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229章 说服?(最近影响真的不小,本书成绩下滑,恳求大家稳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

    不过秦鱼既然立下军令状,就是有打算的,林倒也没担心,所以他也跟树人一起往后退。

    观战嘛,保护自己最重要。

    前方,巨魔老巫师拜厄的大魔法表现形势很直接,沼泽地里的灰白泥沼蠕动起来,直接从地面凝聚成一头巨大的沼泽巨怪,高达七八米,从地面出,咆哮着冲向秦鱼。

    树人亚当以为这是一场长久的战役,一,他觉得这个人类女巫师是一个十分坚韧的人,好像不会说大话,应该是有实力的,那就会坚持到底,没准能抗好一会,打到吐血乏力才落败。2,拜厄是一个十分狠心冷酷的人,对任何冒犯巨魔一族威严的人都十分凶残,而秦鱼刚刚故意吊出劳什子隐秘,拜厄嘴上说不妥协,其实还是想活捉了人然后逼问。

    巨魔认为这是一场简短的战役,理由就一个——这个人类女巫师跟他们的大长老一比就是个瓜。

    两边人各有观点,结局就是——巨魔赢了。

    这一场战役真的很短。

    从巨魔老巫师拜厄祭出自己的拿手大魔法,弄出庞大凶悍的沼泽巨怪,什么物质攻击对它都无用,因为泥流之体,变幻无穷,而且扎根沼泽,力量输出后继有方,说白了,这大魔法逼格跟威力还是很高的,不枉这老巫师那一看就很凶恶的外表。

    可战役的短主要原因不在沼泽巨怪的厉害,而在于秦鱼换了一把法杖。

    一把雪白细腻的白木法杖,顶端核心一颗清透水润的水珠形晶体。

    乍一看,样式很简单,但造型曲线相当大方古典美,细节十分流畅自然。

    仔细品味,你又会感觉到它自成一种超凡的气质——只匹配强者的尊贵。

    而在巫师世界,也素来有一句永世流传的谚语——两个巫师相遇,只有一把法杖能够存活。

    这短暂一战的结果就是,白木法杖存活下来了,它被举在半空,而对面十几米开外狂奔而来的泥沼巨怪僵硬在原地,它的身上开了花。

    一千颗种子在它体内生根发芽长枝干枝叶,枝叶之下生繁花。

    繁花似锦,转眼芳华。

    这一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而拜厄愣了下,沉下脸。

    她是利用了泥怪的体质里面拥有的混合土壤跟水分,将之变成生命生长的温床,埋下种子并瞬间催生,然后利用生长出的根须粘连泥怪,从内部固化泥怪结构——于是泥怪僵硬了。

    拜厄认定秦鱼完美解决了自己的攻击,认可她的实力,但并没有认输,而是准备二次攻击,但很快...他放弃了。

    因为泥怪动了,转过身来。

    它被控制了。

    黄金壁以前一直认为自然系缺乏攻击力,那是因为它尊重黄金屋的规则,把所有天选者都当兵力培养,士兵么,当然要的是攻击力,可秦鱼不一样,她考虑的是自己的格局。

    所以,选择自然系的其中一个原因,她现在告诉了黄金壁。

    “生命高于物质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控制力。”

    物质永远被控制,而生命掌握自我控制的能力远高于物质,甚至拥有控制物质的能力。

    黄金壁认可了,但它隐约觉得秦鱼还隐瞒了什么,只是它知道这个天选者跟其他人不一样,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初初得知自己凄惨未来而努力想要改变逆转的小女孩了。

    她承受越多,改变越多,就会变化越大。

    所以黄金壁没再说什么。

    拜厄也没再说什么,他沉沉盯着秦鱼手里的那把法杖,这把法杖好生厉害,极度精纯的自然木力,极度纯彻浑厚的水系元主,水木相融合二为一,对于一个自然系魔法师来说是顶级的装备。

    秦鱼能赢他,三分之二赢面在它,还有三分之一的赢面在于她对魔法的使用速度跟使用角度。

    前者补充了她在魔法力上的弱势,后者增强了她的优势。

    年纪大了护短是不假,老道不天真也是真,拜厄判断得清局势,如果要跟一个略强于自己的魔法师死拼,哪怕己方人多,综合实力强,最终结果最好的也不过是对方挂,但己方死三分之二以上。

    因为魔法师要拼命,杀伤力太巨大了。

    拜厄在短短几秒内分清利弊,在放弃与不放弃之间抉择了三秒,然后看到秦鱼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肩膀。

    他察觉到了她这个简单动作的暗示——恢复了,没有半点伤势,不仅解毒,还完美恢复?

    是魔法?还是体质?

    反正都是巨大的优势,代表这可怕的生存力。

    要跟这样一个魔法师死拼...得死多少巨魔?

    拜厄目光一闪,主动放下法杖,盯着秦鱼深沉说:“我觉得你不像人类。”

    骂我不是人啊?

    秦鱼也没计较,也放下了法杖,平心静气说:“很多人都觉得我像仙女。”

    仙女是什么?

    魔法文明的人还不能完全理解,林则是偏过脸,朝着爽朗的天空看了看。

    树人看拜厄认输了,虽然无比震惊,但也颇为高兴,那接下来就是~~他忽然觉得不妙,因为按照赌~博,他们得跟对方走。

    不对,他没答应过啊!

    树人正想反悔,秦鱼陡来一句:“想反悔也没关系,我之前也去说服过一些胆小懦弱的种族,它们大多害怕了,选择逃避,也就一个德鲁伊答应了,这也不怪你们,人之常情嘛。”

    这段话厉害了。

    看似委婉宽容,其实扎心得很。

    而极为看重种族尊严的树人跟巨魔听着都闹心。

    亚当跟拜厄看了看彼此,后者冷冷说:“我们都知道哈迪斯即将醒来,跟着你与他作战,必死无疑。”

    秦鱼摩挲了下手指甲,淡淡道:“人家都派了一伙神秘强者驻扎隐藏在你们家门口,也吃了牛头人一个种族,谁能保证他们不吃下一个种族?”

    偏过眼看着远方的林回过头,看了看秦鱼,又开始瞎扯淡忽悠人了?

    这神秘种族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往哈迪斯那边盖锅,恐怕也是策略。

    林若有所思。

    秦鱼则是睨了巨魔们一眼,“好像你们吃骨头增强体质,人家吃这么多牛头人的肉,也许也不为填饱肚子呢?”

    黑暗力量之下,所有生命最原始的欲望是力量。

    拜厄目光闪烁:“如果是哈迪斯派来的人,我想,他更愿意直接来拉拢我们。”

    嘿,你个这么坏的糟老头子,败军之将还想投靠我敌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