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狂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60|魂虫入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方舟空间站和我们失去联系了。”何欢看向贺行。

    “不可能吧?一整个方舟空间站?是不是卫星出现问题了?”贺行的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言喻风看向遥远无边的宇宙,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何欢二话不说, 将油门踩到了底,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要塞。

    虽然目前来说, 联系不上空间站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卫星出了问题。毕竟空间站有一整个编队的舰队在驻守, 如果战事从火卫一延伸到了空间站要塞, 在信号全部屏蔽的情况下, 不可能一艘战舰都没能赶来预警。

    不怕一万, 只怕万一。

    何欢立刻联系了江云扬, “云扬,现在你们民用基地有多少人在?”

    “加上我、前来体验项目的土豪还有相关工作人员, 大概千人。怎么了?”江云扬听出来何欢语气里的紧张感。

    “现在组织撤离的话,一艘运输机能够全部带走吗?”

    “应该可以。但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江云扬问。

    “以我这么多年的直觉, 月球很快就会不安全了。”何欢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正全速赶回月球要塞。”

    那艘超重的运输机到底有什么问题还不知道。

    为什么空间站的通信中断了也不知道。

    何欢也无法向江云扬透露军事上的机密,只能提醒他随时做好全员撤离的准备。

    虽然说月球上的旅游项目对于江云扬来说是极大的投入,但是从准备这个项目的时候开始,江云扬就做好了有朝一日月球突发战事一切毁于一旦的准备。

    “我明白了。我会通知所有人做‘撤离演习’。”

    听到江云扬这么说, 何欢也就放心了, 一门心思冲回要塞。

    民用基地响起了警报声,现场的工作人员虽然接受过撤离演习许多遍了,但还是第一次在毫无通知的情况下听到警报。

    整个候机大厅回荡着的声音让人心跳加速。

    “这是什么……三长两短,紧急撤离警报?”

    “是演习吗?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

    比起工作人员,联邦舰队在民用基地的守备人员们反应更为迅速, 已经开始维持现场秩序了。

    已经登上空间运输机的叶阳眼皮子跳了一下,紧接着又有许多旅客在工作人员的疏导下登机,场面有点乱,大家都在相互讨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几位在登机口的富豪立刻将江云扬给围住了。

    “江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忽然响起了警报?”

    “我看见好多不是今天离开月球的旅客,都被送过来了!”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嘛?”

    江云扬微笑着抬起手,示意大家不要太紧张。

    “这是演习,也是联邦舰队对这个基地的测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我们整个民用基地能否响应舰队的要求,在最快的速度内撤离。现在开始就是在计算撤离时间。”

    几位富豪一听,表情轻松了不少。

    “所以是撤离测试?”

    “对,是撤离测试。”江云扬微笑着说。

    被晾在一旁的苏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要撤离吗?还是做做样子就好?”苏玥四下看了看,才发现外公已经不在身边了,其他的警卫员也离开了,竟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有好几个旅客拖着行李箱,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迅速赶到了登机口。

    现场紧张而混乱。

    一个旅客摔倒,行李箱的声音让苏玥醒过神来。

    他转过身,朝着自己的房间奔跑而去。

    “先生!先生您要干什么!现在必须紧急撤离!您必须要登机!”工作人员想要拦住他。

    “我的行李!我的行李还在房间里!”

    忽然,一只手臂拦在了苏玥的面前,苏玥一抬头,眼前站着江云扬。

    “学校里也应该有紧急撤离的演习吧?没有人告诉你紧急撤离的时候,什么也不要带吗?”江云扬的声音很冷。

    “这不是演习,是真的对吗?”苏玥激动了起来,他看着江云扬的眼睛问。

    “这是演习。”江云扬的声音很平静,“如果我们不能在联邦舰队要求的时间内做到全员撤离,那么这个民用基地就不会被批准使用。”

    说完,江云扬一把将苏玥扛上了肩膀,快速走进了登机口。

    “放我下来!我的行李怎么办?”

    “等到演习结束,会有专人帮你收拾好打包送回地球。”江云扬冷声道。

    十几分钟之后,候机大厅里一片空旷,警报声也停了下来,只剩下茶桌上的茶水还在冒着热气,地上有几个摔落的行李箱。

    运输机启程离开了月球,朝着地球而去。

    身为董事长的江云扬握紧了拳头,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月球,轻声道:“愿你们平安归来。”

    何欢的月球装甲车速度接近极限,他们的车轮偶尔碾过石块,剧烈摇晃了一下,后排的言喻风脑袋差点撞到车顶上。

    “你通知江云扬把民用基地的人都撤离,会不会太过了一点?力盾集团的股票会大跌。”

    “那也好过万一发生什么,他们走都走不了。”何欢回答。

    贺行看向方舟空间站要塞的方向,那里一片漆黑,他忽然联想到了自己的操作员评估测试,只是万一有远方来的敌人,他们能否做到把敌人困在月球附近呢?

    月球是距离地球最近的要塞,无论是火卫一还是空间站都有一种脱离人类视线的不企及感,充满了变数。但是月球不一样,那是人类用眼睛就能看到的地方。

    如果月球要塞发生什么事,整个地球都将会陷入恐慌。

    他们回到了要塞,一行三人快步走在通道里。

    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等待着他们,何欢一边走一边问:“现在那艘运输机的情况怎么样?到底为什么会超重?”

    “是魂虫!自从上一次‘火星刺客’潜入,我们就升级了生物扫描装置。在那艘运输机的机舱内,发现了大量魂虫的卵!”

    何欢眯起了眼睛,冷声问:“中将知道这件事了吗?”

    “他已经知道了,要求运输机上的机组人员进入隔离间,对整艘运输机进行极冻处理。”

    跟在何欢身后的言喻风眉头皱了起来:“最近,火星侵略者的骚操作很频繁啊。魂虫这种生物,就像地球上的水熊虫一样,哪怕在太空环境里,都能存活十天之久。但是魂虫却拥有大脑、超强的攻击能力和破坏性。”

    贺行摸了摸下巴,“如果说魂虫能在太空环境里存活,火星侵略者是不是利用这种生物破坏了我们的卫星装置,所以我们才会跟空间站要塞失联?”

    听到贺行这么一分析,所有人的背上都起了冷汗。

    破坏卫星通信,这明摆着就是火星来客要突围而出攻击地球的前兆。

    “贺行的分析没错……”一位工作人员看着通信器说,“洛天河中将已经发布命令,释放新的通信卫星,但是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会到达指定位置!”

    “可我敢打赌,火星上的那些侵略者们,可不会给我们一天的时间准备。”

    何欢忽然转过头来,一把抱住了贺行,抱的很紧很紧,就像是要把贺行锁进自己的骨血里。他的呼吸很沉,心跳就像倾颓的山峦。

    何欢经历过许多的生死一线,所以很多时候他的预感比所谓的卫星信息和情报都要准确。

    将会有大事发生。

    贺行抬起手,圈住了何欢的腰,轻声道:“哥,别怕。有我呢。”

    话音落下,何欢就重重地在贺行的唇上吻了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立刻转过身去,总觉得……这场面……嗯……非礼勿视。

    此时头顶的备战广播响起:“所有战舰操作员请尽快就位,所有部门请做好应战准备!何欢少校——何欢少校——请到控制中心来!”

    也就是说,洛天河要见何欢,而且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贺行,你和老言赶紧去领枪。是我的错,我总觉得紧急情况不会这么快发生……你们领好枪,就立刻去【狂澜-21】的接驳口跟我会和。”何欢看着贺行的眼睛说。

    “收到。战舰上见。”

    说完这句话,何欢和贺行还有言喻风快步飞奔到了两个方向。

    整个要塞都被调动了起来,一些正在休假的人也迅速回归岗位,忙碌而紧张的气氛在整个要塞中蔓延开来,连呼吸都得争分夺秒。

    贺行一边奔跑,一边接通了贺修文。

    “爸!爸你现在在哪里?”贺行问。

    “我本来在数据库里做研究,现在要求所有非战斗人员全部进入避难中心。”

    听到他这么说,贺行呼出一口气来。

    “是不是有战事要发生?我听说方舟空间站要塞和我们失联了。”

    “是的。”贺行回答。

    “如果方舟空间站跟我们失联……它可是太空里的中转枢纽,这说明我们跟火卫一也失联了。”

    “所以要重新发射卫星,预估一天之后就会重新联系上的。爸……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千万照顾好自己。”贺行赶到了装备库前,他停了下来,认真地叮嘱老爸。

    “你当我是什么人?高级研究员!真要有什么危险,我也是第一批被护送回地球的人。我可比你安全多了。”贺修文顿了顿,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数据库的工作吗?”

    “为什么?因为你数学好?”

    “因为数据库的研究……能够帮到我的儿子。我手无缚鸡之力,只有在这里我才觉得我能保护你……用我所擅长的东西。”贺修文说。

    这时候,言喻风已经领完了枪走了出来,除了枪还有隔热服和备用氧气面罩。

    贺行不得不和父亲告别:“爸,我去领点儿东西,你好好做你的研究,我也会保护你的。”

    说完,贺行就挂断了通信,进了装备库,迅速换上隔热服,把能量枪别在腰上,戴上氧气面罩,和言喻风一起赶往【狂澜-21】的接驳口。

    他们的舰队随时会被要求出发,前往探查方舟空间站的情况。

    甚至于最坏的可能性,就是前往火卫一。

    就在他们冲过通道的拐角,贺行忽然看到一团蓝色半透明的物体迎面而来,他过于优秀的动态视力几乎能看到那东西凶悍的眼睛以及锐利的獠牙——魂虫!

    贺行身上的汗毛都树了起来,不说二话侧身避开,顺带一把将自己身后的言喻风给摁到了一边。

    言喻风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贺行已经拔枪,但是魂虫的速度太快了,贺行来不及射击,它就已经蹿到了枪口侧面。

    肾上腺素瞬间狂飙,贺行忽然侧身,那只魂虫哐啷一下撞在了金属墙面上,贺行趁机一个肘击砸向魂虫。

    但是它溜走的速度太快,贺行的手肘只砸在了它的尾巴上。

    那种绵软的感觉,让人怀疑它真的是凶狠的能瞬间将然戳穿的生物吗。

    被击中尾巴的魂虫发出了尖锐的叫声,空气都跟着轻微震动。

    贺行和言喻风立刻拉开距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着它开枪。

    无数能量弹打在了墙面上,留下深深的痕迹,但是那该死的魂虫竟然没被击中,它被惹怒了之后,在墙面上一弹,冲向了贺行的面门!

    贺行的身后是墙壁,他退无可退,只听见“砰——”地一声,那只魂虫被能量弹击穿,蓝色的血液爆开,飚在了贺行的氧气面罩上。

    “卧槽——”贺行用袖子在氧气面罩上一擦,看到斜侧面的言喻风还保持着瞄准的姿势,他的手剧烈颤抖着,良久才呼出一口气来。

    “老言——你他么的神射手啊!”贺行惊叹道。

    “别废话!魂虫到底怎么进入基地的!那艘装了魂虫卵的运输机不是没让进入要塞吗?”言喻风冷声道。

    贺行他们离开了那个转角,才发现竟然有好几个要塞工作人员都倒在了地上,应该是被刚才的魂虫所袭击的。

    谁也不知道魂虫是不是只有刚才那一只,贺行抬起手握成了拳头,言喻风立刻理解了他的意思,举着枪为贺行护卫。

    贺行走到了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工作人员面前,他靠着墙低着头,胸口是一大滩血迹,贺行蹲在他的侧面,试探他的颈动脉,已经没有脉搏了。

    贺行摇了摇头,手伸到遗体的后背,确定那是个穿透性伤口,魂虫没有藏在他的尸体里,然后缓缓将他放倒。

    前方是一个侧躺着的女性工作人员,贺行眯起了眼睛,来到了她的身边,她的伤口在腹部,贺行的手摁压了下去,立刻就感觉到有什么在她的体内蠕动。

    “有情况!”

    贺行的话音刚落,有什么东西就从她的嘴里冲了出来,是一只魂虫!

    本能让贺行一把将那只魂虫给拍了下来,就在差一点将它摁在地上的时候,它转变方向溜走了,朝着言喻风蹿了过去。

    言喻风砰砰砰射击,但是那玩意儿竟然都避开了,它沿着墙壁一转,又袭向了贺行!

    贺行接连不断地开枪,这东西个头比之前那只小了不少,但也灵活不少,它竟然撞掉了贺行的枪!贺行一拳砸向了它,它直接改变方向,垂直撞了下去,这个角度言喻风没办法开枪,因为很有可能会误伤贺行,而且就算击中了魂虫,能量弹也可能穿透魂虫打中贺行!

    那一刻,贺行的脑海中一片苍白,一切只剩下了本能,他的身体一个下沉,然后一抓——竟然徒手抓住了那只魂虫!

    它张大了嘴,龇着牙,距离贺行的命根子就差不到一毫米。

    贺行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手指上,用力地掐了下去,手指嵌入了魂虫的身体,它发出了尖叫声,不断挣扎着,贺行的肌肉绷紧,手背上的血管都快要爆出来,终于将这只魂虫给掐死了。

    它的身体软了下去,贺行小心翼翼地松开了手,它跌在了地上。

    言喻风不说二话,上前“砰砰”补了两枪。

    “草——你看到没?你看到没!它刚才差点干掉我的命根子!”贺行整个人都是傻的,心脏乱跳,因为刚才的过度用力,手颤抖的厉害。

    言喻风冷声道:“看到了,你他妈的徒手掐死了一只魂虫。”

    贺行这才回过神来:“我……徒手掐死了一直魂虫,我竟然想到徒手掐死魂虫……一定是因为何欢。”

    “关何欢什么事儿?”

    言喻风的神经还处于紧绷状态,他没有忘记通道里还有其他几具尸体,说不定魂虫还在尸体里大快朵颐,言喻风把贺行的枪扔还给了他。

    “何欢对我说,有一次空间站的接驳口出了故障,他被困在里面,被魂虫袭击,然后他徒手掐死了魂虫。我当时觉得这家伙在吹牛……”

    “现在呢?”

    “应该是真的吧。”贺行回答。

    “你有没有发现,被你掐死的那只魂虫个头很小,像是刚孵化没有多久的?”言喻风问。

    这一下,让贺行脑海里某根神经忽然被拨动,他立刻用通信器联系何欢。

    “何欢!何欢你在吗?”

    此时的何欢正笔挺地站在洛天河的面前,他手腕上的通信器一直在闪动。

    洛天河垂眉瞥了一眼,轻笑了一声:“还真是刚配对的搭档堪比新婚燕尔,片刻都分开不了。”

    何欢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他压低了声音说:“抱歉。”

    接着他就接通了通信器。

    “贺行,你们已经去到了【狂澜-21】的接驳口了吗?”

    “呵呵,你知道去接驳口的路上犹如西天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吗?魂虫入侵了!”贺行高声道。

    何欢的视线一凛,洛天河也听见了贺行的声音。

    “这不可能,我们没有让那架被魂虫的卵感染的运输机进入基地。”洛天河说。

    贺行反问:“您确定,魂虫感染的就只是运输机的机舱吗?就没可能是人吗?何欢,你还记得上一次你在空间站要塞的接驳口里被魂虫袭击吗?”

    何欢立刻明白了贺行的意思:“你是说,在那个时候我们之中就有人被魂虫的卵感染了?然后这个人这一次带着魂虫的卵进入了要塞?”

    “废话!赶紧看看这一批从空间站进来的人都什么情况!立刻隔离他们!”贺行一边说一边奔跑。

    这时候基地的警报响了起来。

    “区域k2受到魂虫入侵!区域k2受到魂虫入侵!”

    区域k2就是空间站人员的活动区域,他们在这个地方接受体检。

    洛天河接到了电话,是为他们进行体检的医生打来的,有一名战舰操作员在接受检查的时候,体内忽然有大量的魂虫涌了出来。

    尽管医生当机立断,封闭了这个区域,但是魂虫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在整个区域完全封闭之前,已经有好几只魂虫冲了出去。

    这些魂虫不仅仅能杀死人类,而且它们还大肆破坏要塞内部的设施,比如监控、电脑、广播、照明设施甚至氧气输送设施。

    为了制止它们的扩散,所有区域全部进入了封闭的状态。

    与此同时,一艘战舰竟然出现在了月球要塞的监控范围,它看起来很狼狈,提出和月球要塞接驳的请求。

    这立刻引起了整个要塞的重视,生怕这又是一场木马屠城记,不知道这艘战舰里装载的到底是火星刺客还是魂虫。

    但是战舰因为破损严重,还没来得及接驳,就迫降在了距离要塞十几米远的地方。

    通信员听到了战舰里传来的呼救。

    “我是……方舟要塞西区舰队……第二中队……的卡尔·威尔斯……空间站要塞受到敌人的袭击……卫星毁坏……预计将会有十到……十二艘敌舰绕过月球要塞突袭地球。保守估计它们将在十五分钟之内通过月球的侦查卫星……”

    这句话说完,战舰里就没有任何声音了。

    “是高热或者缺氧。”何欢看向洛天河。

    洛天河立刻命令还没被封闭的救援小队前去给那艘战舰补充氧气。

    下一秒,基地发出通知,所有战舰操作员各就各位,准备迎战。

    贺行和言喻风听到这通知,心头一颤,立刻向前冲,但是却发现他们被封闭起来了。

    “草——一边要我们赶往接驳口,另一边又把我们给封闭起来了,搞什么鬼啊!”贺行用力在节点上拍了一下。

    “这说明附近的区域都被魂虫入侵了,要塞内的系统感知到我们在这里,就将我们封闭起来。这是要塞的操作员保护系统。”言喻风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