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118章 什么都带不走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说是不远,可也轮不到罗家完全把握,他的权势没那么变~态。

    张叔这么说,不过是故意反击他刚刚的话。

    这老头一般不会这么失态,除非是他真的慌了。

    真衷心,为秦峰卖命,对秦峰的女儿也如此。

    罗森冷漠,却看向一直不说话的温绮心。

    “秦夫人在想什么?”

    温绮心却看向张叔,“你还瞒了我什么,或者说,秦鱼让你瞒了我什么。”

    张叔木着脸:“**,该听的我都听到了,也录音了,如果大小姐真的遇难了,先生又没醒过来,我会不顾一切报复,包括夫人您,您会体会到什么叫巨大的痛苦。”

    温绮心知道对于秦鱼这次被劫,她是需要付一些责任的。

    包括当年一些事情。

    那人是因为她才留意到秦峰跟林素吧。

    她沉默着,最终说:“我知道他是假的。”

    罗森一怔,下意识看向后面坐在车子里被保镖看着的温凉。

    那是假的?

    他还真没察觉到,或许谁都没察觉出来,但温绮心

    “他没有为人父的心,可也低估了为人母的我。”

    温绮心垂眸,淡淡道:“不管秦鱼有没有找回来,这件事我都会出来,秦家不会有任何事,他我也一定会弄死。”

    张叔没说话。

    但温绮心的手机响了。

    “找到了!在一废弃的养鱼场”温绮心的人先找到地方,所有分散在附近的人全部上车王那养鱼场去,但在车上,温绮心三人也知道了那养鱼场地下空间是封闭的——那扇门被锁死了,还有水流出来。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了养鱼场,张叔是第一个冲出去的,罗森第二,温绮心是女人,动作不如两人迅速,但环顾这个废弃荒凉的养鱼场,最终看向众人用工具强行对付的厚重大门。

    “里面在灌水,是满的!”

    满水?那里面的人!!!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不对,还有声音!有人在里面敲击!快!”

    “罗先生,秦夫人,你们先退开!”

    温绮心才退出十几步

    轰!破开了,水流如山洪涌出。

    ————————

    处理现场收尾的人很多,警察也多,车子往医院开,赵铁男送急救,秦鱼跟奚景轻一些,但虚弱,小伤很多。

    医生护士少见奚景这么美的女人,但有一股清冷的韧劲儿,照顾的时候特别温柔细致。

    但奚景问起赵铁男的事儿。

    “赵警官在急救室,但受伤不算致命,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奚小姐不用太过担心。”

    奚景神色松缓了些,但也问起秦鱼。

    一提起秦鱼,医生跟护士都沉默了。

    ——————

    走道上,秦鱼坐在那儿,低着头,谁也不敢靠近她。

    不管是警察还是张叔他们。

    那样长的走道,她一个人坐着,没有哭,也没有说话,只那么坐着。

    连娇娇都不曾找她说一句话。

    大难不死之后未必全是欢喜——假如别人死了。

    秦苟死了。

    当时水流冲出,唯一幸存的三人给了众人惊喜,但惨死的秦苟跟抱着秦苟的秦鱼却给了他们沉默。

    有些过程,总在警方询问案情经过跟细查之后才有结果,但此时在医院这里

    秦鱼不想说话。

    她用了一个小时沉默,然后站起来,走向走道那头双手环胸静默看着外面的温绮心。

    听到秦鱼脚步声,她转头看来。她看到了秦鱼。

    在那时,四目相对,两个心头都缺了一口的人或许懂了对方的痛。

    于是她们密聊了一个小时,而后温绮心联系了几个秘密电话,很快关于黎琛的一切相关案子都被秘密部门全面接管。

    三天后,秦鱼回到了秦家。

    阳光灿烂,秦家的阴霾散去,一切都开始竟然有序起来,张叔安排好秦家的一切,也有心让秦鱼全线接管秦氏,但他也不急。

    因为现在的秦鱼状态有点奇怪。

    别墅,秦苟的那栋。

    空冷寂静,秦鱼推门进去,到了他的房间。

    从她被袭击那一夜起,他就离开了这个房间,这么多年从未给他过温暖的房间。

    这是囚牢。

    可秦鱼进去的时候,发现在桌子上有一本笔记。

    秦鱼拿了这本笔记沉默了许久,出了别墅,到了院子里,在阳光下她才敢打开它。

    是他这些年来的笔记吗?

    倒不是,而是一本新的,只记录了一次的笔记。

    这一次记录的话也不多,大概是以下这样的内容。

    “姐,就算是你,有好多事情我也是不敢说的,说不出口,但有句话我没骗你——你打我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开心,可又得假装生气,我的演技是不是很好?他们都没看出来呢,我也怕那人看出来看别人家的男孩被姐姐欺负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我们小时候也是这样的,你总欺负我,可你也总保护我。可这些年,有些事情我开始渐渐忘了我好怕自己忘了啊,如果我忘了,会不会以后遇到你也变得很凶,他们都说我很坏,对他们坏,我无所谓的可我不想在你面前变坏你会生气,我好怕你生气的他来带我走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所以我写下了这些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无所谓了,我只是忽然想留下一点东西虽然我什么都带不走。”

    没有提及任何人对他的任何伤害,也不曾提及他这惨淡的一生给他的痛苦。

    他就那么轻描淡写得结束了。

    前面又像一个孩子一样语句不清浑浑噩噩得记录下他想说的话。

    他最后一句话。

    虽然我什么都带不走。

    秦鱼闭上眼,身体往后仰,整个人都暴露在阳光底下。

    娇娇说:“小鱼,任务完成了,副本也完成了,黄金壁问你啥时候愿意回归。”

    秦鱼没回答,他以为她不会再回答了,她却说:“我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想遇上任何一个对我好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不变~态吗?

    娇娇问:“为啥?”

    秦鱼说:“因为一旦他们离开,我舍不得。”

    娇娇哭了。

    与此同时,张叔欢喜地告诉秦鱼,秦峰醒来了!

    秦鱼挂了电话,闭上眼,也哭了。

    你什么都没带走,却把他带回来了,是怕我被人欺负吗?

    还真是撒比一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