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113章 杀了(第四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白罗何许人也,秦鱼一开始并不知道,直到那次跟官方隐秘基地中的两个黑客决高下之后,她小心侵入对方电脑,放了一个病毒,又废了好大劲儿等了好几天才抓到机会小心侵入对方的核心系统,找到对方的档案,档案分好几个,保密程度最高的前三个她攻破不了,因为是死命令,除非拥有至高权限,否则不可能打开,她只能查看后面几个,多少了解了一些。

    比如这位领袖叫白鉬,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不死,保持青春,实力恐怖,邪恶无边。

    最让人忌惮的是他还有一个族群部落,一家族人都是这样的变态,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里,祸害中西方不少人,引起巨大动荡,各国政府秘密启动绝密计划,联络了中西方六位顶级高手终于把白鉬镇压,镇压成功后,白氏邪恶部落也被覆灭殆尽,但还是有些余孽...比如白罗就是白鉬的后代。

    这个家族的人体质特异,力大无穷,嗜血贪食人肉,有些血统高天赋好的,要么有控心术等特殊能力,要么有各类异能,总之排除对方的邪恶本质,的确是一个血统高端的强者家族。

    白罗是强者吗?

    人家在中西方至今在私底下的追杀中活下来并创立了邪恶组织,可见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当他一出手,秦鱼就知道这个人的实力到达了顶级阶段,像是刚突破不久。

    难怪老神在在等她来。

    铿!!!白罗的手掌拍打在干将上的时候,干将稳稳不动,且锋芒走锐光,几乎刺目,白罗神色微微一沉,瞳孔转换,竟无惧这样的刺目光芒。

    另一手下勾,指尖一并,指甲陡然生长出三分米长的镰刀状,直接横扫秦鱼腹部。

    刷!秦鱼后退,在车子车盖上一个后空翻,而白罗闪电般追上来,一个指甲镰刀横切。

    一辆汽车硬生生被切成两半,跟豆腐似的。

    几个残影闪动,地面跟附近建筑体就轰砸出好大的声响。

    切断的切断,踢爆的踢爆,划破的划破。

    傅远信他们都看呆了,然后...快死了。

    残暴矮子二话不说把傅远信掀翻在地,手指就要戳下...

    “秦老板,救命!”

    救命?白罗杀机强盛,右手镰刀逼迫,靠近建筑堆的时候。

    铿!干将跟镰刀对上的时候,白罗左手忽然起了灰光。

    灰光起,秦鱼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

    水泥!

    巨大水泥池里的水泥抽动而出,形成圆形的囊袋,几吨的水泥几乎要包裹着秦鱼。

    270度从后面袭来围困她。

    除非正面硬抗白罗,要么被封在水泥之中!

    危机!

    白罗却挺谨慎,因为他的爷爷告诉他此人实力大概程度,但刚刚正面攻击的时候,他敏感察觉到其中有点偏差。

    但还好,好像也没超过他预想的最高程度。

    还是可杀的。

    所以...

    那一刹那,小雨淅沥,雨滴在空气中好像静止——当指尖一并一条脉剑出现的时候。

    白罗感觉到镰刀手所在的臂膀被斩断的时候,对于处境的判断更高于疼痛的袭来。

    他退闪了,当时脑子里一念——爷爷说过在某些特殊限制下,此人无法动用内力跟其他能力,徒有招法

    但他眼前出现幻觉了?

    不,爷爷不会出错,那就是这个人故意隐藏实力了!

    白罗弹射出七八米远的时候,秦鱼也近身五六米,干将剑法成影子一片突袭,游走龙蛇,锋芒如星月。

    白罗退射残影走勾角,控制附近石块轰击。

    砰砰砰!剑破碎石阵。

    粉末飞洒。

    白罗一个落地后跃,半空时,两边仿佛有两个秦鱼,各自斩开飞来的重石,残影在半空重叠。

    好快的身法好快的剑!

    左手抬起,水泥一条飞梭,攻击秦鱼?不,在前方凝固成水泥墙,格挡!

    干将劈下,水泥墙斩裂,碎块飞梭中,秦鱼面临的不单单是白罗。

    还有...

    断臂之处却也在蠕动,竟生出一只小臂,划出一把纤薄如水果刀的镰刀,朝秦鱼脖子一个迅猛的抹喉。

    刷!

    镰刀在秦鱼咽喉停顿了。

    因为干将剑刃一转,弹射出一把一道浑厚血银幻影。

    弹指流光,幻影如梭。

    先斩左臂,然后一个转角回切割断人头。

    左臂落下,人头飞起。

    秦鱼手腕一探,长剑尖端一刺,插入人头后往下一戳。

    剑带人头插入地面。

    另一边,傅远信等人也无碍。

    为什么无碍呢?明明秦鱼是没有时间去救他们的,好像也没准备去救他们。

    可他们还是活了。

    因为要杀他们的人都被斩断了四肢。

    是谁?

    傅远信等人战战兢兢看着黑暗中的透明空气....秦鱼坐在边上石墩上,弯腰捡起几颗石子,弹了几下,把傅远信等人一一打晕,而后目光凉凉扫过。

    “隐性异能?难怪你敢来。”

    Amy是天选者,但显然她的异能是没入天选前就拥有的天然天赋,而非后期购买的超能,所以地球位面的规则不限制。

    比起Amy,秦鱼受限的可就太多了,不管六芒黄金立方还是内力都被限制。

    不过还好内力可以重修——她修了这么长时间也就修了一次脉剑?

    也难怪那个白鉬告诉白罗现在是杀她的好机会,大概是确定了她的能力都是受限的。

    不过还好子母剑是可用的。

    空气中身体凝聚,Amy婉转手里的特殊武器透明刃,目光扫过秦鱼插入地面的剑,以及凭空悬浮在边上的剑。

    目光游走,落在秦鱼脸上,后者神色略苍白,显然消耗不小。

    “也就这点优势了。”Amy倒是学会了东方人的谦虚,“不过我有些意外,你竟然会找我帮忙。”

    她得到秦鱼发来的简讯,让她来这个地方,她惊讶,但还是来了。

    没想到要对付的是白罗。

    “这个人我们西方特殊能力者工会找很久了,没想到跑到中国来了,难怪一直找不到,可惜,被你杀了,不过也幸好有你,让我自己来...还差一些,估计也就能逃命脱身。”

    Amy出任务了,击杀白罗,但被秦鱼动了手。

    她可以判断秦鱼有顶级实力,就是非那些老牌的可比而已。

    秦鱼不置可否,“但也有好处的吧,杀白罗等于断白鉬一条臂膀。”

    “差不多,有辅助作用,也算积分,所以你叫我来,对我来说是有不小好处的,比如工会那边...”

    “他的尸体跟人头不会给你。”

    东西方对白氏族人都有研究项目。

    Amy也只是尝试一下,看秦鱼表态坚定,也就连交易意向都没提。

    因为提了人家也不会答应,何况她当下也没想好用什么同级的东西去跟对方做交易。

    那就晚点再说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