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狂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1|给钱我认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绝境王者!绝境王者!东区冠军!”

    “冰雪女神!冰雪女神!制霸天下!”

    “暴风女王!暴风女王!王者风范!”

    ……

    疯狂的呼喊声,简直要把天都震下来。

    看台上的观众们兴奋得就像人间不值得,争着要投胎。

    一个个扯着嗓子,就差把脑门子点燃了当荧光棒了。

    场馆的全息投影屏幕上出现了十二艘蹭亮的飞舰。

    瞬间,呼喊声增加了一倍,连裁判的通知广播都被完全淹没了。

    这就是2120年最受欢迎也是难度系数最高的竞技项目——飞舰竞赛。

    同样也是最烧钱的项目,相应的奖金也高得让人乍舌。

    一夜暴富真不是陷阱,只要你有能耐开舰艇。

    在后台,所有参赛选手们正在做准备。

    化妆的化妆,装X的装X。

    其实后台选手的情况,比赛官方并没有派人来录制,都是选手本身喜欢给自己拍拍小电影儿,放社交平台上炫耀。

    比如这位富二代叫韩笑的,正陪着自己新认识的朋友聊天儿,一副“少爷我富可敌国,冠军是我想买就能买”的得瑟样儿。

    “何欢,你等着看,这一次我砸了三百万升级了我那艘战舰的引擎系统!绝对能把其他飞舰甩到姥姥家!”

    可惜,三百万能升级系统,却升级不了韩笑的脑子。

    名叫“何欢”的是一个面容白净斯文的年轻男人,说话慢条斯理,身型修长,穿着白衬衫和休闲裤,比“不缺钱就缺脑子”的韩笑起码高了半个头。

    可怜的韩笑还总想去搂人家的肩膀,小脚尖儿都踮起来了,天生缺陷难自弃——够不着。

    何欢的表情始终淡淡的,嘴角勾着一丝浅笑。

    韩笑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了,这天仙一样的人,自己砸钱砸了老久,别说干点什么了,连小手都没拉上,憋屈得要死啊。

    左憋屈,右憋屈,韩笑也没向何欢发过一次脾气。

    因为韩笑发现了,何欢对钱根本就不在乎,光是何欢自己手腕上的那块表,就价值不菲,说明自家条件就很好。

    这样的人,想走就走,你是留不住的。

    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韩笑就是忍不住倒贴。

    “钱砸得多就有用么?”何欢不紧不慢地开口了,“系统再升级也就那么回事儿了。还是操控飞舰的驾驶员更重要。”

    韩笑一听,立刻狗腿地竖起大拇指:“何欢,你果然懂得很啊!你放心,这一回比赛,我亲自担任舵手,操控方向,剩下的火力输出、防御位、还有修复师都是高手。”

    蹲在不远处的年轻人扯着嘴角,嗤笑了一下。

    就是因为你韩大少爷亲自上场,那才危险啊。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嘛。

    跟大少爷韩笑一起打比赛的基本都是富二代,一个二个穿的不是当季流行新款,就是富贵的皮草。

    等到进了驾驶舱,一个小时比赛下来,全都能给捂出一身痱子来。

    啥叫富贵流油?到时候看他们就晓得了。

    “防御位还有修复师都好说。但是舵手和火控的系统是连接在一起的。这两个位置的操作员,匹配度至少得有百分之八十。”

    舵手,就是方向控制,负责开飞舰。

    火控,就是火力输出,包括轰炸和点射狙击。

    这两个位置的驾驶员如果没有匹配度,就无法进行有效的攻击和反击。

    打个比方,舵手让飞舰向左避让,而火控位还是原来的方向,飞艇的右侧就会被打成筛子。

    比赛中顶多就是被淘汰,若是实战……整艘飞舰都完蛋。

    何欢的目光落在那个蹲着玩手机的年轻人身上,他是韩大少爷请来的外援,在东区小有名气,据说许多烧钱的富二代会请他来操作火控这个位置。

    韩笑抬了抬下巴:“喂,贺行!听见何欢的话了么!你可是火控位的,可别拖我们的后腿!”

    “放心——您就是要飞去火星,我也一路繁花相送。”

    名叫贺行的年轻人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呸!你才去火星呢!你们全家都去火星!”

    火星是什么鬼地方?那是地球人能去的吗?

    韩笑心想,要不是听说这个贺行本事很大,他才不想忍他,早叫人把这拽得二五八万的小子给揍一顿了。

    贺行的年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留着黑色的短发,眼睛很大,有着倔强倨傲的轮廓,但眼底还带着没有完全褪去的少年感。

    他身上穿的和那几个砸钱的富二代明显不一样,已经起了毛边的白色T恤外面,套了一件廉价的卡其色外套,灰灰的,看起来有点儿脏。

    “那个……何欢,你别理贺行。他是来自下城区的,没见过世面……”韩笑凑到何欢身边说。

    下城区,俗称“贫民窟”。

    贺行穿着马裤,虽然蹲着,也能看出来两条腿又直又长。

    一低头,外套下面露出了一小截腰身。

    只需一瞥,何欢就看出来贺行只是看着瘦,但肌肉占比高,体脂率趋于最佳状态。

    这不是一般人能通过健身拥有的身体。

    他恐怕接受过专门的训练。

    说不定这小子还真有能耐开着飞舰去火星。

    何欢眼底涌起一丝探究。

    “各位选手请入场,按照顺序进入各自的飞艇驾驶位。”

    甜美的广播声响起,韩笑立刻不跟贺行计较了,伺候着何欢同他一起上了飞舰。

    “何欢对不起啊,我是很想你坐我身边的,但是……”韩笑很抱歉地回头,看着坐在最后面位置的何欢,那是替补席。

    “没关系,这里很舒适。”何欢微笑着点了点头。

    韩大少爷又开始心花怒放了。看啊看啊,就是这样淡泊恬静的样子,他的何欢不仅有涵养,脾气也好,跟外面那些金钱眼开的妖精们就是不一样!

    这时候,贺行跨进了舱内,他已经把外套脱了,就连T恤的袖子也卷到了肩膀上,劲瘦的腰身隐约可见,和衣冠楚楚的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

    “让一让啊!让一让——”

    贺行钻了进来,路过何欢的时候,何欢闻到了被太阳暴晒后清爽味道,视线撞上贺行的手臂,紧实流畅有张力。

    “看什么看?”贺行感觉到了何欢的视线,下意识反问。

    “抱歉。就是觉得你看起来挺瘦,没想到手臂上竟然有肌肉。”何欢回答。

    坐在前面的韩笑不爽了,何欢多么优雅的人啊,为什么要去欣赏贺行那个土包子!

    贺行其实也不想惹自己的金主,实在是看着韩笑这么个大男人跪舔另外一个小白脸,太他么有失男人尊严。

    更别提这个小白脸叫什么不好,叫“何欢”?

    名字就不正经。

    韩笑总想“欢欢”、“欢欢”的叫,这明明是属于甜甜小姑娘的名字吧?你叫一个大男人“欢欢”,就不觉得心酸?

    每次贺行一看到那个何欢似笑非笑的样子,就想起八点档电视剧里的斯文败类了。

    那种买凶埋人还不给钱的反派。

    “欢欢,你别理他。他那肌肉还不是搬砖搬出来的?”

    韩笑的话刚落下,舱内其他两个富二代跟着笑出声来。

    这一次,韩笑还特地为了提升亲密度,叫他“欢欢”。

    贺行一听这两个叠音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不然,我这个搬砖的坐替补席,让这位‘欢欢’坐韩大少爷身边去?”

    韩笑被梗住了,冷着脸说:“你别给我搞事,还想不想要钱了?”

    “对,您给钱,您是爸爸。您让我坐欢欢的腿上,我也坐。”

    贺行继续往前走,坐在了火控位上。

    “叫我何欢就可以了。”何欢开口说。

    “听见没?贺行,‘欢欢’不是你能叫的。”韩笑很得意地说。

    贺行心想,不叫就不叫,叫了小爷我还有心理阴影呢。

    “韩大少,您误会了,我是说您叫我‘何欢’就可以了。”何欢的声音不大,但很有存在感。

    韩笑哽住了。

    贺行扯起了嘴角,在心中落井下石,但暗地里的快乐不到三秒。

    “但是贺行,你可以叫。”

    贺行哽了一下,立刻回答:“小爷不想叫!”

    何欢微笑着说:“你叫我‘欢欢’的时候,很好听。”

    “……”

    啧,大兄弟,你可别是火星人来月经,有神经病吧?

    不知道为啥,贺行有一种被对方坑了的感觉。

    果然,无脑金主韩大少爷不开心了:“癞□□是吃不着天鹅肉的!何欢不是乱七八糟的人可以肖想的!”

    “抱歉抱歉,我没文化,容易说错话。”贺行不是很有诚意地道歉。

    “是真的给钱就可以么?”坐在最后面的何欢忽然开口了。

    “哈?什么?”贺行没反应过来。

    韩笑也回头了,那殷勤的小表情:“欢欢,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何欢笑了一下,有着冰清玉洁的表象,但贺行却看到了一丝邪性。

    “贺行刚才说,只要给钱,他坐我腿上都可以。”何欢回答。

    贺行顿时五雷轰顶。

    他想,这大概就是嘴欠的代价。

    “所以,多少钱,你会过来坐?”何欢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