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230章 挖祖坟?(月底啦,还没投票的小仙女们动动小手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秦鱼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所以轻飘飘说:“我可真没见过以挖祖坟为主要形势的拉拢。”

    一句话,巨魔跟树人都懵逼了。

    是真是假?她瞎扯淡的?

    没道理,她不需要扯这样的蛋,因为可以直接验证的事实是最不好糊弄人的

    那就是真的了,于是拜厄直接看向亚当,略带恶意:“说你们。”

    亚当:“我们树人没祖坟,直接死原地腐烂。”

    所以...拜厄表情忽然就贼难看了。

    那脸拉得跟驴脸似的。

    半个小时后,树人跟巨魔族群都聚集一起,出现在了巨魔的祖坟地里。

    好家伙,禁地里面挖开一个个坑,尸体都被啃了个干净,衣服都被扒拉了个干净扯碎了。

    树人亚当虽跟拜厄争斗了几百年,对这等悲惨惨烈之事还是懂的闭嘴漠然的,话说这片大陆上的种族大多看重族群传承,但除了传承之外,还有养葬之事,族人的陵墓死葬地带就是禁地,活人禁止,哪曾想...

    还真是被扒了祖坟,连祖尸都被吃了。

    拜厄沉默片刻,吩咐一个巨魔小分队,“去看下牛头人那边...”

    秦鱼:“不用看了,我看过了,也被扒了。”

    你什么时候去看的?林漠然不语。

    树人亚当倒没想,以为是秦鱼逃到森林前去看的。

    拜厄皱眉,转身盯着秦鱼,但还是让下属去看了,巨魔行动力很足,很快就得回了消息。

    牛头人的祖坟也的确被挖了。

    拜厄的脸色相当之阴沉,阴沉到让亚当都暗戳戳怀疑自家祖坟是不是也被挖了,不对,他们树人没有祖坟。

    正沉默时,秦鱼说:“不甘心,想留下来调查对方然后把他们灭了?恕我直言,对方的隐匿手段恐怕远比你们想象的高,起码我可以在你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刺探到了两个祖坟的情况,可到现在为止,我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长得跟猪似的?没看到就不算。

    秦鱼的话很能说服人,因为她赢了,胜者有最大的话语权,拜厄也没托大,沉思了会,看向秦鱼:“你觉得他们是哈迪斯的人?”

    废话,必须是哈迪斯的人啊,他们不是哈迪斯的,你们怎么会跟我走。

    秦鱼神色淡淡:“黑暗之下,光明势弱,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第三种力量能够在黑暗统治的地方发展出这么强大的力量,而且就凭着它们偷偷摸摸干掉一个又一个族群..对了,我来之前还听说腐蚀沼泽里面至少有十几种族群,但现在看来,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众人悚然。

    秦鱼继续,微微一笑,“从最弱的,吃到第三强,接下来就是最后两个族群,树人跟巨魔。”

    “它们的目的如此明显,你们也只有两个选择,一,投靠哈迪斯,这有两种境遇,其一是我判断失误,他们还不是哈迪斯的人,但哈迪斯那边肯定会察觉到这伙人的存在,以他们的实力,哈迪斯会放弃拉拢吗?以哈迪斯的霸道,只会要求你们两个种族一起臣服。其二同上,人家本来就位列哈迪斯门下,先啃了你们祖坟,哈迪斯还能为你们后来加入的去对付以前加入的?二,投靠我们,或者继续留在腐蚀沼泽,跟他们死战,投靠我们打不过哈迪斯,留在这里,打不过他们,都是死,就看你们选哪种了。”

    打不过哈迪斯跟打不过哈迪斯的狗,差别在哪?

    这不是关于荣辱的问题,而是拜厄考虑到加入秦鱼这一伙还有借用秦鱼等人能力的余地,将来可以对付那神秘种族,但如果自己一方留在腐蚀沼泽,万一那神秘种族调来的哈迪斯或者法伊的人帮忙,自己一方就更不是对手了,就得全灭在腐蚀沼泽,半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所以,拜厄考虑清楚了。

    “我们可以跟你一起走,但并非服从。”

    秦鱼眉眼一挑,“恕我直言,我们那边没有帝王。”

    只有一个傻不拉几的二逼王子。

    成了,这就是默契咯。

    看巨魔都答应了,树人也不想孤零零留在这里被啃食了,于是也做了一起走的决定,两个种族各自收拾收拾要跟秦鱼两人离开。

    另一边,林私底下多看了秦鱼两眼。

    秦鱼:“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觉得我很奸诈狡猾无耻。”

    林:“你多想了。”

    秦鱼:“那你想多了吗?”

    林:“你刚刚用的是阿耶离给你的法杖吧,上面自然有阿耶离的气息,你用它催了大魔法,怎么,现在不打算隐瞒了?”

    之前秦鱼不肯用阿耶离,是不想暴露,现在用了,就是考虑过会暴露的后果...

    秦鱼瞟他一眼,“明知却故问,你是想在我这里竖立低调的形象?”

    林:“为什么你觉得我一定会知道?”

    秦鱼:“我自己也纳闷,总觉得你是个聪明人。”

    林:“也就当我是吧。”

    秦鱼笑了下,垂眸瞧着手掌上的手指甲,轻吹闲散。

    “那老东西对这神秘种族是不是哈迪斯的人还有疑虑,其实用不着有疑虑,这个种族的确不是哈迪斯的人。”

    林:“为什么?”

    秦鱼又瞥了他一眼,“我察觉不到它们的踪迹,不是因为我察觉不到,而是它们没有靠近过我,如果是哈迪斯的人,知道我来了,肯定全程监视,甚至早已安排好人埋伏伏击,可它们没有,说明对我不是很了解,也没有必要的命令,它们可能更在意树人跟巨魔的去向。”

    有道理,所以如果他们不是哈迪斯的人,那秦鱼故意用了阿耶离法杖就是...

    “树人、巨魔跟我们都查不出它们的踪迹,但哈迪斯那边的人可以,因为有法伊,用阿耶离法杖证明你在这,引来法伊的人,法伊一定会对这个种族感兴趣,也一定会将这个种族招安,因为他不会允许有第三方独立于两大阵营的决战之外。”

    因为那样极有可能让这个第三方当了渔翁,法伊那样老道的人不会犯这样的错误,而这个第三方种族既然需要隐藏自己,说明实力也没强大到无惧兽人帝国的层次,所以,它们必然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加入兽人帝国。”

    林难得说这么长的话,又若有所思看着秦鱼,“你似乎在逼所有种族参战,那你就不怕对方实力越来越强?”

    秦鱼:“不怕。”

    这么自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