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八荒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五十六章 白骨招敌觊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计都伏在茂密的枝叶间,遥遥注视着擎天巨柱的方向,身躯纹丝不动,似与树丛融合为一,化作一团暗绿色的阴影,连呼吸也变成了枝叶摇动的沙沙声。

    这是原主魔躯的天赋神通——五行遁,可以利用天地间的金、木、水、火、土加以逃遁和隐藏。限于资质,原主的五行遁十分粗浅,被夺舍之后,五行遁的神通才有所精进。

    丛林后方,毗邻一片光秃秃的绝崖峭壁。从山顶往下俯瞰,悬崖壁立千仞,崖底环绕着无边的汪洋血海。海水殷红如血,色泽出奇地明澈,像艳丽润泽的红翡,依稀透出海面下影影绰绰的奇植异藻。

    血海正是地涡的第二层秘境——心葬血海。

    计都特意隐伏于这片丛林,只因此处是幽门喉笼与心葬血海的衔接之地。即将逃脱幽门喉笼时,支狩真的警戒心一定会稍稍懈怠,恰是出手伏击的好时机。

    时不时,有魔人经过丛林,一路攀崖而下,游入心葬血海。即便是土生土长的角烛魔物,也未曾有一个看破计都的藏匿。为了防止被察觉,计都连自己的魔念也牢牢收摄,仅以眼角的余光感知外界的动向。

    半个时辰后,支狩真骑着一头魔鱼人匆匆赶来,进入计都的视野。不二不紧不慢地跟着后面,蓦地抬首,遥遥瞥了一眼计都。

    计都蓦地心头一寒,浑身汗毛缘于莫名的刺激根根倒竖。他误以为自己被支狩真察觉,当机立断,从枝叶间一跃而出,隐蔽的突袭转为一记强势硬轰。

    “嘭!”支狩真从老头子背上跃起,双臂交错,拦住计都凌空冲下的一击。

    气浪激烈迸射,向四周翻滚,双方魔气硬碰硬地相撞,强弱立分。支狩真落向原地,摇晃了数息才站稳。计都被震得倒翻出去,只能施展秘法,以肌肉、血气的扭动一层层化去反震力。

    两人先后落地,计都又惊又疑地盯着支狩真,魔念反复扫视对方周身上下。支狩真先前不过是黄级巅峰,虽然魔气浑厚,但也占不了什么优势。如今不仅进化成玄魔,魔气量稳稳压过自己,更可怖的是,对方的魔气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增长。

    此人一定身怀宝物!

    计都眼神闪烁,双足连踏大地,天赋神通五行遁发动,前冲的速度猝然加快,转瞬至支狩真跟前,拳脚疾风骤雨般轮番出击,立刻压得支狩真喘不过气来。

    支狩真从未遇到这般技巧出神入化的对手,出招的轻、重、快、慢在一息之间多次转换,令他难以跟上节奏。一旦支狩真蓄满魔气,试图强势反击,计都总会巧妙地以虚化实,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技巧避开魔气的正面冲撞。等到他力竭回气,计都又展开势若狂潮的强攻,招招直捣要害,迫使自己无法闪躲。

    不二在边上负手旁观,计都身上有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不过此魔卖相太丑,不值一顾。

    “砰!”计都猝然拧腰,以一个奇诡的姿势飞旋扫腿,将支狩真踢飞出去。

    支狩真一口鲜血喷出,左边肋骨发出清晰的断裂声,魔煞炁一时震荡不休,胸口传来窒闷郁结之感。

    神秘白骨一口气吐出大量魔煞炁,修复受创的内腑。

    找到了!计都的目光瞬间投向白骨的位置,他感应到了!此宝与自己同源同根,然而蕴含的精华等级比自己高出数筹不止!

    自从他清醒过来,夺舍计都,总觉得这具肉身笨拙孱弱,粗糙不堪,令他强大的魔念像戴上了一副沉重的枷锁。

    可若能攫取此宝精华,他立将进化成顶级天魔。甚至有机会突破此方天地法则,魔躯得以脱胎换骨,蜕变成高居宇宙链最顶端的生灵——域外煞魔,获得真正的重生。

    到时别说是魔狱界,就算整个地梦道、人间道,他都能横行无阻,为所欲为。若再寻到此方天地的本源,将之吞噬,生命将展开一次前所未有的跃迁进化!

    老头子瞄了一眼支狩真,偷偷地摇了摇鱼尾,一点点向外挪动。忽地,他心头生出一个念头:这两个魔人气血古怪,都是难得一见的异种,随便死一个,都够自己吃到撑。要是双方同归于尽……画面实在太美,他忍不住流下了一丝贪婪的口涎。

    “砰砰砰!”计都的拳脚千变万化,一次次穿破支狩真的防御,打得他浑身浴血,伤痕累累,全无招架之力。

    但白骨输送的魔煞炁无穷无尽,不停恢复支狩真受伤的内腑,并带动修为升向玄级中阶。

    计都眼中杀意一闪,招式陡然生变,看似势竭的直击化作精妙的摆肘,捣中支狩真前胸。

    出乎支狩真的意料,这一击并未将他打飞,而是生出一股奇妙的黏劲,将他胸膛的肌肉牢牢吸住。计都手肘下滑,将支狩真顺势牵引过来,一腿隐蔽踢出,脚尖勾向对方怀内的白骨。

    支狩真随即醒悟,对方感应到了白骨的神异!他当机立断,脚跟蹬地,急速向外弹射,往老头子的方向掠去。

    逃得了么?计都嘴角渗出一丝阴冷的笑意,魔念展开,一股强悍奇诡的精神力横扫而过。老头子“扑通”一声,瘫软在地,仿佛遇到了上位者的血脉威压,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力气。

    与此同时,计都施展天赋神通五行遁,扑至支狩真身后,右手撩起重重爪影。

    “嗖!”一根金色花枝倏地从远处射来,缠上计都腰部,层层绕圈捆住。计都脚步不停,身躯一缩一抖,从花枝的缠绕中巧妙脱出。

    “哪来不开眼的狗东西,敢动我的人?”千惑圭急掠而至,金昙花枝犹如千百条金灿灿的灵蛇,急速扭摆舞动,扑向计都。

    计都左手一展,五根手指戳、弹、勾、拨、撩、按、顶……仅凭五花八门的指技,不但悉数拦下千惑圭的攻击,还将几根花枝打了死结,右爪兀自轨迹不改,狠狠抓向支狩真。

    “这家伙是黑船上的!”千惑圭娇叱一声,讶然瞧了瞧支狩真,“你搞了什么宝贝,一下子进化玄魔了?”

    支狩真哪有余力答话,疲于应付计都的猛攻。计都双爪盘旋,如电如魅,双腿踢出一轮轮绵密阴狠的重影,竟杀得千惑圭、支狩真左支右绌,狼狈不堪,联手也只余招架之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