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主公,捣毁敌方哨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你叫什么?”

    找了一处枝桠茂密的山坡休歇时,陈白起便打开系统显示勾选,将之前关闭的人物详细重新勾选上,如此一来,但凡经过她面前一等范围的人且等级低于她的,只要她一询问出姓名,便会显示出相应的人物属性——

    “卑下越进,乃愉县前哨兵,数月前函谷关征急兵力,卑下自告奋勇报名,后跟随风千人行斥候趋前线来回,此方斥候百将。”

    系统——

    姓名:越进

    年龄:21

    职业:秦国步兵百将

    技能:普通拳脚功夫(下等),骑术(熟练)

    看过系统出示的“越进”个人资料之后,陈白起又从一众斥候中随便挑了一个别的人的资料作为对比。

    姓名:?(熟悉度不足不可查看)

    年龄:1?(熟悉度不足不可查看)

    职业:秦国东军斥候

    技能:普通拳脚功夫(劣等),骑术(熟练)

    目前系统给的这些个人资料相对而言都是比较基础,因为彼此之间的“熟悉度”不足,如果刷高的话,想来系统出示的资料则会更加详细周全一些。

    她又查看“熟悉度”一列的说明,一般而言询问对答一轮便会得到赠送的5点熟悉度,接下来也会通过各种相处模式增加相应的“熟悉点数”,但无论哪一种都是有一定的时间积累。

    熟悉点数——十以下的熟悉度为陌生人,十至三十属于认识,四十以上则为熟悉,六十以上那便是知根知底、相知相熟。

    陈白起目前与越进的熟悉度只有五点,是以还属于陌生人,她无法从他身上查知更多的消息内容,于是她收回偏移的视线,对越进道:“越进,你既前身为哨兵,又为函谷关斥候,想来对于地形辨途一事向来敏锐。”

    既然有心要提拔他,陈白起自然如贤君诚聘良臣般温如风春化雨。

    之所以会选择越进是因为这一路上她观察到其它人行事隐约以他为首,她的大多数问题也是以他为代表来回答,既然大部队选择信服他,想来也不是个平庸之人,那她也不费神另寻人选,便暂时将他提拎出来替她领队。

    见太傅如此温和亲切地与他搭话,越进原本脑中对她如大魔王般固有恐怖的形象有了些许扭转,有些受宠若惊,他忙抱拳回道:“不敢妄言,但小的小时常爱爬树登山,野路钻洞,倒也懂些辨路之法。”

    这话倒是有几分谦虚了,能当上斥候的人都是走南闯北、不是在路上奔波,便是准备出发奔波的人,眼力跟辨识力也不可或缺。

    其实他的回答并不重要,陈白起只是客套地问一句,接下来便是进入主题的交待道:“我欲让你先领路将他们带回函谷关,但不走常规路线,路线我已绘制予你,待我办完要办的要事,便自会与你们汇合。”

    凭越进的身份哪敢打听太傅有何要事在身,虽说她无论从相貌还是说话各方面来看都是一个普通文弱、又漂亮得过份的女子,但他却像被束缚住了四肢的猛兽,始终不敢在她面前造次,只能嗫嗫惶恐地应道:“卑下自当领命。”

    陈白起见他嗫嚅迟疑的样子,以为他心有顾忌,便道:“不必担忧,我既放你们单独而去,但是确保你们沿途安全,假使有意外,我亦会察觉及时赶去。”

    越进心中本无这等想法,是以讶然看向太傅,见她玉盘一般凡世难以企及的小脸,一双乌溜而清明透澈的眸子,内心竟莫名感到安心,一想到他们这群堂堂男儿却要靠从太傅那边汲取的安全感来度日,竟有些羞愧。

    看到她唇畔流溢的温润微笑,动身离开时如风云流动的纤缈挺拔背影,他忽然有些冲动弯下身躯,将头压下视地,真诚实意道:“恭送太傅,愿太傅马到功成。”

    陈白起闻言顿步,她没有回首,只是嘴角微弯:“那便借你吉言。”

    由于两人没有刻意避开人群与放低声量,是以其它斥候也都听见了他们谈话的内容,见太傅救出他们后便要办事启程离开,都不知该如何表情陆陆续续行礼相送。

    她走于高坡断璧之处,下方一道黑影呼啸而过,狂风大作令人视线一阵模糊急躲,再看去却不见了太傅身影,只见一只猛鹰平张着双翅邪刺碧蓝天空,云滚白游之间,忽又扑动翅膀,北风呼啸黄云飞,逐渐远去……

    “……当真神仙一般人物啊。”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怔然瞠目,不禁感叹道。

    越进双眼如炙如灼地盯着她远处的方向,青年眉目朗朗峻晟,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全数听令,休整好了便出发!”

    ——

    系统:特殊任务——摧毁魏军哨站(0/12),摧毁一所可得一宝箱,接受/拒绝?

    注:由于是特殊任务,任务地图的坐标定点不可用,需人物自行摸索寻找,但有关键词汇提示。

    陈白起:接受。

    ——

    平原黄土上刮起的大风沙砾卷尘,平坦腹地,一派空旷辽远,而野岭上方一处暗哨站内数十人排兵站岗,随时监测下方秦东必经路途的动静,这时瓦蓝天空下一只白头鹰扇动翅膀缓缓落下。

    它十分灵性又乖顺地停靠在一根插入半截黄土高坡的枯枝之上,如同早被驯养服的家禽,一魏兵早守候多时,他上前摸了摸它脑袋,从它身上卷出一张薄皮纸,待将纸上内容看清后再挥臂一扬,白头鹰得令指示便扬长而去,天高地阔。

    “北营传来消息,抓到的秦国斥候被人晨醒时分救走,若他们意在回秦,那他们返程必定会经过此处,让我们沿途探清楚对方的轨迹,及时通报军马拦截。”

    哨兵向哨站的人传达上峰指令。

    也许是近来魏军的连番胜利令他们冲昏头脑,这些人半分不见紧张与警惕,反倒是沾沾自满地闲谈道:“只要他们经过我等防线,便绝逃不出魏军铁骑之下!”

    “杀光这群秦狗,好叫他们见了咱们魏军便闻风丧胆,哈哈哈……”

    “是吗?”

    这时,一道好整以暇的温清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一种莫名危险的直觉让得意忘形的哨兵声音嘎然而止,阴翳丛生的背后有什么东西虚虚实实地存在着。

    在他们被吓得心惊失声,蓦然转过头时,那道突兀又别有古怪从容的声音又继续道:“此处乃秦国地界,魏国……你们越界了,正所谓犯我国境者,无一不可诛也。”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