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主公,营救计划(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陈白起一时没有说话,其它人怕圣主怪罪闯天擅自行动,都提着心缄言等待她的发号施令。

    “那便再等一等。”

    陈白起面色沉静如初,却是出乎意料将此事轻轻放过不曾细询责问。

    其它人做不到如圣主那般淡定,随着时间推移,内心都有些不安急躁。

    龙悦他们一直是接照圣主所置定的计划行事,从魏营的巡逻路线,埋伏的大帐与囚禁地点都事无矩细,唯一出的意外便是分散开来的秦军斥候,有一部分被提走关押,估计也是之前打草惊蛇了,他们以防万一便暗中关押了一批秦军斥候到别处。

    瑰阳朝晖将黄土坡地映成一片绯红,四周围很安静,当天色彻底大亮,方远远看到闯天的身影,他身后带着数十人名汗流满脸、喘息如牛的秦军跑过来,他看到前方陈白起他们时,紧声第一时间禀报道:“圣主,秦军斥候活着的都尽数救出,魏军已然发现了,敌军正朝着我们预设的方向追击而来。”

    陈白起这时,嘴角才缓缓扬起一抹洞若观火的微笑。

    “做得好。”

    别的人倒是一时有些看不懂圣主与闯天之间的无形默契了。

    龙悦怔了怔,狐疑地看了看圣主,又看向闯天,很快脑中闪过一道白光,好似明白了闯天做了些什么。

    他这是故意暴露痕迹,让魏军朝他们预设的位置赶过来,如此一来便可以摸准对方的路线来规划行程,不至于被动进入敌人包围圈,而是选择先下手为强。

    看穿一切之后,她便有些嫉妒圣主对于闯天的委以重任,为何圣主不是将引敌之事交予她来办,却是更倚重闯天呢?

    陈白起问他:“可探知敌军有多少人马?”

    闯天稍一停顿:“对方大约有三千兵力前后在追击。”

    “我已设定下路线,按照之前所说分为十二队分别行动,我会带着主力秦军斥候回函谷关,你们十一人则分别惹起动静引走魏军行险道脱身。”她道。

    在营救之前陈白起便将这四周的地形舆图绘出让他们记牢,并分析了各种有利路径参考,她没有明说此举用意,但现下他们都明白了圣主的用意。

    “喏!”

    十二人叠掌贴额应声道。

    “这一次给你们的任务,我只有一个要求。”

    “圣主请讲。”

    陈白起清越温和的嗓音被晨风吹起,带了些微凉许下的郑重:“你们都要活着回来见我。”

    他们闻言,红意爬脸,顿时皆眉飞眼笑,迫不及待应声道:“喏!”

    “甩掉追兵便回函谷关,我在你们身上放置了追踪蝶,若遇上意外便唤出它自有用处。”

    陈白起一挥袖,如馥郁金蝶从宽袖中飞跃而出,它们分别飞缀于十一人的肩膀处,待他们惊讶看去时,便化成金粉融入其身。

    他们喜不自禁,激动道:“谢圣主恩赐!”

    ——

    陈白起本是乘着鲲鹏而来,但带着数百名秦国斥候自不能再独自行空路,只能靠着步行,所以在巫族嫡系设法引走魏军注意力时,他们必须趁着这段时限彻底摆脱追捕。

    这边等圣主带人离开之后,留在原处的嫡系一众神色一下就变了,那些展现在圣主面前的鲁莽热情、单纯无害,一下转变成了令人恐怖的深渊冷邪,一个二个瞧着都不太像是个根正苗红的人了。

    好斗的苟胍掰响着指骨关节,咧出一口白牙道:“嘿,南蛮子,要不要来大爷来比试一下?”

    这“南蛮子”自然不是一个名字,他的真名叫南刁,只是性格野蛮粗鲁,行事颇有种说不服便揍服的狂燥性子,因此才被称为蛮子。

    “你大爷的,好啊,跟爷爷说,这次想比什么?”

    “且看谁能将自己那一路的魏军拖得时间更久一些?”

    “哈哈哈……好!比就比,我们乾坤族奉陪到底!”南刁气息狂妄道。

    旁边有人听见也来了兴趣,立即也参言加入:“别说的好像我们半月族会怕一样,干脆一起来吧。”

    “我旦曰族但凡退一步,便算我输!”

    这时龙悦负手而立也听见了,一开始她冷傲不理,但忽然有了别的想法,看向一语不发的阴冷闯天,微微眯眼,嘴角勾起:“喂,崖风族的,敢与我比一比吗?”

    崖风族的闯天一双蛇腹冷质双眸看向她。

    “比什么?与他们一样?”

    “不!”龙悦凑近他一些,气势紧迫,漂亮野性的的浅琥珀眸仁闪烁着不一样的危险亮光:“困住他们有何意思,我不会让掉入我陷阱内的猎物有机会再从我手上逃走,放他们出去给圣主造成麻烦,我只会让他们彻底消失。”

    闯天微怔。

    “你敢吗?”她挑衅道。

    其它人一见这两人对上,都停下讨论,都惊讶又趣味地看向龙悦。

    她倒是敢夸下海口,这是打算这么匆忙的时间内做好准备,以一敌千众魏军甲士不成?

    闯天没有考虑多久,便应下:“依你,那赌注是?”

    “你我皆是圣主亲随,本不分上下,但若你输了,便以后私下以我为首,你为次!反之亦然。”她傲气道。

    闯天泛青的眸子闪过意味不明的神色,他道:“好。”

    “不,你们俩真玩这么大?谁知道你们哪一路会有多少追兵,魏军可不是什么喽啰之众,他们身上装备铁器皆是精良,若是其它事后倒还是好脱身,若是非要恁死,这可不是一件简单能办到的事。”

    他们凑上来,兴奋也不嫌事大的嚷嚷道。

    “埃,龙悦,我倒也不怕死,你这一局带不带我们玩啊?”

    龙悦不耐烦地瞥过他们:“不带,我就跟闯天赌。

    要说这十一人之中,论整体而言龙悦与闯天是他们之中最出色的,这一点在巫族归墟中便是有目共睹的,所以龙悦一直也只拿闯天当对手看。

    闯天眼中快速划过一丝笑痕,又在龙悦看过来时转瞬泯于无色,他冷淡道:“好,就你……跟我。”

    ——

    另一头,陈白起带着数百名面有菜色的秦军斥候兼程疾行,她有意避开沿途的城镇乡集,沿着洛水专走荒野小路,别的人或许会畏惧在密林乱丛之中迷路或遇上猛兽出没,但陈白起却完全没有这种顾忌忧虑。

    她估算过,依他们的脚程需要一日左右才可顺利到达函谷关,若是没有特意绕路或者以马匹代路,却顶多几个时辰便能到。

    但如此一来却又容易被魏军斥候或者高处哨所侦察到踪迹,她在路上曾询问过他们,说是魏军在这四周设置了不少哨所兵马,意在随时获取关中秦军军事变动。

    陈白起想着反正出来一趟,除了救人之外,倒也可以额外再收些利息,比如趁机捣毁这些侦察哨所,省得被人鹰眼盯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