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我只想种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527章 脱吗?(得了一种想在标题吼两句的病,求!正!版!)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也是奇怪,一般感染者在两个小时内肯定会发作,短的几分钟熬不过就变丧尸了,长的也就几小时半天,按理说那个秦虾已经出结果了,要么死,要么不死,怎么这没声没息的。

    莫非是特殊体质?

    叶安生性多疑,这眼神变幻中也不知想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却也听到秦鱼的回复。

    ”只有接受不接受,哪有谅解不谅解。“

    额,这话足以暴露这个人的风格了不是吗?

    叶安有些不喜,暗道这种性格,自己将来跟对方肯定是没法合作的,因为都是掌控欲很强的人。

    在静静等待中,很快就轮到了赤焰车队的人,他们人多,而且都是男子,倒也痛快,大老爷们直接下车脱衣冲洗一下就是了,还有不少人跟关卡处的人嘻嘻哈哈笑谈起来。

    ”轮到我们了,秦小姐,我们先下去了。“叶安很有礼貌,而周特则是朝秦鱼略一颔首。

    叶安跟周特显然在鹿野基地还算有些名声,不少人都朝他们颔首示意,毕竟是第四重高手嘛,谈笑中,关卡管理处的人问:”咦,有新来的?不少啊,哎呀我去,真臭,这是几年没洗澡了!“

    库房那些人自然是极为狼狈的,是被用卡车拉回的,一下车就遭到不少人唏嘘嫌恶,人文关怀只存在于电影里,真到了末世阶段,多数人都会变得麻木刻薄。

    一群人一起冲洗,那几个女人显得十分狼狈,外套脱掉后,浑身都湿透了,倒是露出雪白的皮肤。

    毕竟是关在库房三年,没经过日晒,白是白的,就是有些病态,惹得不少男人唏嘘讨论。

    这些女子也没觉得什么,因为也麻木了。

    叶安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但下意识去看秦鱼~~

    “咦,这还有一个呢,快点,后面的人都等着!磨叽~~”那人本抱怨,却停下了。

    因秦鱼已经下车了。

    整日在这关卡检查,眼神是必须有的,这人立即就察觉到秦鱼的特殊,于是缄声了,而叶安也在旁边解释了下,说是秦鱼有一个队友感染了病毒,之前在车里熬病变期,现在还不知道情况。

    这里都是异能者,初级病变期成丧尸也不可怕,只是少见熬到城门口的。

    如果是其他人,这个管事早不耐烦了,也许连人一起轰走了,但从叶安的态度,他看出了几分门道,也给了几分面子——既是给叶安的,也是给秦鱼的。

    秦鱼走到车后座外,正要拉开门,门自己开了。

    一只手伸出来,纤细柔软雪白,秦鱼挑眉,任由这只手落在她肩头,撑着她的肩膀下了车,一头乌发随着她的动作如瀑布滑落下来。

    一身血的女子脸上冷汗还未散去,薄唇苍白,就算神情妆容如此寡淡,场面也一时都静寂了。

    脱衣吗?

    都在等她脱衣。

    然而她只是趴靠在秦鱼肩膀,低低说:“不怕我咬你?”

    声音沙哑得好像磨沙似的?

    秦鱼:“咬我?你脖子还不够我拧的。”

    钢铁直女也就这样了。

    谁能想到曾经秦鱼也是拼命撩女神求认可度的戏精呢,可在末世秦鱼真心谨慎,靠近她三米范围内的人不一定意味着亲近,也意味着她可以瞬间杀你!

    不过两人也就这样简短一句话了,因为绝杀冒险队的人来了。

    “哎呀,怎么还不脱,老子都等X了..”必然是不太入耳的话,那人还笑眯眯走向秦鱼两女,摆明了要搞事儿。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贴靠在秦鱼肩头的秦虾伸出手,手掌散发金光,而后废弃汽车堆里一根钢管飞出。

    瞬间穿透了他的脑袋。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绝杀冒险队的人瞬间暴露,齐齐拔枪,异能者则是皆起异能光晕。

    当然,谁也不会比第四重异能者更强大。

    当绝杀冒险队的严绍瞬间化作残影袭来的时候,秦鱼跟秦虾消失在原地,下一秒,秦虾靠在了车门上,而秦鱼~~出现在严绍的后面。

    毕竟是第四重基因强者,严绍回身,对上,抬腿~~

    砰!地面尘土废卷,石头翻滚。

    须臾,严绍飞落在七八米远处,落地,左腿有些颤,而穿着城乡结合部朴素卫衣的秦鱼站在那儿,腰上的剑都没动,眯起眼盯着严绍。

    左腿剧痛的严绍一脸横肉都抽动起来,身上异化异能发动,全身陡然附上一层气,而后见他四肢都异化出了粗壮狼爪。

    第四重异化异能还是很彪悍的,气息彪悍,可所有人都留意到秦鱼扣着剑的手指一根一根按住了剑柄,剑柄缓缓往上拉。

    没有气息,平静。

    只有剑刃拔出剑鞘的声音。

    突兀的,城墙上传来冷喝声。

    “胡闹什么!”

    严绍立刻说到:”张先生,是这外来的女人团伙先杀了我队里的人!“

    张承皱眉,目光一扫下面场地,说:”你们私人恩怨私下解决,基地边上闹事,想死?“

    张承是基地二把手,第五重基因强者,威严实力兼备,众人实在不敢拔胡须,严绍也是如此,只能阴森森盯着秦鱼,咧嘴:”行,我给张先生面子,不过老子就等着你脱衣露出大白XX~~两个骚货!“

    他骂骂咧咧,骂完还往地上唾口唾沫。

    秦虾偏头垂眸,神色幽幽,而秦鱼则是看向张承,说了一句话:“我以为杀了他可以不脱衣。”

    这不是疑问句,倒像是肯定句,她就是这么想的,也许还准备这么干了。

    仿佛全程无关严绍的事,他只要站着等死就行了。

    这是何等的轻蔑。

    全场震惊,张承还未说话,那严绍暴怒,全身四肢狂暴,瞬间冲到秦鱼跟前,一狼爪子下来~~~

    空气被撕裂了。

    但撕裂的空气凭空闪来一只手,狼爪手腕陡被扣住,残影掠上,衣袂翻飞,她瞬间翻空到他后背一个浮空踩压,砰,他跪了,地面尘土石头碎裂开来,发出沉闷又震人的巨响。

    而在巨响进入耳膜之时,他们的眼睛看到瞬间翻空踩踏张承的纤细影子松开了严绍的手腕,上下手扣住了严绍的脑袋。

    噶擦!一扭。

    脑袋就被硬生生断了。

    一切都快如闪电,一切都行云流水,却没有任何有关异能或者特殊花俏的特效。

    就是最朴实基本的格斗技。

    速度跟力量的极致。

    速度巨快,力量巨大。

    所以严绍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