两语扰乱心境。

    “二妹,爷爷是为你好,咱们聂家在金陵乃至在整个江东,处于什么层面,你很清楚,随随便便嫁给阿猫阿狗,无疑是给咱们聂家丢人。”

    说这话的年轻女子是聂佳大伯的女儿聂丽。

    聂佳打小漂亮乖巧又学习好,而聂丽不爱学习还有些叛逆,初中就开始抽烟泡吧搞对象,高中时堕胎。

    姐妹俩对比鲜明。

    这些年,聂佳自然被全家人夸赞,聂丽则毫无疑问是聂家长辈口中的反面例子,常常挨骂。

    久而久之,聂丽认为她挨骂、挨批,全是聂佳害的,处处针对聂佳。

    “姐,抛开家世,这世上多少人能比羿辰优秀,如果羿辰是阿猫阿狗,那姐夫是什么?”聂佳这话令聂丽哑口无言。

    聂丽丈夫虽是金陵有名的富二代,但私生活糜烂,外面养着很多女人,近两年又染上赌瘾,输掉至少一个亿。

    “你……”

    聂丽怒而起身抡巴掌要扇聂佳。

    “够了!”

    聂峥嵘拍桌子站起来。

    聂丽、聂佳见老爷子气得脸色发青,都不敢再动。

    “你,给我滚出去,永远别再来,金陵聂家的门,你这种寒门子弟,没资格入!”聂峥嵘吼林羿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