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家丑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一章 成了孩子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魏家村,一处气派的宅子里,夏曦正蹲在屋门前,手里拿着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枝,教身旁的男孩写字。

    “琪儿,你看,这念“琪”,是你的名字。”

    琪儿小手里也同样拿着一根树枝,按照妇人教授的,一笔一画的写着,写完,扬起小脸,对着妇人一笑,“娘,琪儿会了,琪儿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寒冬的天气,即使有微微的暖阳,琪儿的小脸和鼻尖也是冻的通红,但他脸上洋溢的笑容,却仿佛融化了这寒冷的天气,让天地间一瞬间也暖和起来。

    夏曦伸出左手,掌心怜惜的贴在琪儿左边的脸颊上,用自己掌心的温度温暖琪儿的小脸,然后又换到右边,“琪儿冻坏了吧?你再写几遍,咱们就回屋去。”

    “嗯!”

    琪儿重重的点头,低下头认真的写起来。

    夏曦看着,神色温柔。

    “夏氏,你这个不要脸的!”

    一声高昂而又尖利的叫骂声声,从一墙之隔的宅院传过来。

    琪儿吓的一哆嗦,手里的木棍掉落再地上,回头,满脸的惊恐,“娘,奶奶来了,您快躲到屋子里去!”

    夏曦也是变了脸色,还没来及的起身,一道身影从两座院子相连的月亮门走过来,没几个大步便走到了母子两人面前,居高临下指着她大骂,“夏氏,你个不要脸的,今天都什么日子了,你娘家人还没有送钱来?”

    “婆婆……”

    夏曦虽不像琪儿那般惊恐,身子却也微微颤抖着,慌忙站起身来以后,急切的说,“我爹娘出门了,这个月的三两银子会迟些送过来。”

    妇人不干了,指着她的鼻子骂,“再迟这个月就要过完了,我告诉你,你马上就让人给你娘家人捎信,再不把银子送来,你和这个贱种等着喝西北风吧。”

    夏曦把孩子揽在怀里,两只手紧紧的捂住他的耳朵,不想让孩子听到妇人的话,祈求,“我爹娘自从答应每个月补贴咱们三两银子,五年了,一直没有间断过,这次是真的有事,才耽搁了,婆婆再耐心的等几天,他们一定会让人送来的。”

    “我听你放屁!”

    妇人的唾沫星子喷在了夏曦的脸上,上手推搡他们母子俩,“赶紧跟我滚出去找人捎信,明日再见不到银子,你们两人谁也别想有饭吃。”

    夏曦身体被推的不稳,朝后倒去,摔倒在地上,后脑勺“咚”的一下磕在了门槛上,连带着琪儿也跌爬在了她的身上。

    “你这个丧门星,下贱的东西,要不是看在你娘家每个月给银子的份上,我的义儿会娶了你,你还敢再这里给我推三阻四?”

    妇人唾沫横飞,骂了一会儿,却不见夏曦起来,气急,上脚就踹,“还敢给我装死,赶快滚起来!”

    “不准打我娘!”

    琪儿小小的身体压在夏曦身上,紧紧的护住她。

    妇人更加生气了,连手带脚一块上,先是狠狠几脚踹在琪儿身上,看他不动,又上手拧,“敢跟我横,反了你了。”

    琪儿护在夏曦身上,一声不吭。

    夏曦也没有什么反应。

    妇人感觉不对劲,以往她要是打这个贱种,夏曦早就不干了,会拼了命的护住,今天怎么一声不吭的,松了手,用脚踢了踢夏曦的腿,“别给我装死,赶快起来。”

    夏曦一动不动,眼睛紧紧的闭着。

    妇人顿了顿,又用力踢了她一脚,提高了声音,“夏氏,你给我滚起来!”

    夏曦还是不动。

    妇人脑中浮现不好的念头,哆哆嗦嗦的伸出手,弯腰,探在她的鼻息下,好一会儿才探到一丝微弱的气息,吓的脸色变了几变,这夏氏虽然不堪,可是她们家里的摇钱树,千万不要死了。

    稳定下心神,妇人指着琪儿,语气凶狠,“把你这该死的娘弄进屋里去,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否则你们娘俩以后别想有饭吃。”

    说完,妇人看也不看夏曦,慌慌张张的回了自己院子。

    琪儿忍着痛,蹲在夏曦身边,摇晃她的身体,“娘,您醒醒,娘,您醒醒。”

    夏曦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琪儿弯下腰,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把夏曦扶起来,无奈他人太小了,根本没有力气,扶不起来,急得额头上都冒汗了。

    把夏曦的头轻轻的刚放下,回屋拿了一床被子,铺在夏曦旁边,然后费力的把她翻到了上面,这才看到夏曦后脑勺肿的起了一个大疙瘩,眼睛立刻红了,伸手想摸,又不敢动,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一边哭,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拽被子,把夏曦慢慢的拽进门内,琪儿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深喘了几口大气后,赶紧爬起来又跑去屋中,拿了一床被子放在身边,小心的把她翻到上面,把刚才的被子给她盖上,然后小跑着去外面,拿了院中仅剩的小半捆干柴进来,动作熟练的点燃,升起火堆,在火堆上又支好一个木架子,把一个盛了些水的破了口的罐子挂在上面。

    做完这一切,琪儿回到夏曦身边守着,直到干柴快要全部烧完了,夏曦还没有醒来。

    琪儿吓坏了,再次摇晃着夏曦,声音里的哭意更重,“娘,您醒醒,娘,您醒醒……”

    夏曦依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看看夏曦,再看看快要燃尽的火堆,琪儿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快步的走出去,拿起墙角一截草绳,小跑着穿过月亮门,跑去外面捡柴。

    ……

    夏曦是被冻醒的。

    睁开眼,看到青瓦的屋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闭了闭眼,临死前的一幕清晰的出现在了眼前,她确定,自己是真的死了,可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那么真实,真实的就像是自己还活着一样。

    难道……?

    夏曦猛然睁开眼,腾下坐起来。

    后脑勺一阵剧痛传来,疼的她不由自主的“咝”了一声,眼前一黑,身体发软,又跌躺回了床上。眩晕袭来,再次闭上眼,缓了好一会儿后才又重新睁开。偏头,刚要打量屋中情形……

    唰、唰、唰……

    门外有异样的声音传来。

    夏曦立刻绷紧了身体,周身充满了肃杀之气。

    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背对着她,正在吃力的往屋内拖拽一捆干柴,丝毫没有察觉夏曦已经醒了。

    卸去肃杀之气,夏曦皱了皱眉,“你……”

    一个字出,就被自己的破锣嗓子吓了一跳。

    琪儿猛然顿住动作,不可置信的快速回头,看她醒了,眼中迸出惊喜的光,速扔掉手里的绳子,疾步朝她跑来,“娘,您醒了?”

    嗡……

    夏曦脑中一声响。

    娘?谁?她?

    ------题外话------

    路开新文了,这次多了一个萌宝,照例吆喝一声,喜欢的亲们点个收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