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439章 死了?是谁?(第三更,来了)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这手谁的?还特么能是谁的!

    秦鱼感觉到本在她后面挨着柜子找火柴的D转过身来了,他的手落在了她臀部,还未感觉到那挺翘柔软的触感~~眯起眼,尖叫下,手臂一甩,桌子上的刀被一只手碰了下,掉下来了。

    刀刃切入D鞋子上砍入脚背的瞬间。

    惨叫起!

    啪!打开的柜子被D手臂一甩给阖上了。

    也是此时,啪,整个屋子都亮了。

    秦鱼扭身的时候,刚好借着那一瞬间的光看到那关上的柜子里面有一个东西。

    塑料袋子仅仅包裹?还贴着湿漉漉的白纸,圆咕噜的。

    她的目光在那瞬间瞥过柜子盖子上的微妙痕迹,是指纹,上面有些微血迹,塑料袋上也有指纹,就因为这一点点血迹,让秦鱼闻到了腥味——其实塑料袋本身是无法完全封闭气味的,它有密度,有密度就有镂空度,气味经过塑料封闭又经过柜子封闭之后乍然打开,那味道其实很明显。

    看物体体积。

    人头。

    而且刚杀不久。

    反正它关上了,反正D惨叫了,秦鱼瞥了那个柜子一眼,面朝D,瞬间进入了“人家因为受到惊吓不小心碰到刀,结果刀落下来劈到你的脚,真的很对不起你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吧啦吧啦”的状态。

    D脸都绿了,表情一直扭曲,看到秦鱼两眼含泪的惊惶模样,心生恶念,正好发现那石头不见了,顿时眼神凶戾,顿抓住了秦鱼的手臂要把她扯到小厨内侧去。

    娇娇惊慌,正欲冲进去,被秦鱼制止了。

    “别进来,没事。”

    脚步声传来,D马上松开了秦鱼,对她说温柔安慰说没事没事,只是意外。

    然后便看到陈警官跟艺术家C来了。

    ”怎么了这是?“陈警官一副热心肠的样子,艺术家C也热心体贴询问,在陈警官带走D去看脚伤后,C温柔看向秦鱼,”你没被吓到吧?“

    他靠近的时候,秦鱼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心里一沉——有人被杀了。

    柜子里的人头是他放的?

    是谁被杀?他们来的这些人之一?

    秦鱼眼里还有愧疚,闻言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刚刚感觉有什么东西摸到了我后面,我吓了一跳,也没料到桌子上有刀柄,就碰到了....”

    C状似惊讶,”这样啊,那的确很巧,我以为你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吓到了。“

    ”恐怖的东西?“秦鱼露出疑惑脸,C就凑近了说:”你不知道我们这边镇上以前发生过很多人命案吗?有好多老人都在说这每到镇上停电的时候,都会有人死,因为鬼魂会借着停电,人间昏暗的时候出来作乱。“

    秦鱼暗想:这特么电信局的人背了鬼魂的锅?还是反过来背?

    娇娇也想:电信局跟鬼魂都背了这杀人狂魔的锅啊,呸,不要脸!

    但明面上,秦鱼故作坚强,说:”你别吓我,我知道这事儿的,我哥他们跟我说过,不过这案子都过去那么久了,哪里会有什么鬼魂哦~~“

    C摇头,”你这话没逻辑,案子过那么久,就不能有凶手?如果没有凶手,那不就是有鬼魂吗?“

    凶手跟恶鬼不就是你吗?

    秦鱼咬咬下唇,有些害怕地咽下口水,说:”C叔,你故意吓我干嘛?“

    C微笑:“想让你晚上留下来住啊,现在镇上全停电了呢,只有老陈这里有发电室,外面全黑的,下山都困难,回镇上你还敢一个人住啊?”

    他笑起来的时候,灯光其实有些昏暗,不能完全照亮他的脸,因为知道他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所以看起来有点阴森狡诈。

    娇娇在脑海里跟秦鱼说话:“我靠,难怪你说今晚会出事呢,他们是故意的吧?晚上会杀你?”

    秦鱼:“杀不至于,但肯定会制服我,囚禁我,蹂躏我~~”

    娇娇:“....”

    能不能不要在这么恐怖阴森的副本里面特来劲儿使劲儿作?

    “不是我作,这个小厨房里刚刚有人偷窥。”

    “啥玩意?摄像头?可这么昏暗,应该没人...”

    “我说的是有人躲在小厨房里偷窥,这厨房格局就不对,柜子后面跟隔壁储物室墙壁厚度差太多,里面有暗房,刚刚我喊一下的时候,小厨房内来回走动的音响不对——墙壁厚度阻碍了回音。”

    秦鱼这说法有点邪门,因为除非借助现代机器测量,什么人能够分辨出不同的墙壁厚度来回走的回音强度?

    可她能!无关五感,洞察跟推理能力已经深入灵魂深处了。

    不过这也说明刚刚有人把她跟D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了——哪怕只有一点手机光亮,而且听也听清楚了。

    娇娇:”我觉得这太恐怖了,到处都有人偷窥,要么我们弄点药把他们毒死算了。“

    ”你去问破墙壁能不能这么搞啊,能的话我就干,不知道前段时间就算我离开这小镇都得走规则漏洞么?”

    想起那次的离开,娇娇也不说话了,希望秦鱼的安排能奏效——这个副本实在让他心慌,因为面对的都不是正常人。

    来电了,众人回到大厅,却少了三个人。

    死的是这三人之一?

    陈警官说:”刚刚得知消息,镇上电局那边总电闸烧坏了,全镇都停电,大家伙如果现在下山也不方便,我过来的时候遇见B跟老A了,跟他们一说,提议他们晚上留下来在这房子里住一晚,明天早上再下去,他们同意了,现在已经在楼上了,至于D,他脚受伤,正在敷药呢。“

    EFG在场,这三人闻言也没反对,反正镇上生活就是入夜睡觉,早起干活,他们在哪里住一晚都一样。

    而且没电实在麻烦,谁也不想摸黑回家又摸黑洗漱。

    “放心,虽然这房子太大,我平常没怎么修整,但二楼客房有三间是平常都有整理过的,这是我妻子娘家那边的习惯,我也保留下来了。”

    E说:”三间?那够我们住吗?“

    “小鱼跟B住一间,其余大老爷们挤一挤够了,反正一间房里都两张床,还可以打地铺呢。”

    因为是豪宅,里面装修委实不错,也不算寒碜,众人都没反对,不过这是来给人做生日的,人呢?

    ”小厨房那会,石头一眨眼又不见了。“秦鱼还真没说谎,这小东西太邪性,动不动就跟鬼一样溜走。

    秦鱼都觉得他有点邪门,没准也是小变~态一个。

    上了楼,陈警官带着秦鱼到一个房间前。

    “这客房是最好的,里面是你跟B睡的,很宽敞的,我就不进去了,你进去吧,有什么需要的喊我。”

    陈警官体贴入微,并不进屋打扰,秦鱼推开门进去后,发现这房间是真不错,但人呢?就在秦鱼打量这个房间的时候。

    咯吱....门开了。

    一个人出现在秦鱼后面。

    秦鱼转身,猛看到披头散发的白影。

    湿哒哒的,有股腥臭味扑鼻而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