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商路局中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892章 无价值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邹中海与毕元德之间,以往的那种平衡突然被打破,这期间是什么事让邹中海压制住了毕元德,鲁临平无从知晓,但很显然在两人的明争暗斗中,目前邹中海是攻方,而毕元德处于守势。

    既然目前邹中海能压制住毕元德,那么造纸厂的事对毕元德来说就不是大事,因为邹中海还没笨到消灭他而为自己再树立一个敌人的程度。

    邹中海如果借造纸厂的事把毕元德一棍子打死,让他丢官罢职,那么新的继任者会怎么样?会任由他随意拿捏吗?这一切都是未知,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留下毕元德,让他苟延残喘的待在位置上。

    鲁临平猜测出了邹中海的想法,那么张黛想借造纸厂的事灭了毕元德,她好顺位而上的想法自然就与邹中海的盘算背道而驰了。

    鲁临平想的头疼,最后决定不再多想,毕竟官场离他相对遥远,只要他时刻保持着警醒,不轻易涉猎进去,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鲁临平认定了邹中海是一个好官,虽然善用权谋之术,甚至金屋有藏娇,但他在其位,确实为临水的百姓谋了福祉,让人民受益颇多,所以鲁临平愿意真心跟随他;而毕元德则很不一样,这个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曾经与韦金光、罗宾佟和向元明联手对付自己,鲁临平对他是没有丝毫好感的!

    经协那边按部就班,“电商集团”有孙雯在坐镇,鲁临平抽这个时间去“钱宝大酒店”转了一圈,同时视察了“钱宝小镇”的进展情况,春节过后,建筑队已经正式入驻工地,开始做着前期的准备工作,同时还有一些没拿下来的地皮,也在紧锣密鼓的洽谈和敲定。

    向秋燕在“钱宝大酒店”弄了个包房,付了半年的房钱,时常会住在这里,因为她泡工地的时间很长,有时太晚了,吃住都在酒店,这毕竟是她接手“华夏建设集团”之后的第一个大项目,成功了一举成名,失败了自然会一败涂地,由不得她不谨慎小心。

    鲁临平很理解向秋燕的处境,她曾经为了能够多分得向家的家产,毅然决然的加入到大伯家的阵营,放弃她自己的亲生父亲,这需要什么样的魄力?还有前段时间与鲁临平的婚事,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无外乎想借助鲁临平提升自己的地位,要说她心中有多么爱鲁临平,这还真是难说的很!

    “向家大小姐每天泡在工地,这与你的身份不符呀!”鲁临平来到工地时,向秋燕正一个人站在工程指挥部,她脚蹬齐膝长皮靴,踩在面前的茶几上,俯身弯腰瞅着茶几上的图纸,而鲁临平进门便看到她俯身弯腰时撅起的屁股,和牛仔裤上沿露出的一截葱藕般的肌肤。

    向秋燕看得太出神,并没意识到有人进门,直到听到鲁临平的声音,才起身回头,脸上立马像开了花一样,说道:“你怎么来了?”

    鲁临平笑着掏出一支烟点上,走到前面的沙发上坐下,说道:“我毕竟是出资方,得监督着看看你们把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有杜总每天的监管和孙副董三天两头的监察,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向秋燕的话感觉很无奈,她是真的很无奈,她甚至一度很怀疑鲁临平用的什么招数,让几个围着他转的女人死心塌地,把钱攥的紧紧的,任何人都钻不了空子。

    鲁临平看了一眼跟进门的杜月娘,笑了笑,确实,依着他和杜月娘的关系,那可不是死心塌地咋滴,即便是孙雯,对他也是忠心耿耿,丝毫用不着鲁临平去操心。

    “你们‘华夏建设集团’和‘华夏地产’的钱,我一分也不会少了你们的,这点你总是放心的吧?”鲁临平对她说道,向秋燕也是和他开玩笑,两人接着一起看铺在茶几上的地图,曲曲弯弯的详细阐述了“钱宝小镇”的具体规划,尤其是临水河的引进路线,需要综合考量的地方很多。

    鲁临平直到孙雯会具体把关,他自己也就懒得多过问,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的临水的角色,似乎变得可有可无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鲁中华邀他进京的画面,鲁中华始终没逼他,鲁临平也就一直没与他主动表态,但此刻他突然想到,或许此刻进京才是他最好的选择,至于临水的一切,离开他似乎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却并不能帮他拿定主意。

    当晚鲁临平就住在了“钱宝大酒店”,向秋燕也住在了这里,她定的是一套高档公寓式客房,房费里面包括了一日三餐。

    鲁临平当晚搂着杜月娘睡的,两人有点“久别胜新婚”的意思,折腾到很晚,杜月娘似乎有些伤感,毕竟她年龄要比鲁临平大许多,而这么高不成低不就的,也总不是办法。

    两人累到不能动的时候,天已经微微明了,鲁临平酣睡时,杜月娘却不得不起床去打理生意,而向秋燕也再次早早的赶去工地,按理说她没必要这么卖力,可这次对她真的是很重要,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和大意。

    杜月娘几次进鲁临平的房间,都见他酣睡,最后不得不叫醒了他,鲁临平惺忪的双眼看到杜月娘模模糊糊的脸,说道:“什么事?”

    “造纸厂的郑厂长和祁副厂长一大早就来找你了,现在还在大厅等着呐!”杜月娘说道。

    鲁临平一下子坐起来,揉搓着双眼,渐渐看清了杜月娘的脸庞,说道:“不会说我不在!”

    “可……,你的车就在门口!”杜月娘有些惊慌,她不知道鲁临平不想见这二人,而鲁临平确实不想见他们,他们此来必定是为了当天与毕元德冲突的事,而鲁临平恰恰不想掺和进去,但今天不见他们肯定是不行的,不得不起床洗漱,收拾一番然后来到大厅。

    “鲁董,现在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呀,我们两个一等就是一上午!”祁珍语气有些不满,继续说道:“当初‘冠华集团’拿下造纸厂新厂兴建项目的时候,我们可没怎么难为鲁董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