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级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2374章 可怕青猿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李三斗跑在最前面,他不仅要找到出路,更要把他们安全的带离开鬼府鬼子的包围。

    “保存点体力,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这群鬼府鬼子出这里,恐怕不简单,听我的赶紧跑,能跑多远是多远!”

    几个人点了点头,拼命的朝前跑去,他们想不该想的被那群鬼府鬼子抓住的下场是什么。

    “我去!咱们也没惹这些魂兽,他们干嘛非得追着我们不放!”

    萧子月有点受不了,反正这一次也死定了,大不了跟他硬拼。

    几个人面色凝重,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青猿兽朝他们越走越近,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

    他的目光直视李三斗似乎要将他吞入腹中一般。

    李三斗朝他走近一步,眼中的蔑视之意再明显不过。

    他顿时就怒了,嘴里发出阵阵嚎叫。

    李三斗走到了魂兽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青猿兽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在下一秒,身子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李三斗有点蒙,居然跑了?

    他们眼看着前方正在忙碌的萧子峰,一时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天,你在看什么呢?”

    萧子月走到他的身边,拍了下他的肩膀,他这才缓过神来。

    他跟萧子月两个人都不用干活,因为那几个女人怕他们身上的伤口再次崩开。

    李三斗嘴里叼着一根草,跟他之前那副样子大相径庭,萧子月越来越看不懂他,不过不管怎样,他都是他心中最为佩服的人。

    “我能看什么?不过就四处看一下而已,他们那边忙好了?”

    他随口扯开了话题,目光收了回来。

    他又看了眼萧子月身上的伤,被包扎的很仔细,用了凤鸣城特制的药材,如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如今只要再休养几日,便又可以活蹦乱跳,他倒是不太担心。

    萧子月见他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推搡了他几下。

    “我听说他们抓到一个叛徒,是他把给鬼府鬼子引来的,是咋们都熟悉的人,平时挺横的。”

    “你要不要去?你不去的话,那我就去了。”

    “要不,我们就走。”他抬头看了眼天色,估计也快结束了。

    他们一起来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木头上面绑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叛徒。

    男人头发散乱的披散在肩上,有些脏乱,这个人在李三斗的印象中,是一个极其在意形象的人,从来不会像这样邋遢。

    “小天,这家伙平时那么嚣张,居然还这么坏!”

    萧子月故意把声音说得很大声,之前他这么算计他们,愤怒的心简直久久不能平静。

    而正如他所想的那般,男人听到他的喊声之后,微微的回过头了他一眼。

    这一眼,李三斗吓了一跳,他虽衣着褴褛,可那眼神却依旧镇静如神。

    李三斗的心吓了一跳,要是换作他的话,他绝对不会像这样子。

    至少也应该会有一点慌张,他究竟是不怕,还是功底太高,让任何人都看不穿他。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了一堆人,那里面有萧家的弟子,李家的弟子,城主府的人,都是进入秘境出不去的人。

    其中有一个人,他很强大!很吓人。

    他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所有人都弯腰。

    “这里不是凤鸣城,不需要如此今天我的心情很沉重,我实在想不到,这么多年的朋友,竟然背叛了我,背叛了凤鸣城!”

    他的声音雄浑厚重,透着一股无尽的威严,声音中有着痛心。

    男人依旧没说什么,就仿佛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情一般。

    副城主看他这样子也没有生气,他来到男人身边,蹲下身子。

    “为什么呢?虽然被落在这,还是能出去的。我不相信你会背叛我们的约定,你真的跟那群鬼府鬼子勾结?”

    李三斗正好站在他们的旁边,他目睹了副城主全部的情绪变化。

    他跟男人说话的时候,那语气近乎有些乞求的意味。

    他希望他可以给他一个理由,全部的人都屏住呼吸,看着男人,希望他说出一点什么来,这么多年来。

    男人对凤鸣城的付出,他们是看到的,他是一个合格的守城将军。

    在几次鬼府鬼子的入侵里,他身先士卒,多少次出生入死,换来了凤鸣城人对他的尊敬。

    可如今有人告诉他们,这个他们心中崇敬的英雄,竟是叛徒,这让他们如何能够接受?

    男人依旧紧闭双唇没有说话,他目光有些涣散。

    李三斗看到,当副城主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身子显然瑟缩了一下。

    这个微动作,代表他原来还是尊敬他的,要是不是亲眼看到,他恐怕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忠诚的人,竟会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确实是没有跟鬼府鬼子纠结,可是在对付鬼府鬼子这一条道路上,他已经变得有些过激了。

    他想让全部的人为他的计划陪葬,这样恐怖的心思,让李三斗感觉到了畏惧。

    副城主在这一刻完全愤怒了。

    他一把抓起了他的衣襟,将他狠狠的扔于地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但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们看着副城主发威,这是在他们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除了副城主,他是最厉害的,要是谁惹了他的话,那下场一定不会很好。

    这个男人确实该死,若不是他们逃得快的话,恐怕如今他们早已成了一具枯骨。

    “你倒是给我一个解释,我只听你的,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会放了你。”

    他的身子颤抖,他们如今当了这么多年的师弟,他不可能会听些其他人的话而怀疑他。

    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有些颤栗。

    他看向副城主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丝的愧疚。

    “是我做的,他是我们凤鸣城最大的天敌,我为什么要放过他?明明可以将它们一举歼灭,为什么不做?”

    他直到依旧不认为是自己做错了,他最痛恨的只是最后自己没有得手。

    他居然就那么让那青猿兽离去,而最让他感觉羞耻的就是他的敌人居然还活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